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8日 星期三

漳州平和窯明末清初五彩瓷鑑藏


福建泉州 陳國珠 漳州 林登山
福建漳州平和窯址自20世紀80年代經大規模發掘陸續出土大量文物,
在“南澳1號”水下考古中,也出水大量的平和窯瓷器,其產品有青花瓷、五彩瓷、素三彩、青釉、白釉、黑釉等,以青花和五彩為主。
平和窯五彩瓷是在已燒成的白瓷上,以銅、鐵、鈷、錳等礦物顏料描繪圖案紋樣,然後經750℃~850℃窯火第二次入窯燒成,呈現紅、綠、黃、藍、紫、孔雀綠等絢麗多彩的顏色,以紅彩為主。 通常情況下,每一件作品並不一定五色俱全,有些只用其中的兩三種顏色。 器物大多為碗、盤、碟等日用器,其中大盤尤具地方特色,其結構繁密而富有層次,一般中央以某一主題為元素,周邊輔以錦地開光,設置4~12個窗格不等,飾以花鳥、蟲草、動物等景物;不開光時,則輔以兩兩相對的景物為裝飾。 關於平和窯青花瓷已有詳盡論及,現結合漳州市博物館收藏的一批明末清初平和窯五彩瓷談些個人認識。
明末清初,漳州所產瓷器大致有兩大用途:一是實用,一是外銷。 器物有盤、碗、碟、杯、罐、爐、盒、硯台、軍持等,主要是以生活日用具為主,陳設用器較少。 其中個別體形碩大的大盤在其他窯址鮮見。 盤的特點為敞口、淺弧腹,有的還有折腰,圈足。 粉盒呈扁圓形,子母口,盒蓋、底基本對半,合蓋後,腹微凸。 碗為敞口,深鼓腹,圈足。 其他瓷器的造型與明晚期景德鎮民窯的較為一致,只是沒有景德鎮民窯產品的豐富多彩,藝術水平也有差距。
漳州五彩瓷器一般胎體較厚重,胎骨呈灰白色或灰色,胎質較為細膩,燒結程度較高。 大多施白釉,大部分施滿釉,釉色略泛灰或泛青,釉面可見大小不等的棕眼。 圈足內多不施釉,一部分雖有釉,但釉面厚薄不勻,不注重底足的修飾。
漳州窯採用沙層作為墊燒物,雖然在裝匣前用窯具把沙層整實整平,但在燒結過程中,由於胎體厚重,在高溫下容易塌底,釉向下流淌而與底足墊的沙發生粘連,因而形成了其獨具特色的粘沙現象,在國外被稱為“沙足器”或“汕頭器”,這也成了鑑定漳州平和窯器的最主要的特徵之一。
漳州窯瓷主題紋飾內容十分豐富,常見紋飾有植物類的牡丹、荷花、菊花、梅花、蘭花、芭蕉、葡萄、瓜果等,動​​物類的龍鳳、獅子、麒麟、喜鵲、鹿、魚虫等,人物有高士、仕女、天官賜福、劉海戲蟾等,文字紋有福、祿、壽等吉祥紋樣。 圖案佈局一是繁密式,多見於開光大盤或比較繁雜的山水花鳥畫裝飾,如鳳凰牡丹、荷塘蘆雁、雉雞牡丹、雙龍戲珠、獅子戲珠、山水樓閣等,其畫面層次繁多,絢麗多彩,顯得富麗堂皇;二是疏簡式,多見於小件的器物,如碗、碟、爐、瓶等,如仙鶴、飛禽、玉兔、龍鳳、麒麟等紋飾,還有八卦、太極、靈芝以及福、祿、壽等文字,這些紋飾一般採用單獨構圖,留出的空白地方較多,使整個畫面顯得清新、疏朗、簡潔、淡雅。 例如:
图1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凤凰牡丹纹开光大盘圖1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五彩鳳凰牡丹紋開光大盤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五彩鳳凰牡丹紋開光大盤(圖1) 此盤紋飾以花卉與動物題材加輔助圖案相結合,盤內壁均等地分成六格,飾以如意云頭紋開光,開光內繪四季花卉草蟲。 在各開光之間又飾有對稱的如意紋,中間飾於“十”字形紋飾。 內底在三圈弦紋內繪池塘,塘中花草搖曳,水波蕩漾,牡丹盛開。 畫面中的兩隻鳳凰,一隻立於湖石,引頸高鳴,另一隻立足於花草間,與之對語。 開光之外裝飾菱格錦為地。 民間匠師繪此瓶時使用單線平塗,佈局繁密,用筆豪放,畫風灑脫自然;構圖嚴謹,層次分明,畫面絢麗多彩;主體紋飾和邊飾圖案遙相呼應,渾然一體,生機勃勃。 同類以祥瑞動物裝飾的瓷盤可見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青花五彩忠孝廉節銘盤(圖2)、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青花五彩雙鳳紋盤(圖3)。
图2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青花五彩忠孝廉节铭盘圖2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青花五彩忠孝廉節銘盤
