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8日 星期三

玳瑁紋是宋代瓷藝工匠的絕作

 新浪收藏

圖1 戰國碗圖1戰國碗圖2 “櫬子好魚”蓮花紋碗圖2 “櫬子好魚”蓮花紋碗圖3 長沙窯簡筆花卉小碗圖3長沙窯簡筆花卉小碗圖4 醬色釉斜腹碗圖4醬色釉斜腹碗圖5 宋代建窯兔毫碗盞圖5宋代建窯兔毫碗盞
(原標題:玳瑁紋亦為宋代瓷藝工匠的絕作)
我們今天見到的這個“碗”字,據說最早出現在唐人所著《隋唐嘉話》上,說“(李)元吉恃其臂力,每親行圍。王充召單雄信告之,酌以金碗,雄信盡飲,馳馬而出,槍不及元吉者尺”。 於是,平素稱之為椀或盌的碗,似乎豪門大戶、市井百姓都突然的意識到了,原材料確鑿地來之於“石”而非“木”,《隋唐嘉話》說的很對,便順其自然,稱之為碗了。
碗這東西哪,將蘇老夫子的“不可居無竹”改上一改,說“不可居無碗”,實在是最貼切不過的。 日日吃飯,餐飲酒宴,什麼時候離得了它? 我們自然的也會注意到,幾千年暑往寒來,碗的形狀風致的變化,比起盤呀碟呀的來,花樣應當是最多的。
因此,謀劃著要讓碗變來變去的大有人在,於是便有了臥足碗、折腹碗、笠式碗、雞心碗、宮碗、諸葛碗、八方碗、淨水碗、攢碗等等。 人世上的風情習俗、審美情趣,難得千篇一律,碗必然又會被世人捏來捏去,生出些些小小的變化。
我珍藏的戰國碗(圖1)的形狀近似乎盆,胎骨厚重而粗拙,淺腹,折沿,平底足,足上可見清晰的捏壓痕印。 這些捏壓痕印告訴我們,我們的先祖們,全憑兩隻手捏捏壓壓,碗、盆、盤、杯便一隻只面世。 碗上施以稀薄的褐黃色釉,當年釉尚在完善之中,稀薄清淡,器外壁施的釉部分已被高溫燒化,殘跡斑駁。 碗形亦在完善之中,稱碗亦可,稱盆亦行,並無“職能”上的明確分工。 最有意思的,是碗內折沿刻划水波紋三道,碗心刻劃弦線兩圈,圈外刻划水波紋三道,在所見傳世和出土的戰國碗中,這種有清晰紋飾的,至為罕見。
唐代的長沙窯器,在中國陶瓷史上發生了里程碑似的變革,碗自然不會徘徊在變革大門之外。
我珍藏的“櫬子好魚”蓮花紋碗(圖2),在所有的碗中獨樹一幟,釉色胎質姑且不去說他,碗內一朵盛開的褐色蓮花,花芯為褐綠兩色,褐色“櫬子好魚”四字分別書在四片花瓣上,這便使它與眾不同了。
“櫬子好魚”為真書,比許多長沙窯上的行草認真。 碗外壁雖無紋飾,但蓮為佛家聖花,宋代大理學家周敦頤說它“出污泥而不染”,有它在,已足見莊嚴風雅了。 為何書“櫬子好魚”? 有些費解。 《爾雅》中說“櫬”為梧桐,或者是木槿。 《說文解字》說“櫬”為採薪亦指棺,……倘若將碗和市井生活揉合揉合,來個直白,就說(山上砍柴的)樵夫喜歡吃(水里游著的)魚,豈不要憑添許多的生活情趣了?
唐代那些個制碗書字的匠人,諒是不會料想到,碗心繪畫書字,他們是首開先河者之一。 誠然,他書寫這樣的四個字,我們恐怕誰都不好否定,確鑿的帶著些許打趣的心思。
