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3日 星期四

泰山刻石見證秦朝輝煌開啟泰山碑刻先河

 新浪收藏

秦“泰山刻石”,原矗立於泰山之巔玉皇頂南沿之下約7米碑亭處,是“五嶽之首”泰山最早的刻石,系公元前219年秦始皇東巡封禪泰山時首刻。 《岱史》記曰:“秦雖無道,其所立有絕人者,其文字、書法世莫能及。”毀中有譽,一語中的。
“泰山刻石”又名《封泰山碑》、《李斯篆碑》,四面環刻,廣狹不等,石高四尺九寸、橫一尺四寸,分前後兩個部分:前半部分計三面,為始皇詔,全文144字,內容頌揚秦始皇統一天下的功績和治理國家的願景;後半部分佔一面,為公元前209年秦二世胡亥即位第一年出巡時加刻詔書,共78字,同為紀功歌頌始皇盛德。 其事及辭在《史記·秦始皇本紀》中有較詳記載。
漢代至隋唐,泰山刻石鮮有提及,宋代以後為人注目,歐陽修《集古錄》、趙明誠《金石錄》、劉跂《秦篆·譜序》等皆有著錄。 據清道光年間《泰安縣志》記述,北宋大觀二年(1108年),刻石猶在岱頂,可辨識者凡146字。 明嘉靖時,移置於碧霞元君祠西牆外玉女池旁,但已只有後半部分4行29字。 清雍正後,刻石或毀於火,或坍於牆,或失於盜,飽經滄桑,屢遭劫難,最後僅存殘石2塊共10字,嵌置在岱廟東御座內,現為國家一級文物。
傳世泰山刻石拓本中,年代最久、存字最多、最為著名的是明代無錫安國所藏北宋拓本,一冊165字,一冊53字,各縱27.8厘米、橫14.3厘米,20世紀30年代流入日本,今藏於東京台東區書道博物館。 國內以清聶劍光摹刻29字明拓本(尾有清同治年間龔易圖跋、鄧其鑣跋、匡源跋)、徐宗幹摹刻29字舊拓本,以及10字拓本較為常見。
泰山刻石相傳為秦朝政治家、文學家和書法家李斯撰文並書丹,是小篆惟一的傳世真跡。 李斯時任丞相,先後隨秦始皇、二世胡亥東巡登臨泰山。 刻石上承甲骨金文、圓石鼓文遺韻,下開漢隸唐楷先河,峻拔古厚,骨力豐沛,雍容淵雅,其雄奇威嚴之神采、山嶽廟堂之氣象,為秦篆正宗,是中國古文字的最後階段,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 刻石整體渾厚嚴謹,強勁平穩,骨肉勻稱;結構上緊下松,左右對稱,橫密縱疏;字形體態狹長,圓方兼顧,莊嚴規則;線條勁如屈鐵,似錐畫沙,飛動流走;行筆藏頭護尾,橫勢穩健,縱勢豪逸,大小粗細相仿,氣魄宏大。 與先秦書法相比,泰山刻石雖法度謹嚴,但漸去繁雜交錯的形式,變為簡化而有規律,轉折流利,突出了圓筆曲線之美、裝飾之美,篆書至此,臻於完全成熟。 恰如唐張懷瓘《書斷》所譽:“傳國之偉寶,百代之法式”;“畫如鐵石,字若飛動”;“其勢飛騰,其形端儼”;“作楷書之祖,為不易之法”。
歷代對泰山刻石評價極高。 唐李嗣真讚之:“秦相刻銘,爛若舒錦。”宋劉跂稱其:“李斯小篆,古今所師。”魯迅認為:“質而能壯,實漢晉碑銘所從出也。 ”石不能言最可人。 泰山刻石見證了秦朝的鼎盛輝煌,開啟了泰山碑刻的先河,是泰山碑刻藝術的不二翹楚。 (周惠斌)
(來源:中國商網—中國商報收藏拍賣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