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1日 星期二

玩賞雨花石靠的是一個悟性

 新浪收藏

在玩賞雨花石的過程中,也存在一個“悟”性,“悟”性強的人,玩起來趣味更強、更濃。 “悟”是一種境界,這種境界就是當得到一枚好的雨花石時,看到畫面有一種超脫的遐想和深思,給人藝術的想像空間,從而得到一種自由的遐想和精神上的愉悅。 同一個石頭,同一個畫面,不同“悟”性的人去觀賞,感受肯定不同。 “悟”性要通過不斷地學習與仔細地觀察才能增強,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日積月累。
我有一枚名為“雲海日出”的石頭,是於1998年7月在雨花台的雨花石市場購得。 攤主說此石已經放到那兒幾個星期,有許多人看過(其中也有不少石友)但都未買,可能因石緣之故,當我看到這枚石頭,就被石中畫面所吸引,石中呈現出翻騰的雲海,左上部顯現出一輪又圓又紅的旭日,中下部的雲海似乎被旭日染紅,太陽下面還伴隨著雲層彷彿跳躍似地升起,非常有動感,極具感染力。 使我沉浸在1995年8月廠裡組織先進工作者到黃山遊覽觀雲海日出的場景。 那天我們住在西海賓館,晚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不知是流泉松濤的召喚,還是受了黃山的迷人夜色誘惑,我早早地起了床,欣賞起夜色的黃山,此時的黃山與白天的喧嘩成了反比,顯得非常靜謐,只有奔騰歡唱的澗水和低吟慢嘯的松濤仍在不知疲倦地訴說戀情。 我慢步來到觀雲峰,靜靜地感受那夜色的黃山。 凌晨4點40分東方開始露白,慢慢地泛紅,眼前連綿的群山,在雲霧繚繞之中。 陣陣涼風拂過,帶著涼意的清新,忽然狂風呼嘯而到,雲霧奔騰而來,無聲地撫摩山頂,無聲地擁抱人們。 一會兒云霧吞沒了周圍的山巒,也包圍了整個峰頂。 乳白色的雲浪時隱時現,也淹沒了暄鬧的人群。 一會兒,風小了,雲霧失去了自己的支柱,翻騰著退了下去,視覺開闊了,天也更亮了一些,眼前呈現出萬馬奔騰的雲海場面,氣勢恢宏,我恍惚進入一個夢幻世界。 一輪橘紅色的太陽徐徐升起,染紅了天邊,染紅了雲海,此時、此景、太奇、太美,給人一種超越時空的感悟,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記憶。 也就是這觀察事物的經驗積累,使我有了對此石的“悟”性。
“悟”就好比品茶,是一種雅趣,喝下去有一種回味無窮的感覺。 “悟”性不強的人,對一枚好的畫面石頭,往往是擦肩而過,失之交臂,很難認真地去欣賞石中的意境,這其實也是一種浮躁的心態,而浮躁心態恰恰是“悟”石的大礙。
“悟”有時也是一種智慧,但這種智慧決不是憑空想像的小聰明,而是一種知識、修養、情緒、性格達到一定境界後的自然流露。 “悟”石的過程,其實是一種享受,是一種昇華,是一種超越。一旦悟出了石頭中的奧秘,就會給人一種超然物外的精神享受。 (柏貴寶)
(來源:中國商網—中國商報收藏拍賣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