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日 星期日

玉色:世界中最值玩味的恆定色彩

 紅網 

佛經上說,色是有​​形世界中的所有,目之所及,身之所觸,心之所惑,皆為色中世界。 而玉色則是有形世界中最值玩味的恆定色彩。 若說紅色,最有神韻的當屬冷紅、剔紅;若論綠色,有品位者有空綠、祖母綠之類。
玉石的色彩美,有時艷如桃花,有時馨香似蘭,有時淡定若月輝,有時高潔如雅士。 因此,描寫玉色的詞兒多極具意境美。 例如,“鷓鴣眼”是用鳥眼的情態描摹玉色的神采,“桃暈”是運用水果色彩的虛幻寫玉色的羞澀……
玉色能代代輝映、持久不變,既要天生麗質,更須心性描畫。 常言道:玉色要人用心去善待,其迷人光暈才會持久。 一塊精美的玉石,優雅格調、樸拙造型是其深邃內涵的本體,色中出雅、靜中欲言是其超脫靈氣的再現。 而要色中出雅、靜中欲言,不但要求玉石有一顆詩心,更要玉石主人心裡有幾行詩意。
求一玉石容易,把玉石引為知音者難。 把一塊玉石的玉色養護得光潤沉穩,產生肌膚之美,不但需要人與玉的相遇,更需要雙方的心靈之會。 是的,玉石是有心靈的,惟玉石與人發出心靈的共鳴,才能產生這般神奇曼妙的玉色。
“祭紅”之色有一種凝聚之美,近乎奉獻情操,這種玉色適宜誠摯之人來養護。 “甜白”的玉石,微灰泛紫加上幾分透明,像烤後剝了皮的白薯,含粉含光,令人甜從心起,這種玉石之色適宜樂享閒情的人來養護。
“霽青、雨過天晴”是兩種不同的玉石青色,前者是凝深的藍,似老印花布,後者是雲淡天青的淺,宛如愛情征途中,賭氣後和解時的疏朗。 古人有“雨過天青雲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的妙語,一語洞穿其色中的明淨和深情。 所以,擁有霽青、雨過天晴顏色玉石的朋友,或許曾歷經人間風雨,因此才分外珍視眼前這份青色的人文深蘊。
一種石灰沁過而微紅的玉,叫“孩兒面”,那一定是嬌羞和童真釀成的色;一種玉石裡藏著類蝦的灰青色,那是愛玉之人用細膩情感織就的紋理……
心有所繫、情有所依外,玉之色度還應時常以清水淋之以保潤澤,就像我們的心靈房間,怎能不經常打掃呢? 玉石獨特的環佩之音,就是從溫潤瑩澈玉色中跑出來的精靈。 不過,也有一些行家用另一種方​​式養玉。 他們每日撫玉,日久天長,人氣和汗液在玉石之表形成一層淡色皮層。 這種包漿越凝重,玉石愈顯古雅。
玉色闌珊心有夢,風清月白造乾坤。 不管玉色藏於千心萬腹,還是執迷於嫵媚變幻,皆是人心間的一把琴。 用玉色彈琴,需要心性音鍵多少,需要志趣旋律幾何,只有懂玉、愛玉的人才說得清……
文/付秀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