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1日 星期三

實拍千年沈船黑石號上的中國唐朝貨(組圖)


展出的“黑石號”復原船模及其複原畫(右上)。新華網 鄒崢攝展出的“黑石號”復原船模及其複原畫(右上)。 新華網鄒崢攝從“黑石號”沉船上打撈起的八棱胡人伎樂金杯——杯麵上的舞伎長發飛揚,有胡人之貌。這是在中國境外發現的最重要的唐代金器之一。新華網 鄒崢攝從“黑石號”沉船上打撈起的八棱胡人伎樂金杯——杯麵上的舞伎長發飛揚,有胡人之貌。這是在中國境外發現的最重要的唐代金器之一。 新華網鄒崢攝從“黑石號”沉船上打撈起的天鵝團花金碟。新華網 鄒崢攝從“黑石號”沉船上打撈起的天鵝團花金碟。 新華網鄒崢攝
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加拿大多倫多阿迦汗博物館(Aga Khan Museum)與新加坡合作推出《失去的獨桅帆船:海上絲綢之路的發現》文物展,通過數百件來自約1200年前沉沒的一艘阿拉伯商船上的中國唐朝“貨”,為人們講述了“隱沒”已久的海上絲綢之路的一段故事。
它來自一個漁夫偶然的發現。
上個世紀90年代末,一位漁夫在印度尼西亞的勿里洞外海潛水捕撈海參時發現了一堆陶器。 隨後,一家德國打撈公司聞訊而來,在證實這是一艘沉沒古船並命名為“黑石號”後,立即於1998年開始了持續近一年的打撈。
數万件古代陶瓷製品及眾多精美的金銀器、銅鏡等由此重見天日。
人們從中發現了帶有唐代“寶歷二年七月十六日”(826年)銘文的瓷碗、完好無損的唐代青花瓷盤、罕見的唐代專貢皇室的“江心鏡”、唐代皇家大盈庫所撥器具以及唐代長沙窯的50000餘件瓷器等。 再結合其他器物考證,專家最終確定了沉船年代為9世紀上半葉。 而船上載滿中國陶瓷、沉沒於印尼水域的事實,則證實了中國在唐代就與印度洋西邊的中東諸國存在了直接的海運貿易,也成為中國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直接證據。
隨著“黑石號”沉船文物出水信息的大量傳出,中國的幾家博物館於2002年相繼向印尼方及打撈方提出了購買意向,但最終未能購得。 之後,新加坡一家公司籌資3000餘萬美元後在2005年購得這批文物。 至此,“黑石號”上的唐朝“貨”最終落戶於“獅”城。
从“黑石号”沉船上打捞起的“卍”字符金碟。新华网 邹峥摄從“黑石號”沉船上打撈起的“卍”字符金碟。 新華網鄒崢攝
从“黑石号”沉船上打捞起的金银物品。新华网 邹峥摄從“黑石號”沉船上打撈起的金銀物品。 新華網鄒崢攝
从“黑石号”沉船上打捞起的白釉绿彩鱼底吸杯。新华网 邹峥摄從“黑石號”沉船上打撈起的白釉綠彩魚底吸杯。 新華網鄒崢攝
从“黑石号”沉船上打捞起的白釉绿彩龙纹盘。新华网 邹峥摄從“黑石號”沉船上打撈起的白釉綠彩龍紋盤。 新華網鄒崢攝
从“黑石号”沉船上打捞起的一面唐代真子飞霜纹铜镜,纹饰内容为俞伯牙弹奏一曲高山流水觅知音的故事。新华网 邹峥摄從“黑石號”沉船上打撈起的一面唐代真子飛霜紋銅鏡,紋飾內容為俞伯牙彈奏一曲高山流水覓知音的故事。 新華網鄒崢攝
从“黑石号”沉船上打捞起的一面唐代真子飞霜纹铜镜,纹饰内容为俞伯牙弹奏一曲高山流水觅知音的故事。新华网 邹峥摄從“黑石號”沉船上打撈起的一面唐代真子飛霜紋銅鏡,紋飾內容為俞伯牙彈奏一曲高山流水覓知音的故事。 新華網鄒崢攝
多伦多阿迦汗博物馆外观。新华网 邹峥摄多倫多阿迦汗博物館外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