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8日 星期三

掐絲琺瑯景泰藍香爐


掐絲琺瑯景泰藍香爐掐絲琺瑯景泰藍香爐
在有些人看來,乾了38年飛行員工作,如今已是資深技師、正處級幹部的我似乎有些“高大上”,有些疏離,其實是有些“高看”我了。 打從航校畢業後,我就開始玩起了古董收藏,且“中毒頗深”,陷進去就拔不出來。 玩收藏讓我結識了很多朋友,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同道中人,玩久了,心態越來越好,收藏倒彷彿成了“良藥”,病都沒有了。 35年的收藏生涯,給我留下了許多美好的人文積澱,也留下了許多精美的古玩珍品。 此件掐絲琺瑯景泰藍香爐便是其中之一。 該香爐高約12厘米,直徑也約12厘米,三獸足,體形十分勻稱。 爐身上部有一圈迴紋,兩側各有一隻獸耳,銜環。 爐身中部的掐絲琺瑯紋飾分為上下兩部分,上部是一圈瓷白的五瓣花朵前後相連,中間夾雜枝葉;下部在黑色的底色上點綴出纏連蔓延的藍色枝葉,中間有六朵不同顏色的六瓣花朵連綴成一圈。 爐身底部有“大明景泰年制”的銘文。
綜觀此爐,工藝精美,造型端莊,實是不可多得的精品。 爐身的圖案顏色亮麗,​​百年如新,顯然是用天然的礦物料著色而成。 黑色的襯底打上燈光,會泛出點點綠光,那是磨碎的綠松石粉料形成的效果。 爐身明顯被鎏過金,隱隱泛紅,這正是其歷經年歲的見證之一,因為過去用的是礦金,而現在用的是砂金,呈色顯黃。 所有的圖案紋飾皆是先用銅絲在銅胎上掐出形狀,然後再填入顏色,再烘燒、打磨、鎏金而成,全套工藝非常複雜,今日已罕有人知。 將此爐拿在手中,手感非常踏實厚重,雖然分量不輕,卻全然不似握著一塊鐵塊般凝滯呆板,這是一件諸處得宜且為歲月所浸潤的珍品才能擁有的歷史感,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只有長久浸淫於古玩收藏的方家才能體會的共鳴。
爐身兩側的獸耳及爐身下部的獸足,其紋飾雕刻得皆十分精緻、規範,無論是毛須、五官,還是眼神,皆靈活生動、栩栩如生。 呈現典型的明代宮廷造辦處造物的特點。 那麼,再結合爐底的銘文,是否就可以將此爐的時間確定為明永泰年間呢?
景泰藍工藝原是由波斯傳入中原,明朝時,景泰藍工藝為宮廷獨享,清廷入宮後,發現了許多明朝留下的好東西,他們對一種多用寶石藍、孔雀藍色釉作底襯色的工藝品十分喜愛,便開始著力搜尋、研究。 這些物品大多數都沒有款識,只有少數有“景泰年制”的銘文(也有幾件有“萬曆”的銘文),於是清人便以為此種工藝源於景泰年間,並將其稱為“景泰藍”。 此後,清廷也開始大量製作景泰藍工藝品,及至乾隆中期時,甚至民間也出現了景泰藍工藝,發展可謂興盛。
仔細打量爐身上的鎏金,顯見其經過兩次鎏金過程,且所用金粉並不一致;兩側的獸耳也像是後來加製上去。 通過對此爐的時代風格、冶金技術、琺瑯材料、掐絲工藝的仔細鑑別,結合我個人長期搞古玩收藏積累的歷史知識和文化底蘊,在和多位文物鑑賞專家交流後,得出了一個大膽的結論:此爐當是結合明清兩代製造工藝的代表性作品。
它很可能製成於明早期,且初始並無底款。 入清以後,由清代的宮廷造辦處重新修整、改制;又因為清人誤以為景泰藍皆是景泰年制,所以又在底部挖出“大明景泰年制”的銘文來。 整尊香爐的總體工藝當是明早期的風格。 自2006年從一位朋友處收得此香爐後,前後有多家拍賣行、多位古玩收藏愛好者前來詢價,問我可否轉讓? 但都被我拒絕了。 我覺得自己對這座香爐的認識還很淺薄,在我還沒有完全搞清楚它背後的歷史意義、人文底蘊之前,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將其輕易轉讓的。 每當我注視著這座香爐,細細把玩時,總覺得會產生新的靈感,收穫頗豐,它實在讓我愛不釋手。 相信隨著時間的流逝、文化的積累,我會越來越靠近它的本質,觸摸到它“靈魂”深處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