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9日 星期四

蔣廷錫《百種牡丹譜》

新浪收藏

“元、亨、利、貞”為名 分列四冊“元、亨、利、貞”為名分列四冊
6月8日凌晨在北京匡時十週年拍賣會上曝出天價拍品——蔣廷錫《百種牡丹譜》。 當時臨近該場拍賣尾聲,突然曝出的過億天價無疑為在場買家打了一劑強心針。 據悉,該拍品被著名藏家劉益謙拍得,這是已知他在當晚拍得的第三件拍品(其它兩件分別是:3047.5萬元拍得王守仁《复羅整庵太宰書》 和3335萬拍得清康熙青花十二花神杯一套)。
款識:臣蔣廷錫恭畫 & 臣廷錫、朝朝染翰款識:臣蔣廷錫恭畫&臣廷錫、朝朝染翰
當晚現場,蔣廷錫《百種牡丹譜》絹本冊頁以1500萬元起拍,隨後一路高歌猛進,輕鬆跨過5000萬、6000元、8000萬關口,經過現場買家的奮力廝殺,價格一度挺過億元大關。 最終以1.51億元的價格落槌,加上佣金之後成交價達到1.7365億元,創造了蔣廷錫個人作品的拍賣紀錄,掀起了“清代宮廷書畫夜場”的高潮。
石渠寶笈、御書房鑑藏寶石渠寶笈、御書房鑑藏寶
據資料顯示,蔣廷錫,字揚孫,江蘇常州人,康熙四十二年(1703)進士,官至戶部尚書、文華殿大學士、軍機大臣,在書畫界蔣廷錫又是著名的花鳥畫家,開創了“蔣派”花鳥畫。 蔣廷錫的繪畫風格有兩種,一是水墨小寫意,取陳淳、惲壽平之長;二是設色寫生,艷麗生動,與鄒一桂畫法相當。 在康熙後期,蔣廷錫已是重要的詞臣畫家,在《石渠寶笈初編》收錄的31件蔣廷錫的作品中,有康熙帝題跋的就有16件之多,足見皇帝對其的賞識,他的作品也多被藏入秘閣。
《百種牡丹譜》正是蔣廷錫在宮廷為官時所畫並呈雍正皇帝鑑賞的作品。 開筆前,蔣廷錫先寫好《牡丹百詠》詩句,每種牡丹又分別標明主要顏色、特點,然後正式作畫。 乾隆九年,即蔣廷錫去世12年時,乾隆皇帝還命宮廷書法家戴臨補題百幅《牡丹百詠》詩,可見乾隆追求《百種牡丹譜》巨冊詩畫完美的用意。 《百種牡丹譜》內,乾隆、嘉慶、宣統三代帝王共鈐印20次,被清宮藏畫大全《石渠寶笈》所收錄。
《百種牡丹譜》全套牡丹譜以“元、亨、利、貞”為名分列四冊,皆得乾隆、嘉慶、宣統三帝鑑藏御覽,並有“石渠寶笈、御書房鑑藏寶”等諸方鑑藏之印以證源流。
蔣廷錫的《百種牡丹譜》在清宮內珍藏了近200年,皇皇四大巨冊,普通人抱都抱不動。 這樣的大部頭文物,民間所藏已不多見,而內地藝術品拍賣二十多年來,這樣的“重器”是首次現身。據說,該作於清末流出宮外,遇有心人珍藏多年,1960年代被查抄,收歸故宮博物院,楊仁凱先生《中國古代書畫鑑定筆記》中也記錄了當時文物鑑定組審查故宮代管書畫中四冊《百種牡丹譜》的情況,並添加了“大冊好”的備註。 後來文革結束,落實政策後,故宮文物退賠,此冊才再次回歸到藏家手中流傳於今日。 如今面世的《百種牡丹譜》上面有清宮原金色貼條,又有後來抄家者胡亂用毛筆刷出痕跡,還有清理文物時文物單位的編號,種種印記記錄了歷史滄桑。
太平樓閣太平樓閣
素雲分影一枝新,對鏡臨波只此身。
天上重樓初架玉,海中雙閣總鋪銀。
霓裳原不成單舞,姑射如何有兩人。
堪笑臭蘭連璧句,未曾吟詠太平春。
平頭綠平頭綠
圓綻苞含綠線球,幽風漸漸短絲抽。
竹香吹粉開螺靨,柳浪平欄借鴨頭。
橘蠹蠢蠕金碧換,麥蟲么麼鬢鬟羞。
十分春色三分恨,月冷階空憶墮樓。
並蒂芙蓉並蒂芙蓉
芳魂一蒂發雙葩,顏色相憐映水霞。
元木有禽皆比翼,蕣華如女本同車。
宣和舊冊看瓢印,樂府新詞唱柳衙。
錯認黃州煙雨裹,輕紅兩兩使君家。
(文:新浪收藏子正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