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3日 星期五

明信片收藏勝在史料價值(圖)


明信片明信片
韓軍認為,在社會高速發展的時期,科技的進步讓生活用品更新換代的間隔越來越短。 尤其在當今的信息時代,各種信息交流載體的更迭令人眼花繚亂,今天使用的通訊工具或手段也許過不了多久就銷聲斂跡了。 他說,雖然很多東西當下的我們並不知曉歷史終究會賦予它們怎樣的價值,但是當真有一天人們意識到它們具有的價值時再去找尋,就來不及了。
天津老明信片收藏潛力大
探究韓軍喜歡老明信片收藏的緣由,沒有理性的“為什麼”,不過是“天性使然”,他形容為“一個既偶然又順其自然的過程”。 學生時代的韓軍便對“收集”萌發興趣,從郵票到菸標,再到火花,這樣的業餘活動讓他在緊張的學習生活中獲得了一種放鬆。 2009年,韓軍偶然中發現了極限明信片,引起了他的關注。
何為極限明信片? 首先是一枚美術明信片,在明信片圖畫一面貼一張同圖案郵票,並在郵票和明信片上加蓋相關郵戳製成的明信片。 與原始的集郵相比,極限明信片通過郵票、明信片、郵戳三者之間的完美組合,使得主題更突出,意境更活躍,具備較強的藝術感染力。 極限明信片帶給韓軍的另一美妙滋味是極大的創造感與參與性。 從明信片的最初收集到對多種版式明信片的選擇,以及最後的選戳、蓋戳,整個環節都顯示著製作者的獨特思想和創意。 他曾在京杭大運河郵票發行當日趕去天后宮臨時郵局蓋首日戳,自製極限明信片,並通過各種渠道蒐集天津題材的極限明信片。
一次蒐集天津極限明信片的偶然機會,韓軍接觸到天津的老明信片,一扇大門從此打開。 對天津城市歷史文化的著迷,令韓軍開始有意識地留意、收集有關天津題材的明信片。
專注意味深入,深入促成專業。 一門心思扎入明信片世界的韓軍,幾年來陸續收集了大量天津題材的老明信片。 “我從沒專門統計過收藏數量,大概有5000多張了吧。”韓軍說,未來,只要是有關天津的老明信片他就會購買並收藏。
收藏有關天津的老明信片的意義,韓軍簡潔地一語道破,就是“以圖像對歷史做印證和註解”。他把歷史明信片形容為一座待人開發的巨大寶庫。 “天津在中國近代史上存在獨有的九國租界時期,除傳統中國文化以外,各國文化在天津交匯融合,很難想像在一座城市中能同時湧現九個國家風格的建築。另外,天津不但是中國第一枚郵票—大龍郵票的誕生地,而且曾經出現過英國、法國、美國和印度中國遠征軍郵局等一系列在津的外國郵局,因此天津在中國郵政史上有著特殊的地位。再次,天津又是中國近代北方的經濟和對外開放的中心。據悉,不同畫面、各種版式的天津明信片不會少於五六千種,基於此,天津明信片的收藏理所當然成為此類收藏潛力比較大的城市。”
因此,目前我國聚集了一大批從不同角度研究天津老明信片的愛好者。 “收藏的初衷有的是因為喜歡天津歷史,有的是從研究租界史、郵政史、中國近代史等不同角度出發的。”韓軍笑說。
史料考據擴展收藏樂趣
老明信片所承載的獨特的歷史氣質,令韓軍十分迷戀。 前不久,他將自己從日本雅虎網站購買到的民國時期出版發行的三枚一組的《天津奇術曲藝繪端書》發佈在微信朋友圈,明信片中青年女性的“吐火”、小伙子手背頂三叉戟、大變連環燈籠等奇術,讓觀者嘆為觀止。 這讓他意識到,天津人對家鄉歷史是十分感興趣的,只不過實在是缺乏整理天津歷史文化遺產的人。
“幾張簡單的明信片反映出民國時期魔術的真實面貌。”大量的明信片收藏,為韓軍提供了盡可能豐富的有關天津城市歷史的旁證,通過明信片上的圖畫、郵票、郵戳、封套等信息能“揭示出當時天津城市風貌的本來面目”。
韓軍總結,收藏老明信片實際上是由一張張充滿歷史信息的老明信片深入了解天津歷史進程的探訪。 “每張老明信片既承載著郵政通信的功能,也有著獨有的史料價值。從一張明信片我們可以看到不同時代的人文歷史變遷,也可以通過實寄片的郵票、郵戳,研究郵路的更迭,還可以​​通過翻譯明信片上的文字了解當年生活在天津租界的外國人的情感狀態。”韓軍說,如果自己有足夠的時間,從收藏明信片中會有更多有意思的事情可做,也會有更大的收穫。 “通過剖析明信片蘊含的歷史信息來考證、研究天津城市歷史,為我帶來了無窮的樂趣。這種起源於愛好,充滿新知的過程,其中的樂趣永無止境。”
過度關注升值人易浮躁
“每天在網上關注、搜索、競拍明信片,並將網上新出現的明信片與自己的藏品進行比對,用我女兒的話說,就是找不同。”韓軍認為,老明信片收藏的樂趣在於其能夠延展出的豐富研究空間,老明信片不同版式的鑑定和比勘工作,雖然形式繁瑣,卻興味十足,真的鑽進去了,樂趣無窮。
走在天津各個歷史街區的韓軍,總會不自覺地將街景與他所收藏的明信片上的圖案進行對比。回到家裡,他還會進一步分析現存的歷史建築與最初建成之時的各種變化。 收藏與考據,是他建設精神世界的重要投資。 “有時候,我從不同時期的明信片中可以看到同一建築的不同風貌。這種資料性補充和還原,充分顯示了老明信片本身所特有的史料作用。特別是一些已經消逝的歷史建築,可以從明信片中得到圖像的'還原'。”在繁忙的工作之餘,收藏老明信片被韓軍定義為生活頻道、快樂源泉。 “好書不厭百回讀,熟讀深思子自知”,老明信片這本“書”成為韓軍在學史路上的萬里征途,給了他挖掘、發現歷史文化遺產的無窮樂趣。
韓軍說,經濟的快速發展,使得人們在收藏中過多的瞄準了藏品的保值與增值,甚至是抱著賺錢的目的去收藏。 收藏文化的芬芳與馥郁被人們的浮躁心態所消耗與磨滅。 “可以說,為了掙錢的人是不適合搞明信片收藏的。我認為,收藏明信片需要靜下心來,研究分析,才能體會其中的樂趣。”
本期收藏家:韓軍
韓軍,明信片收藏愛好者,天津歷史愛好者,天津記憶團隊成員。 從2009年起系統收藏天津老明信片,自謙為只是個自娛自樂的明信片愛好者或痴迷者。 目前收藏明信片達5000多張,並分門別類。 其中,有關英、法、俄、美、德、日、意租界明信片各有一冊;天津的老城、海河、橋、民俗、火車站、塘沽、農村、八國聯軍明信片各有一冊。 並擁有單獨成冊的維多利亞路(現解放路)明信片冊以及三岔口、中山路、法國兵營等明信片冊。
來源:今晚經濟周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