2015年1月11日 星期日

鑑賞:清代云南青花瓷器特點論略


文/王春玲 來源:文物天地
清代是封建時代云南經濟、社會、教育、文化大發展的時期,也是雲南本土藝術繼續發展的時期,雲南青花瓷器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相比明代,清代云南青花瓷無論是製作模式,還是製作工藝上都較為成熟並呈現出某些與前朝不同的特色。 2013年在雲南玉溪市紅塔區研和街道東山村委會王家山發現一個清代古窯遺址,面積大約500平方米,勘探研究瓷器的種類、裝飾及工藝特點,發現比起元末明初雲南的青花瓷器,工藝上有一定的進步,瓷器胎質更為緊密、潔白,釉面更為滋潤,青花髮色接近景德鎮瓷器,做瓷坯手法更為精彩,拉坯、束坯、修底的工藝都有了進步。 王家山古窯遺址出土的器物和瓷片,進一步豐富了雲南瓷器,特別是青花瓷的種類及其內涵,現結合幾種有代表性的清代云南青花瓷器例析之。
出土的清代云南青花瓷器品種
  清晚期青花折枝花卉纹双耳盖罐(图一) 清晚期青花折枝花卉紋雙耳蓋罐(圖一)
高11厘米、口徑8厘米、底徑6厘米。 圓口,鼓腹,腹部由上至下漸收,雙耳,代蓋,蓋上有鈕,矮圈足。 胎質青灰緻密,除著地處外,整體施釉,釉色青中泛灰,光澤瑩潤潔淨,施釉較為均勻細緻,滿佈細小開片。 整個造型敦實飽滿,是為雲南青花瓷生活用品中的常見器物。
用青花料分別在蓋鈕、蓋邊沿、罐口、罐下腹處畫有一寬邊條紋。 即作為裝飾,同​​時幾條紋飾也起到了相互呼應的作用。 在蓋子上和腹部中間繪有折枝花卉紋,花形捲曲飄逸,雖然只是寥寥數筆,卻有種清逸之感,且整個構圖也比較疏朗,並不顯得單調呆板,青花髮色藍黑。
清晚期青花花卉纹罐(图二) 清晚期青花花卉紋罐(圖二)
高13.5厘米、口徑12厘米、底徑4厘米。 圓口,腹部分為兩節,上腹部為直腹,下腹部為鼓腹,平底,帶蓋,蓋上有一柱形鈕。 胎質黃灰緻密,整器施青釉,釉色青中帶白,瑩潤光澤。
此罐腹部繪有山石竹紋,石頭呈不規則狀,有序地排列在一起,竹紋茂密繁盛,一簇簇地圍在石頭後面,另一面題有一組詩文。 山石、竹紋歷來是中國文人畫中不可或缺的主題,此處借鑒紙畫的特點運用到瓷器中,也別有一番韻味,青花的髮色藍灰,暈散嚴重致紋飾模糊不清。
清代青花缠枝花卉纹罐(图三) 清代青花纏枝花卉紋罐(圖三)
高6.5厘米、口徑6厘米、底徑5厘米,圓口,短頸,豐肩,斜削腹,平底。 胎質黃灰疏鬆,胎體厚重。 內外施釉不及著地處,施釉均勻,釉色青中閃黃,釉面滿佈細小開片,有多處氣泡和雜質點。 器腹繪青花折枝變形蓮花,花瓣用筆粗獷,青花色澤藍黑濃艷。
  清代青花花卉纹瓶(图四) 清代青花花卉紋瓶(圖四)
高23.3厘米、口徑7厘米、底徑7.3厘米。 喇叭口,長頸,聳肩,腹部由上至下漸收,平底。 口沿外撇呈花邊喇叭狀,頸部上下寬中間窄,頸部左右兩邊分別有“S”形耳,肩部稍稍聳立,腹部上放下收,這部分與梅瓶的造型極為相似,寬厚矮圈足。 胎質黃灰疏鬆,胎體厚重。 施釉肥厚,釉色青中泛白,底足處無釉,釉色瑩潤光澤。
頸部為大片的倒置蕉葉紋,葉脈片片相連,把頸部圍繞;腹部上半部分為纏枝花葉紋,以牡丹花的葉子為主,輾轉翻捲,形態不一;腹部的下半部分以蓮瓣紋作為裝飾,蓮瓣相連,畫得較為抽象隨意。 青花髮色藍灰,顯得較為清淡舒雅。
  清代青花净水孟(图五) 清代青花淨水孟(圖五)
高11厘米、口徑21厘米、底徑11.5厘米,圓口,缽形腹,高圈足。 胎土青灰緻密,胎體厚重,器型端莊。 口沿微微外卷,有些近似唇口,腹部呈缽形狀,敦實飽滿。 圈足較高,把整個器物的重心都向上移。 器表施青釉不及底部和圈足,器內無釉,施釉均勻,釉色青灰,釉面瑩潤。
外口沿一圈用青花料繪有花卉紋、“卍”字紋等,用四方格子將這些紋飾框在其中,每個格子又緊密相連,使整個紋飾構圖顯得規整豐富,又具有變化。 水盂的腹部繪有花卉紋,大朵的花葉佔滿整個腹部。 青花的髮色藍中帶灰,白描勾勒的地方青花更顯得淡靜素雅。
 清代青花花鸟纹筒式炉(图六) 清代青花花鳥紋筒式爐(圖六)
高12厘米、口徑8.5厘米、底徑7厘米,唇口,鼓頸,直筒形腹,平底。 胎質青灰緻密,器壁厚實,口沿微微外撇,頸部一反大多數器物的形狀,呈現外凸狀,腹部由上至下基本為統一的筒形。 器體內處施釉不及底,施釉均勻,釉面潤澤,釉色青灰。
