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4日 星期二

何谓“三千功圆”、“八百果满”?

 道教元始
“三千功”“八百果”易修乎?如何修之?恒心于道者易;无恒心于道者难。修道之人,立身行道,舍财培德,视善若宝。与世无争,与人无较。宁静澹泊,长养正气。
勿躁勿暴,勿骄勿佞、勿固勿必、勿我勿执。行住坐卧时时刻刻不离中道,慎独己身处于尘世,效莲花之超然清香,脱俗无染,颠沛如是,造次亦复如是,则成道不难也。
三千功之“功”者,“三清功”之谓也。“精一清功”,名“玉清”;“气一清功”名“上清”;“神一清功”名“太清”。精、气、神三千三清,纵横自在,逍遥三界之外。
八百果之“果”者,成仁之端也。仁者人也,仁中有人,人中有仁,二人为仁,阴阳合壁,日月合明,回光反照之谓也。
三千功八百果者,非指数目而言,现今修子往往障于文字,只在三千条功,八百个果上面打转,此乃执着文字相,不解其内涵实相。
三千者,三千大千世界也,三界也,三曹也。所谓德配天下,道贯古今者,即是指此三千功也,其意义乃指无住相布施行无量功德,广被苍生,其功德充满三千大千世界,无远弗届,无微不入。
或有人怀疑人生在世不过百岁光阴,就算时时刻刻都在行功立德,所累积之功德,亦不可能如此之多,那么修子必待何日达于功德圆满?
此乃执着有数之功德也。“功德无量,无量功德”,即是在教导吾人功德不可以数计,不可以量取。要之在于良心之恢复,良知之显露,良能之彻行也。
故曰:“精一清功”、“气一清功”、“神一清功”、精、气、神若皆归一,则曰三花聚顶。精一又名“玉清”,气一又名“上清”,神一又名“太清”。
此三清者,乃超出三界之外,脱离气数所拘,故仙佛劝人修功立德,皆以此三千功为最高目标也。以下略述精一、气一、神一之究竟意义及持行方法﹗
一、精一-精一者,炼精令精归一也。一者,道也;道者,理也。精是何物?遍阅经典各有说辞,每每令修士无所适从。
精者,七情六欲也,故炼精就在调伏七情六欲归于真理正道。生命若无情欲,则无以绵延不息,有云:“断情者,不可传之正道”,故炼精之目的,并非在强迫修子断绝情欲,而是要适当调节情欲合于中和。
中和者,一也。有云:“道在日常生活之中”,故炼精并非专指静坐调息,吐纳方可为之;而是二六时中,起心动念皆在炼精也。
凡是起心动念皆会有情欲之发动,儒有四正,四非之说,克己复礼之言,皆是炼精之修持也;佛之五戒,道之清心寡欲,亦皆有异曲同工之妙。炼精之入手方法,人言人殊各有不同,但其目的都是在引导灵性、情欲之合道也。只要修子能于内心情欲隐显之间,皆导之于合理,则炼精归一也。此境如白璧无瑕,故曰“玉清”也。
二、气一-气一之理亦然,气者乃指人之情感、情绪也。炼气之目的,在使情感、情绪调节而达中和。阴阳如环,互为根本,一动一静永永绵绵。
大自然之风、雷、雨、霜、雾、露、冰,及人之喜、怒、哀、乐、悲、恐、虑、忧皆是此气之变化也。
“风调雨顺”即天气之合道也,天气若离道,则天灾地变生矣﹗究其原因该雨时节而不雨;应晴之时不晴,天气发之失节故也。修子由上可悟,情感之收发调节合于适当者,必定心清气和,渐至清静经所云:“常应常静”之炼气归一境界也。因轻者“上”升,故气一清功曰“上清”也。
三、神一-神一者,修慧而达正觉也。神,简言之,慧也。佛云:菩提、般若;儒曰:天命之性;现代人曰:理智是也。此理智人人俱有,个个不无,无形无象,时隐时显。若能发觉其存在,即是“明心”;若将之显露无遗,即是“见性”。修道修心,修心在于培养理性,故云:修心养性。炼神者即此之谓也。
彻底参悟炼精、炼气、炼神之实义,而于日常生活当中,毫无牵强,自自然然炼之,则行住坐卧皆是禅也。
八百果者亦非指数目而言,乃假借之意,实指内果达于圆满之境,亦即乾坤定位,八卦归正也。修子之心不能念念合道,自然卦爻颠倒;反之,必结八卦之果。
又八卦若欲归正,必需达于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神爱世人之心境。否则稍有执功执德,自然正果难结。故能修至八百果满者,皆是立有大愿,无相布施之人。
但内果不离外功,外功不离内果,相辅相成,内外如一,方能真正达于至善之境,依上述之理行之,日久功深,三千功满,八百果圆,则脱出三界之约束,出入三界而逍遙自在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