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8日 星期五

傅抱石:如果不放棄山水畫中國人的胸襟永遠闊大

 新浪收藏

第一,中國畫重筆法(即線條)。 中國人用毛筆寫字,作畫也用毛筆,書畫的工具方法相同,因此中國書畫是可以認為同源的。 這是中國繪畫超然之第一點。
第二,中國畫重氣韻。 六朝時南齊有一位人物畫家謝赫,他是中國畫最早的一位批評家。 謝赫的氣韻之說,最初的含義或是指能出諸實對而又脫略形跡,筆法位置一任自然的一種完美無缺的畫面,這是中國繪畫超然之第二點。
傅抱石《月落烏啼霜滿天》傅抱石《月落烏啼霜滿天》
第三,中國畫重自然。 中國幾千年來,以儒教為中心。 雖然儒教思想在政治上非常深厚,但是,促成中國藝術之發展和孕育中國藝術之精神的應該是道家思想。 士大夫之崇尚自然,應該相信是山水畫發達之原因,同時也是道家思想發展中之美景。 中國人如果永遠不放棄山水畫,中國人的胸襟永遠都是闊大的。 這是中國繪畫超然之第三點。
傅抱石《富春曉色》傅抱石《富春曉色》
民族之精神
中國畫另有一種精神便是民族精神。 中國畫重人品,重修養,並重節操。 北宋以後繪畫益盛,文人如黃山谷、蘇東坡等,都主張畫是人品的表現。 這種重人品棄形似的思想,影響以後中國繪畫的,非常重要。 這種重修養、重人品的條件,本是中國畫一貫的精神,尤其在北宋以後特別抬頭。
傅抱石《春風楊柳萬千條》傅抱石《春風楊柳萬千條》
寫意的精神
中國畫畫一個人,不只是畫外表,而是要像這個人的精神,一般人所謂“全神氣”,即是要把這人的精神表達出來。 所以中國畫要畫的不是形,而是神。 這種寫意的精神,是產生於中國畫的工具和材料尤其是中國人的思想。
傅抱石 更喜岷山千里雪傅抱石更喜岷山千里雪
來源:頭條號/ 中華書畫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