頸部繪有變形的花卉紋,儘管紋飾畫得較為抽象隨意,但作為一種裝飾,仍起到了一定的點綴作用。 腹部大面積的留白,只淡淡地畫了幾株梅花,梅花本身就具有耐霜耐寒的本質,在這裡如此構圖佈局更顯出了其清高孤傲的氣質。
青花的髮色較淡,有的地方甚至呈現灰白色,整個器物造型別緻,畫面的構圖佈局、青花料和釉色的搭配映襯也使其顯得超凡脫俗。
  清代青花鱼藻纹盘(图七) 清代青花魚藻紋盤(圖七)
高4.4厘米、口徑26.5厘米、底徑9.7厘米,直口,斜腹,圈足內斂。 胎質青灰緻密,胎體厚重。 器體施青釉,釉水內含雜質因此釉面有多處砂粒感,釉色青中帶白,有油脂光澤。
盤心用青花料繪有一個雙圈,內圈的顏色較深,線條略粗,外圈的顏色稍淺,線條略細。 在雙圈中有一朵蓮花,蓮花的花瓣用青花填塗,花蕊則用留白的方式來表現。 盤的內壁一圈滿繪魚藻紋,水藻相互纏連,之間沒有空隙和隔斷,兩條魚分別游弋於水藻之中,栩栩如生。 “魚”在古代被視為豐收、富裕的象徵,人們常將“年年有餘(魚)”作為美好的嚮往和祈願,所以在瓷器中也多見這類題材的紋飾出現。 此盤青花髮色較正,藍色純淨光澤。
  清代青花莲纹盘(图八) 清代青花蓮紋盤(圖八)
高5厘米、口徑21厘米、底徑9厘米。 盤口內斂,淺弧腹,圈足外撇。 胎質灰黃緻密,胎體厚重。 般內外施釉不及圈足,釉色微微泛白,釉質厚潤飽滿,盤心有支燒痕。
盤心用青花勾勒出一個雙圈,大小基本佔滿整個盤的內底。 雙圈的粗細、深淺基本一致,圈中繪有一把蓮花,蓮花、蓮葉、水藻並為一束,之間參差錯落,高低俯仰各有不同。 “一束蓮”這樣的題材在清代早期的瓷器中多為常見,一般都畫在盤和碗的內底中心。 此盤的內壁邊沿還繪有一圈捲葉紋,葉子統統向內翻捲,之間相互纏連,作為裝飾起到了很好的映襯作用。 青花髮色藍中帶灰,典雅素淨,青花和釉色都可說是雲南青花中較好的一類。
  清代青花花卉纹碗(图九) 清代青花花卉紋碗(圖九)
高5.2、口徑12.7、底徑6.3厘米。 碗口微微內收,碗壁上放下收,斜腹,足大而深,器型敦實厚重。 胎質青灰緻密,拉坯不甚規整,器壁滿佈旋坯紋,施釉均勻潤澤,釉色青中泛白
碗外壁繪有變形的纏枝花卉紋,花葉和花朵都沒有具體的形態,僅用扭曲的線條、不規則的形狀來體現。 整個青花髮色藍中帶灰,顏色聚集處顯得濃艷,單勾白描處色又顯得淺淡,清代的雲南青花青花料和釉色多具有這些特點。
清代云南青花瓷器的特點
通過對以上幾種有代表性的清代云南青花瓷器的研究,我們發現:此時的雲南青花瓷開始全面學習景德鎮青花技藝,無論從製作模式,還是製作工藝都向景德鎮看齊,只不過,雲南瓷器仍採用雲南當地瓷土,其特點就是淘洗不干淨,含有較多雜質,且細膩程度不佳,與景德鎮瓷器的胎質細膩潔白相比較,有著不小的差距。
  图十清 青花花卉纹双耳炉圖十清青花花卉紋雙耳爐
其次,清代的雲南青花瓷器總體上具有胎骨粗灰、釉色青白、青花凝重的特點。 紋飾構圖韻味別緻,線條灑脫,時而逸筆草草,時而規整勾勒。 紋飾內容既有景德鎮瓷器的傳統紋飾,又有云南地方特色,形成了顯著的區域特徵。
“逸筆草草情不等,淨土一培冷”。 因明朝後期火葬的革除,清代的雲南瓷器青花大罐已不多見,小型罐增多,在已發掘的雲南清代墓葬中發現了許多景德鎮瓷器的陪葬品,揭示了景德鎮瓷器已逐漸佔領雲南市場,隨著景德鎮瓷器的輸入,大大加劇了雲南青花瓷走向衰亡。 但無論如何,它都是了解雲南清代瓷器的一個主要途徑,具有重要的歷史價值。 500多年後的今天,人們再次研究雲南青花瓷,無不有“昔日掩風流,今日何曾,寄我相思夢”的感概。
藝術之美在於外形給予人的美好感受,更在於其內涵給予人心靈的震撼! 清代的雲南青花瓷器不僅讓我們見到了它樸實的美,更讓我們的思緒又回到那個中國歷史上的最後一個封建王朝。是的,“一樹花枝釵鳳頭,方寸還驚夢。樸厚墨牡丹,魚藻青花,粗獷瓷中甕”,讓我們以崇敬和欣賞的目光回顧這段歷史,回顧彩雲之南豐厚的文化藝術積澱之美,以獨具魅力的方式祭奠這段波瀾壯闊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