图3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青花五彩双凤纹盘圖3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青花五彩雙鳳紋盤
图4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山水楼阁纹盘圖4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五彩山水樓閣紋盤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五彩山水樓閣紋盤(圖4) 內底飾一排山巒及樹木,一條空心渠道將一座塔縱向分為兩半,延伸擴大,將三座牌坊圍繞,塔山之間及四周有海浪礁石和正在行駛中的單桅帆船。 盤壁四側分別繪以火焰心形的開光,內飾船渡。 盤心和盤壁紋飾均以墨彩勾輪廓和暈染,四側開光間有礬紅彩“玉堂富貴”篆書印章款。 這種山河構圖清爽明朗,畫面顯得寧靜深遠且空靈。 景物佈局採用對稱法,構圖繁而不亂,儼然一幅蓬萊仙境圖(編者按:此盤裝飾圖案即“裂塔紋”,描繪寶塔和雲氣,但給人寶塔中部開裂之感)。
图5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花卉纹军持圖5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五彩花卉紋軍持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五彩花卉紋軍持(圖5) 口沿飾有紅彩蕉葉紋,長頸飾有綠彩蕉葉紋,蕉葉尾間又飾以礬紅彩蕉葉紋,均不及口部。 肩部飾一圈纏枝紋,器身開光處和肩部一側短流繪釉里紅纏枝牡丹紋,花葉紋佈滿器身及流部。 器身的開光間以菱格錦地舖滿,整個畫面紅綠相間,繁而不雜,講究對稱,繪圖工整。
图6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凤鸟纹克拉克碗圖6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五彩鳳鳥紋克拉克碗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五彩鳳鳥紋克拉克碗(圖6) 內壁採用單獨構圖,簡略地搭配一些散點式花卉和圈點圖案,留出的空白地方較多,看起來既獨立又統一。 用筆線條率意而為,使整個畫面顯得清新、淡雅、疏朗、簡潔。 外壁所畫動物形象抽象,追求神態之美。 除了所繪動物紋,其餘紋飾均以線條勾畫,通過線條的輕重、緩急、疏密、剛柔來體現圖案中的陰陽、明暗、深淺、遠近的效果。 整個畫面主題突出,體現中國大寫意風格。 用筆簡潔有力,一筆點畫,不拘細節,一氣呵成,妙趣橫生。
图7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莲花纹盒圖7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五彩蓮花紋盒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五彩蓮花紋盒(圖7) 在器蓋一周分割成三個橢圓形和花瓣形開光,內繪蓮花和果實紋,蓋頂圈內繪蓮花。 器身飾一圈開光,內繪果實。 其餘用錦地紋鋪滿器物。 這件器物略顯粗糙,線條不規整,略顯潦草,但層次分明,絢麗多彩,顯示出粗獷之美。 蓋盒類藏品還見有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五彩蓋盒(圖8)。
图8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盖盒圖8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窯五彩蓋盒
總體上看,在漳州地區諸窯中平和窯是佼佼者,但較之景德鎮瓷器產品,大多顯得粗糙,有別於景德鎮官窯青花繪製的規範、嚴謹,在紋飾和裝飾手法上也不及德化民窯青花瓷的工整、細膩。 但有其自身特點:實筆點畫,線條短促,不拘泥於寫實,恣意奔放,富有張力彈性,畫意自由灑脫,可以說平和窯五彩瓷繪藝術之美,給觀者藝術享受和啟迪。 
上述幾件明末清初的五彩瓷器為傳世品,保存相對完好,對研究漳州五彩瓷有重要價值。
責編耕生
來源:《收藏》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