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2日 星期三

張大千的真實身份揭底:歷代畫假畫的最高手

 新浪收藏 

來源:尚誠收藏公眾號
公開出售假畫,並不避諱輿論
1968年,密歇根大學曾經舉辦過一場石濤大展,其中一位研究石濤的專家邀請張大千去看展覽,張大千走到一幅畫前,說“這張是我畫的”,走到另一幅畫前,說“這張也是我畫的”。 很多人對於假畫避之不及,但是他居然敢公開講。
一生傳奇,享譽海內外
張大千張大千
張大千是二十世紀中國畫壇中最負盛名同時又因多彩人生而極具魅力的藝術大師,在繪畫方面取得卓絕的成就。
張大千不僅是一位傑出的全能畫家,更是一位精通鑑定、善於模仿的造假高手。 不僅他的真畫價值不菲,他的仿古書畫在書畫界、鑑藏界也很有名氣,成了公開的秘密。
張大千《華山蒼龍嶺》張大千《華山蒼龍嶺》
20世紀50年代,張大千遊歷世界,獲得巨大的國際聲譽,被西方藝壇讚為“東方之筆”,又被稱為“臨摹天下名畫最多的畫家”。
不拒石濤“鐵桿粉絲”張學良的”鴻門宴”
張大千的仿畫真能瞞天過海,讓人難辨真假?
張大千仿古確實達到了以假亂真的程度。 拿他的仿古書畫來說,他是無人不彷,無畫不畫,上自魏晉南北朝,下至明清,各朝各代具有代表性的畫家的畫作,他都拿來仿之。
張大千《太魯閣》張大千《太魯閣》
他仿南宋人梁楷的《雙猿圖》瞞過了鑑定大家吳湖帆,吳將其仿品斷為自家祖上所藏而高價購進;日本最權威的繪畫類書籍《南畫大成》中所刊錄石溪《山水圖》,也是張大千與何海霞一起仿造的。 張大千的仿畫當然不止這些,至今在國內和海外不少文物收藏機構中,都還收藏有張大千仿畫。 有的已被鑑定確認是張大千所為,有的至今還未被認識。 張大千的“造假”,甚至騙倒了張學良。
張大千仿石溪《山水圖》張大千仿石溪《山水圖》
當時權傾東北,威震華北的年輕少帥張學良,也是十二分喜好石濤的作品,常常耗費巨資,想方設法搜羅石濤的作品。 沒想到的是費盡心力搜羅來的藏品,既然會有不少贗品,而且多出自一個青年畫家之手,上了當的張學良不僅沒有震怒,反而對張大千這個人大感興趣起來,想見識見識這位以假亂真的同齡人,張大千隻比張學良大了兩歲。
張大千造假在先,有了把柄在張學良手裡,怕張學良算假石濤畫的這筆舊賬。 家人朋友都為張大千擰了把汗,勸他不要去赴宴,怕是一場“鴻門宴”,但是張大千還是去了,還囑告家人,若逾時不歸,託人打聽關照等等。 但中國現代史上兩位身世經歷,禀賦才能截然不同的文武奇才,因此而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假畫戲弄房地產商,導致石濤堂“崩盤”
上海地皮大王程霖生家資巨富,然其對石濤的山水畫收藏情有獨鍾。
張大千到了程府,見那裡重樓疊閣、畫棟雕樑,心想早就听說程霖生為富不仁,非要這位“地皮大王”吐點血不可。
他極力附和程霖生專門收藏石濤的作品,聲稱如此一來,程的收藏就可以獨步天下,“海內一人矣”。 程霖生果然心動,但環顧一下四壁,不覺有些悵然,心想此廳軒敞,必得一巨幅中堂才能襯得出富可敵國的氣派。 張大千如何不明白他的心思,回家後即閉門作畫,偽造了一幅二丈四尺長的巨幅中堂,署款“石濤”,做舊之後交於一位專賣古董書畫的掮客上程府兜售,並一再告誡:“少5000銀元不賣。”
仿石濤山水仿石濤山水
掮客依計而行,程霖生果然上鉤,見畫後大喜道:“我不還你的價,五千就五千。不過,我要請張大千來看過,他說是真的,我才買。 ”即派汽車把張大千接來,哪知張大千一看,脫口說出二字:“假的!”
掮客既懊喪又窩火,不知張為什麼要開這種莫名其妙的玩笑;捲起了畫,怒氣沖沖地趕到張家。 張大千笑著告訴他:“你過兩天再去看程霖先生,就說這幅畫張大千買去了。”掮客愣了一下,旋即恍然大悟。
過了幾天,掮客空著手去拜訪“地皮大王”,做出抱歉而又無可奈何,外加掩飾不住的得意神情。程霖生看他這副樣子,頗為討厭:“你來幹什麼?”“沒有什麼。我不過來告訴程老闆,那張石濤的大中堂,張大千買去了。”“張大千買去了!真的? ”“我何必騙程老闆。”“你賣給他多少錢?”“四千五。”程霖生十分惱怒,想了一下說:“你想法子去弄回來,我加一倍,出九千大洋買你的。”
過了幾天,掮客來回話說,張大千表示,並非有意奪人所好,一時看走了眼,後來再細看石濤的其他作品,山跟樹原有那種畫法,可見確係真跡。 但如果在程面前改口,倒像串通了騙人似的。 為了對掮客表示歉意,所以他自己買了。
聽了這番解釋,程霖生略為消氣,但對二丈四尺的石濤山水,嚮往之心更切:“那麼,他賣不賣呢?”“當然賣。”“要多少?”“程老闆已經出過九千,高抬貴手,再加一千,湊成整數。”掮客接著說:“我沒告訴他是程老闆要買,恐怕他獅子大張口。”“好!一萬就一萬。”
仿石濤山水仿石濤山水
但程霖生對這段過節,到底是耿耿於懷。
他建造的“石濤堂”,始終對號稱“石濤再世”的張大千閉門不納。 不過,他可以不讓張大千踏進“石濤堂”一步,卻無法阻止張大千手製的贗品入駐“石濤堂”。 “石濤堂”最盛時收藏了300多幅款署“石濤”的作品,很多是拜張大千所“賜”。
張大千曾經在私下里講,揭開那些畫作的表層紙頁,十之六七有他張大千的花押。 在張大千綿綿不絕的贗品攻勢下,程霖生“石濤堂”裡僅有的十分之三的真跡,也在他事敗之後,盡歸張大千所有。
張的好友王季遷曾問張大千,為什麼要賣假畫給人家。
大千說↓↓↓
(本文由“尚誠收藏”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