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7日 星期二

北宋青白釉胡人牽馬俑(圖)

 新浪收藏

鈴聲響處馬幫來鈴聲響處馬幫來
安徽黃山方偉榮
回顧歷史,經西漢張騫和東漢班超相繼開闢出古絲綢之路之後,絲綢之路上馬幫來來往往,絡繹不絕。 他們把代表華夏文明強盛的絲綢和瓷器等“特產”源源不斷地運往西北和亞歐各國,曾經使一些國家元首及貴族把擁有古代中國的絲綢和瓷器當作炫耀富有的象徵,彰顯了古代中國經濟的輝煌。
古絲綢之路在歷史上產生過巨大影響,江西省博物館館藏文物“北宋青白釉胡人牽馬俑”(見圖)應是當時歷史的真實寫照。 這件作品高21.9厘米,作者用托板代表大地,胡人和馬都站在托板上。 馬身渾圓四腳健壯,馬首高昂,齜牙咧嘴,仰天長嘶,馬尾狀如火炬高高翹起,看樣子像是在呼喚自己的伙伴。 馬兩側各塑一人,他們身材健碩,深目高鼻,頭戴錐形軟帽,帽頂歪垂,上唇蓄著濃密的八字胡,據該館介紹,這是典型的波斯商人(即胡人)臉型。 他們腳蹬長靴,身著短襖,一人緊緊勒住馬韁,迫使急於前行的馬兒駐足等待。 一人似在搬運貨物,準備行裝。 從馬急不可耐急於前行和兩人都仰頭遠望的樣子,像是同行的馬幫已先出發了,他們因故遲緩了一步,於是匆忙整裝追趕同伴。
“胡人”是中國古代中原地區對北方和西方各民族的泛稱。 如同當時稱呼長江中下游及其以南地區少數民族為南蠻一樣,都是一種稱謂。 有人曾認為這種稱謂是漢人對少數民族的蔑視,其實是曲解。 《漢書·匈奴傳》就有匈奴人自稱為胡的記載:“南有大漢,北有強胡。胡者,天之驕子也,…‥。”可見當時的匈奴人並不認為稱胡人是不敬。 也有一些個別現象導致它們變味的,如孟子曾經譏諷楚國人許行是“南蠻鴃舌之人”,後人就有對南蠻蔑視之意,但這畢竟是極少數。胡人這一稱謂對國人影響最深的,可能是《胡服騎射》這則典故,它出自《戰國策·趙策二》:“今吾將胡服騎射以教百姓”,說的是戰國時的趙國在趙武靈王的倡導下,學習胡人穿窄袖短襖,以方便騎馬、射箭作戰,使趙國由軍事弱國變為軍事強國的故事,也是對胡人稱謂肯定的佐證。
兩宋時期其軍事力量不算強,但經濟和文化的發展卻是空前的,由此催生了古陶瓷藝術發展的輝煌,出現了許多舉世聞名的名窯和名瓷。 在燦若繁星的各大名窯中,景德鎮青白瓷以其“光致茂美”、“如冰似玉”的釉色而獨步天下。 青白瓷的胎土採用當地高嶺土,土質素白、細密、潔淨,經過一道道繁複的工序,燒造出的瓷器釉色青瑩,光照見影,故又稱影青。 這件胡人牽馬俑雕塑可謂器美神豐,它採用了捏、塑、刻、劃等多種手法,製作精細,造型逼真,人與馬的形象刻畫得栩栩如生,瞬間的表情表現得惟妙惟肖。 其胎質細潔,釉色青中顯白,積釉處呈現出湖水綠,質感似翠如玉,是景德鎮青白瓷獨具的特徵。 這件佳作的生產年代、工藝、紋樣、造型等蘊含的諸多歷史文化信息,印證了北宋景德鎮青白瓷的品質和聲望,反映出古絲綢之路上鈴聲響處馬幫來的盛況,讓人浮想聯翩,回味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