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6日 星期六

重庆博物馆馆藏巴渝神鸟

  新浪收藏

巴渝神鸟巴渝神鸟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馆藏
  巴渝神鸟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馆藏
  巴渝神鸟: 2001年10月,重庆丰都秦家院子墓群里发现的东汉陶鸟,它双目圆睁,非常有神,双翅完全展开,具有神话中的精灵色彩。它给后人留下许多谜团:“神鸟”形状奇特,不知是在飞还是正要起飞;关于它到底是什么鸟,目前有四种推测,有人说它是南方的方位神朱雀“火凤凰”,也有人认为是填海的精卫鸟或巴人供奉的比翼鸟,还有人说它是“头顶太阳的神鸟”。
  展现在眼前的这件鸟兽尊表现出的鸟、兽合体的特点,与《博物志·异闻》引《徐偃王志》中所记载的徐人祖先诞生的传说完全吻合:“徐君宫人娠而生卵,以为不祥,弃之水滨。独孤母有犬名鹄苍,猎錞于水滨,得所弃卵,衔以东归。独孤母以为异,覆暖之,遂孵成儿。生时正偃,故以为名。徐君宫中闻之,乃更录取。长而仁智,袭君徐国,后鹄苍临死,生角而九尾,实黄龙也。偃王葬之徐界中,今见有狗垄。”
  这与东夷许多部落先祖卵生的传说十分相似,不同之处在錞于徐君宫人所生的卵被弃之水滨,而后又被一犬“鹄苍”从水滨衔回——众所周知,在水滨产卵的一般为鹅鸭等水禽,这个细节又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在江苏邳州九女墩徐国王族大墓群的南边,有座春秋时期的鹅鸭城遗址,当地百姓传说此城是由镇守錞于此的粮王的鹅鸭二将而得名,但实际上很可能反映了徐人的图腾崇拜。在中国古代,鹅又名舒雁(见《尔雅·释鸟》),而“舒雁”又与卵生儿的名字“徐偃”同音。这反映出在以鸟为图腾的东夷淮夷族群中,徐是以鹅即“舒雁”为图腾的族群,这一点正如淮河流域的“舒鸠”,可能是以鸠鸟为图腾的族群一样。徐偃王名称的由来可能与徐人的图腾崇拜有关,即是泛指以舒雁为图腾的徐人的王。鹅与鸭为种类相近的水禽,所以合称。
  涪陵小田溪出土的鸟兽尊主体为鸭、雁之类水禽,但颈腹部饰有鳞纹,又有了龙蛇的成分;嘴部为鱼嘴,耳为兽耳(虎或犬),头上有角或冠,这与救徐偃王的“鹄苍”的形象有颇多吻合之处——“鹄苍临死,生角而九尾”。
  以上证据表明,巴人与徐人的确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我们甚至可以据此推断徐族是巴族的一个重要支流,或者在某段时期内成为了巴的王族。这件融合了多种动物图腾符号而成的鸟兽尊与中原地区的龙图腾异曲同工,都是不同部族融合的见证。
  推荐理由:我们希望推出的是一个具有典型巴渝文化特征的文物,它或没有极高的艺术造诣,但却代表着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重庆博物馆)脚下这片热土的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