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7日 星期二

流傳在日本的中國印章珍寶(圖)


流傳在日本的中國印章珍寶流傳在日本的中國印章珍寶
日本收藏中國古代印章,可分公私兩方面。 公,主要有京都的藤井有鄰館、東京國立博物館等等,私人則主要集中在一些著名書法篆刻家手中。
有鄰館的印章收藏是最著名的。 “日庚都萃車馬”烙馬印,曾是中國的國寶,日本也視之為國寶。 秦官印“彭城丞印”、金印“崇德侯印”、“關中侯印”等等諸多印章乃中國古代印章的極品。 該館所藏總數量約800方以上,都是清末金石家端方的藏品。 此外,有鄰館還藏有“康熙御筆之寶”、“乾隆御筆之寶”、乾隆的“十全老人之寶”、南宋的“內府圖書”等等,收藏之豐富與故宮博物院、台北故宮等可相媲美。
東京國立博物館所藏,以清代金石家陳介祺的一批封泥印為最著名。 其中的“皇帝信璽”是目前為止所發現的唯一一方古代皇帝用印的實例,是孤品,其史料價值可想而知。 陳介祺1904年出版的《封泥考略》十卷,提及印章共846方,其中絕大多數賣給了日本人,現藏東京國立博物館。
日本收藏家很多人都有數百方秦漢古印收藏,他們大多是書法篆刻家。 他們收藏的近代作品,多以西泠八家、鄧石如、吳讓之、趙之謙、吳昌碩、齊白石等為主,總數有數千方。 其中鄧石如的“見大則心泰禮興則民壽”、奚岡的“奚岡言事”、錢鬆的“我書意造本無法”、吳讓之的“觀海者難為水”、趙之謙的“為五斗米折腰”、吳昌碩的“且飲墨渖一升”等等乃中國篆刻史上的名作。
吳昌碩、齊白石在世期間,曾為日本總理、政財界要人、書畫家等等刻印無數,所知皆在百方以上。 趙之謙一生刻印不過400方,現在所能查找得到的不過200方,而日本所藏就超過60方。
日本公私藏家對印​​章篆刻的愛好、收藏的重視程度不亞於對中國歷代書畫的愛好與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