另一隻長沙窯簡筆花卉小碗(圖3)雖然沒有書字,但稍稍外翻的唇上有褐色作四點式點彩裝飾,外壁亦作三葉式褐彩斑裝飾,碗心繪一葉簡筆花卉。 看似草草,但彩斑的部位和形狀、彩斑的鼎足式作摟抱狀、彩斑三而不是彩斑四,則可能與傳統理念有關。 《楚辭》中說“三圭重侯,聽類神只”,這個三圭,指的是諸侯爵位中的公、侯、伯,也即國之三公,樑柱也。 又有“三辰”,《左傳》稱之為日、月、星。 古人稱之為瑞草的靈芝,它的另一名字是三芝。 還有三皇、三省、三界……三為瑞數,吉利罷了。 而從藝術裝飾的角度考慮,則是簡潔、清新的反映。 碗壁亦呈微微外侈的淺腹,一目了然。 不難看出,從裝飾和形制上審察,當是匠人們追求秀雅的又一種嘗試。
五代的醬色釉斜腹碗(圖4),不能不說是匠人們的創造性思維和審美要求相結合的產物,坦腹,口微斂,碗內著淡淡的青白色釉,碗外著醬黃色釉,不到足。 內外兩種釉色,令人眼目一新,為色釉瓷器增添了一個清新的品類。
時光奔流到宋代,瓷業的發展簡直日新月異,碗的變化自然也不小。 裝飾開始注重瑰麗、奇詭和華豔相結合,我收藏有兩隻碗,其瑰麗、其奇詭,足可以讓今天的陶瓷藝術家們好好地感嘆一回。
兔毫碗盞(圖5)是宋代建窯的作品,紫灰色胎,凝重堅致,黑褐色釉溫瑩潤亮,外壁僅口沿下施釉,旋削成小玉璧足。 極有意趣的,是器內壁從碗心呈放射狀向口沿輻射乳灰色、黃褐色絲綹般的細毛紋,宛然飄絲飛線,真就像長毛玉兔身上的絨毛,十分的輕盈柔順。 凝厚暗黑的器物,因為飄絲飛線般兔毫的緣故,陡然間便多了幾分詭秘,變得雅麗而明艷起來。 兔毫碗盞的美名,便由此而生,權貴富豪鍾愛其美妙,文人雅士讚歎其天成。
當年多才多藝的徽宗皇帝趙佶,便曾在文章裡讚歎這種殊為奇絕的紋樣“盞色貴青黑,玉毫條達者為上”。 上有所好,下必投其所好,兔毫碗盞豈有不風行之理?
吉州窯剪紙貼花碗(圖6),則另是一種風韻。 剪紙貼花碗氧化包漿熟潤,直沿斜腹小玉璧底足,古盎之氣十足。
讓人倍感新奇的,是碗的裝飾紋樣。 吉州窯碗品類繁多,紋樣裝飾尤其​​花樣翻新,樹葉紋、剪紙紋、玳瑁紋、剔釉填繪、剔釉、彩繪兔毫等等,簡直就是百花爭艷,就是今天,仍然讓人們倍感詫異。
比如剪紙貼花碗吧,外壁施以黑褐色釉,內壁施以醬黃色釉,釉上剪貼黑褐色雙鳳,繞壁飛翔,間以黑褐色寶相花。 鮮明清新,別具風情。
剪紙工藝本為民間手工藝術,曾經是許多農家婦女待字閨中時的“女紅”。 喜慶佳節,剪張有鳳來儀,剪張彩蝶穿花,剪張牡丹富貴等等的貼上門窗,既可招徠祥瑞,又濃烈了喜氣,讓人尤感親和。 這種民間的剪紙紋樣,瓷藝匠人們從百姓生活中順手拈來,讓它在碗盞上大放光彩。最有意思的是剪紙貼花碗的外壁,竟然裝飾的是黑褐色釉地點彩醬黃色玳瑁紋。 玳瑁紋亦為宋代瓷藝工匠的絕作,黑褐色釉地點彩醬黃色玳瑁紋,縹縹緲緲,有如祥雲,酷似曉霧。
匠人的匠心獨運,還在於,他在外壁的黑褐色釉地上作醬黃色點彩玳瑁紋,內壁的醬黃色釉地,則剪貼黑褐色雙鳳,色彩上的內外交錯產生了視覺上的內外反差。 這種內外壁釉色和紋飾裝點的處理,不僅相得益彰,尤其是開了陶瓷紋飾抽象藝術和寫實藝術合璧之先河,是一種創造性思維的結晶。
(文章來源:收藏快報湖南長沙廖文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