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7日 星期六

佛陀的眼睛為什麼往下垂


追求幸福是人類的共性,但人們對於“福”的認識和態度,卻有著高下之分天淵之別。 現代商品社會以鼓動人們的消費需求來推動經濟的發展,商家挖空心思用各種手段招徠顧客,誘發人們的購物慾望,藉以刺激市場的繁榮。 如果人們的消費觀念基於正當的物質要求與精神要求,這本來無可厚非;然而過分地刺激消費,就會縱容奢糜之風,造成巨大的浪費。
此種奢靡享樂如果是不惜耗損地球資源,破壞生態環境,那就是禍及人類遺害子孫的更大的罪過了。 愚人只知道祈福和享福,智者才懂得惜福和造福。 惜福,自古以來始終是佛教的一個重要思想。
我在靜思精舍上了三堂生動的“惜福課”,那是我與證嚴法師三次同桌用齋的寶貴收益。 最近,中央電視台播映的連續電視劇《雍正王朝》中有這樣一個細節:四皇子(即後來的雍正皇帝)在用餐時不僅吃素,還在吃光飯菜之後用白開水涮淨碗碟裡的汁,全部喝下不浪費一滴油水。 青年觀眾會以為這樣描寫一位皇帝未免有些誇張,殊不知虔誠的佛教徒都是這樣做的。 劇中多次說他篤信佛教,再沒有比這一筆更有說服力的了。
看到此處,我一下子又回憶起來了當初和證嚴法師共進齋飯時的同一細節:餐桌上放著一把潔淨的茶壺,卻沒有備茶杯,用餐時大家也沒有動那壺。 我正在猜測茶壺的用途,只見第一個吃完的慈師父拿過壺來倒出一些白開水,用水把碟涮淨倒入碗中,再把碗裡的水晃了晃將油水涮淨後一飲而盡。 證嚴法師和他所有的弟子都是這樣做的。 這種珍惜食物,杜絕浪費的動作像一個定格鏡頭,永遠銘刻在我心中。 從那以後,我自己和家人極少浪費盤中餐,到飯館有應酬也把剩下的飯菜帶回家去。 事情雖小,但問題不止於飯菜,而是我們如何看待自己已經享受到的幸福。
我們離開花蓮後,輾轉台中到東海大學作文學講演。 回到台北以後,聽說證嚴法師來到台北對隨眾作開示,我為有緣份再見到他心裡非常高興。 我們一行趕到了佛教慈濟會台北分會,有幸又一次聆聽了證嚴法師的講演。 證嚴法師娓娓動聽的話語,至今猶在耳畔。
“佛陀的眼睛總是往下垂的,大家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他柔聲問到,然後作出解答:
“佛陀垂目,是慈眼視眾生,體察世間悲苦。另一層意思是:佛陀的眼睛總是往下垂,不會往上看,物質環境往下比,修養人格往上比,上下有分寸,才是人生啊!”
聽了這一席話,我才懂得了佛門弟子見了人垂首斂目的原因了,原來他們這也是隨時隨地的修行啊! 由此,我又記起了證嚴法師多次強調“佛陀要我們懂得惜福”的教誨。 在《靜思語》中,他以深入淺出的語言闡述“享福,惜福,造福”的關係,勸告世人不可放縱貪欲,過分追求物質享受:
“自造福田,自得福緣。”
“吃苦了苦,苦盡甘來;享福了福,福盡悲來。”
“世間物質原只是一種潮流,太平年代金銀玉石是寶,而戰亂時期米糧布衣是寶。世間所謂'有價'的東西,完全是在於人心裡的潮流及虛榮心的作祟。”
“道心即是理性。慾念如果擴張下去,就會埋沒理性;而理性如果能發揚起來,就可以製止欲心。”
“去貪就簡,可使心靈得到無比的寧靜與解脫。”
我想,不應該把這些充滿人生智慧的箴言警句看作是佈道勸善。 無節制的放縱物慾並未給現代人帶來幸福,反而帶來了孤獨.空虛.煩惱.冷漠等“現代人綜合症”。 無論是從保護地球環境的需要,還是改善人的精神生活,返樸歸真,去貪就簡,古老的佛學思想都是醫治人們心理疾患的一劑良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