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9日 星期二

南懷謹:多為別人想一想

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
子曰:其恕乎!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子貢問孔子,人生修養的道理能不能用一句話來概括? 為人處世的道理不要說得那樣多,只要有一個重點,終身都可以照此目標去做的,孔子就講出這個恕道。 後世提到孔子教學的精神,每每說儒家忠恕之道。 後人研究它所包括的內容,恕道就是推己及人,替自己想也替人家想。 拿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對任何事情要客觀,想到我所要的,他也是要的。 有人對於一件事情的處理,常會有對人不痛快、不滿意的地方。 說老實話,假如是自己去處理,不見得比對方好,問題在於我們人類的心理,有一個自然的要求,都是要求別人能夠很圓滿;要求朋友、部下或長官,都希望他沒有缺點,樣樣都好。 但是不要忘了,對方也是一個人,既然是人就有缺點。 再從心理學上研究,這樣希望別人好,是絕對的自私,因為所要求對方的圓滿無缺點,是以自己的看法和需要為基礎。 我認為對方的不對處,實際上只是因為違反了我的看法,根據自己的需要或行為產生的觀念,才會覺得對方是不對的。 社會上都是如此要求別人,尤其是宗教圈子裡更嚴重,政治圈子裡也不外此例。 一個基督教徒、或天主教徒、或佛教徒,對領導人——牧師、神父或法師們的要求,都很嚴格。 因為宗教徒忘記了領導人也是一個人,而認為牧師、神父、法師就是神。這個心理好不好? 好。 但是要求別人太高了。 從這個例子,就可知恕道之難。 後人解釋恕道,把這個恕字分開來,解作“如”“心”。 就是合於我的心,我的心所要的,別人也要;我所想佔的利益,別人也想佔。 我們分一點利益出來給別人,這就是恕;覺得別人不對,原諒他一點,也就是恕。 恕道對子貢來說,尤其重要。 因為他才華很高,孔門弟子中,子貢在事功上的表現,不但生意做得好,是工商業的鉅子,他在外交、政治方面也都是傑出之才。 才高的人,很容易犯不能饒恕別人的毛病,看到別人的錯誤會難以容忍。 所以孔子對子貢講這個話,更有深切的意義。 他答复子貢說,有一句話可以終身行之而有益,但很難做到的,就是“恕”。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就是恕道的註解。
問題又來了,在上論《公冶長》篇中,我們看到子貢說過:“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子曰:“賜也,非爾所及也。”子貢也已經提出他的推己及人之恕道。 他說過“我不希望別人給我的;同樣的,我也不想轉加給別人。”可見他早已在實行恕道。 可是在這裡孔子卻說,子貢啊! 這不是你能做得到的。 現在孔子反而教子貢,“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與子貢的前言,又有什麼差別? 難道孔子老是擺權威,只有他的對,學生的話對了也是錯嗎? 其實不然,子貢所提出的話,和孔子現在答的,從表面上看,似乎只有文字上的不同,其意義是一樣的。 事實上,大有立足點的不同。
子貢是說,我所不想別人加給我那些不合理的,我也同樣的不想加到別人身上。 這是以我為中心,我受到了妨害之後,才想到不要同樣地找別人的麻煩。 現在孔子說的,只要我自己發現不要的,便不要再施給別人。 根本上在嚴格要求自身的淨化,不要靠比較以後才想到別人。 這一點要特別注意。
其次,如果把這兩節連起來講,正好互作闡發,那便是“子貢曰: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子曰:賜也,非爾所及也。”“子貢問曰:有一言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便是孔子教授法的機鋒銳利,等於後世禪門中一個故事:唐末詩僧貫休作了兩句很得意的詩:“得句先呈佛,無人知此心。”他拿給一位禪門的老和尚看,老和尚反問他: “如何是此心呢?”貫休反而答不出來了。 老和尚便笑說:“無人知此心。”這段孔子與子貢的對話,便同此一樣雋永有味,值得深思反省。
站在書呆子的立場,專門研究自己的人生,我認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八個字做不到,隨時隨地我們會犯違背這八個字的錯誤。 尤其在年輕一輩的團體生活中,就可以看到很多事例。 前天就有一個正在服兵役的學生回來說,他三支牙刷,六條短褲,都被“摸”跑了。 事實上自己根本有這些東西,可是就喜歡把別人的“摸”來,“摸”到了心裡覺得很痛快。 這種行為說他是“偷”嗎? 不見得這麼嚴重。 前天我們的樓梯口的一副門簾不見了。 辦事的人說被偷了,我說算了,一定是被年輕人“摸”去了。 說他有意偷嗎? 他沒這個意思。 說他沒有偷嗎? 年輕人有這種心理,摸來很好玩,很有味道,還在那裡稱英雄。 東西被人“摸”跑了,心裡一定會不高興,可是自己有機會,也會“摸”人家的。 過團體生活的時候,有的人洗了手,本來要在自己的毛巾上擦乾淨,看見旁邊掛了一條,順手擦在別人的毛巾上。 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思想行為出來呢? 這是小事,不能做到“己不所欲,勿施於人。”對於大的事,做到我所不要、所不願承受的事,也不讓別人承受,就太偉大了,這個人不是人,是聖人了。 太難了! 可是作人的存心,必須要向這個方向修養。 能不能做到,另當別論。
這八個字的修養,要做到很難很難,“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同時也就是“己所欲,施於人。”後來佛家思想傳到中國,翻譯為“布施”。 施字上加一個“布”字,就是普遍的意思。 佛家的布施和儒家這個恕道思想一樣,所謂慈悲為本,方便為門,就是布施的精神。 人生兩樣最難捨,一是財,一是命。 只要有利於人世,把自己的生命財產都施出來,就是施。 這太難了,雖然做不到,也應心嚮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