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8日 星期四

古老建盞重放異彩原是宋八大名瓷之一

 中國新聞網

建盞資料圖建盞資料圖
“確認你的茶盞發出閃亮金光,這是前無古人的第一次以建陽窯土燒製而成的金油滴。”日本靜嘉堂嚴崇建澤向金油滴建盞製作人黃美金發來的賀電如是寫道。
原來,一位嚴姓香港商人以50萬元人民幣購買了黃美金的一件金油滴建盞作品,帶回香港後跟同行交流,獲得日本和港台藝術家稱讚。
建盞,黑瓷代表,是中國宋代八大名瓷之一。 因產於宋建州府建安縣(今福建建陽市),而稱為建盞。 宋時為皇室御用茶具,曾經大量出口到日本、韓國、菲律賓等各國,尤其在日本被視為國寶珍藏。 據考古證明,建盞創於北宋,盛於南宋及元初,元末以後停燒或廢燒,一度失傳。
但是,建盞至今仍備受青睞,失傳數百年的古老建盞的複興也為當地所孜孜以求。
“之​​前花了好多錢購了一些老件,琢磨了二十多年,才燒製出幾個金油滴,但始終無法掌握其燒製要領。”黃美金一直用製作青瓷的收入來研製建盞,一天四個爐,從早到晚開著。
“這一次我又燒了15天了,目前沒有一個正品。”黃美金很失望,卻依然不言放棄,“這和天氣、溫度、濕度等等都有密切的關係,無論哪一環節出問題都不行。”
建盞都用正燒,故口沿釉層較薄,而器內底聚釉較厚;外壁往往施半釉,以避免在燒窯中底部產生粘窯;由於釉在高溫中易流動,故有掛釉現象,俗稱“釉淚”、“釉滴珠”。 “建盞”是在窯內高溫焙燒過程中,使釉面產生各種自然奇特的斑紋,這些斑紋在古時人工難以控制。
油滴建盞,就是建盞的主要產品之一,因其紋路類似水面上的油珠而得名。 在黃美金家,記者看到了剛出爐的金油滴建盞,金花成花瓣撒落般展開,如水滴流動,金燦燦的,著實美麗。 但在嚴格的黃美金眼中,這已是次品,他每天請人將次品敲成渣,以防次品流入市場。
一位來自台灣的客商找到黃美金的家,連次品也想高價購走。 但黃美金不為所動,“次品不能賣。”
在建陽,致力重振建盞輝煌的並不只黃美金一人,“貴稀堂”堂主詹桂溪也在全力重新研製兔毫盞。 兔毫盞是建窯最具代表的產品之一,而“貴稀堂”的兔毫盞製作在建陽已小有名氣。
為重新研製出兔毫盞,詹桂溪收集了一筐又一筐的古代建盞土坯,而且嚴格採用建盞古代工藝流程。 詹桂溪告訴記者,他正在復建龍窯,兩個按古代燒製工藝建造的龍窯已初具輪廓。
考古發掘已經確定“建盞是在龍窯中燒成的”。 1989年至1992年,中國社科院組織對建窯進行了大規模科學發掘,發現了10座五代至宋末元初的建窯基地。 位於建陽市水吉鎮後井村的建窯是其中最長的一座,達135.6米,為國內已知最長的龍窯,已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1981年,相關機構的專家經數年研究試驗,成功燒製出仿古建盞。 2011年,“建窯建盞燒製技藝”被列入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建盞文化的保護與傳承提上了日程。
曾一度衰落的古老建盞終於重新煥發生機,越來越受韓國、日本、港澳台地區的客人和陶瓷專家的追捧。 但當地建盞生產廠家和研究人士坦言,建盞的複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