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4日 星期二

唐寅《悟陽子養性圖》繁中有簡

(原標題:繁中有簡近精遠率——唐寅《悟陽子養性圖》賞析)
“日暮依蘭歌白苧,不知天壤有塵寰。”明代畫家、“吳門四大家”之一唐寅在《松山高閒圖》上的題畫詩,移用在他刻畫寓居蘇州修身養性、優游林泉的隱士顧謐形象的《悟陽子養性圖》中,有異曲同工之妙。
紙本水墨《悟陽子養性圖》(見圖),縱28.8厘米,橫103.5厘米,現藏於遼寧省博物館。 全圖紀實寫生,純用水墨,左實右虛,開闔有度,畫面經營,如人屋處置、樹木偃仰、水石錯落等,別具匠心,為明代盛行的“別號圖”中的精品。 顧謐(約1456—1525),字大寧,號悟陽子,進士及第,工部主事,後任刑部郎中,為官二十年秉公執法,清正廉潔,因開罪權貴,50歲時提前致仕還鄉。 顧謐在蘇州享有名望,與唐寅、文徵明等文人墨客性情相契而成摯友,交情彌篤。
《悟陽子養性圖》圖左筆墨密集,為畫面的視覺中心,近景拳石淺坡用細筆長皴,輔以短砍、方折、圓轉等筆法,微作暈染,工勁中兼細秀圓潤之象。 中景老樹虯曲,枝葉蒼茂,主乾和枝幹均呈S形長曲迴轉,近樹墨濃,遠樹輕盈,以空勾夾葉,成龍翔鳳翥之勢,穿插有致,用墨勾皴,明暗清晰,小斧劈皴綿密厚重,線條細勁如篆籀,密而不窒,雜而不亂,烘托出山野幽曠恬靜的氛圍。 茅屋結構清晰,透視感強,一老者(顧謐)悠閒自在,端坐蒲團之上,刻畫精微,體態端莊——人物頭戴方巾,身著寬袍,衣紋粗簡,雙手抱膝,神態深沉,勢態清高,仰望天空,昂首觀景,似歌似嘯,若有所思,飄然欲仙,真與幻、現實與想像、內容與形式融而為一所構成的富有幻想色彩的畫意呼之欲出。 室內壁無一物,唯有一桌,上陳香爐及文房用具。 於此展現了文人逸士不圖名利、超然物外、忘情山水、寄託高遠、嚮往恬淡曠達隱居生活的精神狀態和理想,反映出高人雅士急流引退、遁世獨處的情懷和主題,而這正是畫家思想感情的率真流露。 茅屋背後則樹木掩隱,小溪環繞,石橋橫臥,古韻無窮。
圖右開闊如鏡的湖水將畫面幽深靜謐的意境徐徐展開,淡淡數筆渲染,展現出煙波浩渺的蒼穹與湖水,但見層層雲氣接連天際,大片留白,坦蕩空曠,筆簡意遠,由絢爛歸於平淡,給人以疏朗之感及無盡的聯想。 畫尾作者自題“蘇台唐寅”行書款,鈐“唐伯虎”朱文方印,畫首下角鈐“南京解元”朱文長印。 另,卷後有文徵明行書《悟陽子詩敘》凡570字,稱許顧謐解官後養息超脫、悟得真性的高潔品質,文辭優美流暢,書法端秀挺健,體勢蒼勁流利,與畫作珠聯璧合。
明代王世貞評唐寅繪畫“秀潤縝密而有韻度”,這在《悟陽子養性圖》中可得到形象的詮釋。 整幅作品融宋代院體技巧與元人筆墨韻味為一體,呈現出勁峭而又不失秀雅的品貌風骨。 構圖簡約清朗,以高遠法表現“連江疊岩不窮”的江南景緻,盡顯南宋山水畫一角倚重一角留空(白)的特點。 畫面層次分明,疏密有致,用筆清雋,纖而不弱,力而有韻,寓有剛柔相濟之美。 墨色淋漓多變,和澤有神;意境平淡朗逸,清雅幽麗;超凡脫俗,書卷之氣撲人眉宇,堪稱唐寅靈腕妙品、悉力之作。 此卷曾經李肇亨、梁清標收藏,後入清內府,為《石渠寶笈續編》著錄。
(文章來源:收藏快報上海周惠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