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4日 星期二

從玉帶鉤談古代服飾的演變發展與鑑定


明白玉帶鉤明白玉帶鉤春秋青銅鎏金鑲玉帶鉤春秋青銅鎏金鑲玉帶鉤
帶鉤,即掛鉤,又稱“犀比”。 系古代人們用於服飾中掛鉤的器物,類似今天我們的皮帶卡,材質種類繁多,有銅、金、銀、玉、石等。 它是由鉤首、鉤身和鉤鈕三部分組成。 鉤首用於鉤連,鉤鈕則起固定作用,形制也是異彩紛呈:鉤首有龍首、螭首、馬首、禽首等;鉤身有長條形、S形、方扁形、曲棒形、琵琶形等;鉤鈕有圓形、方形、餅形、橢圓形。
帶鉤的發展歷史悠久,起源於新石器時代晚期,秦漢以後廣為流行,《詩經·曹風》中有“淑人君子,其帶伊絲”的記載,《淮南子·說林訓》中也提到了“滿堂之坐,視鉤各異”。 文獻上曾記有一則有關帶鉤的故事:傳說春秋時齊國管仲追趕齊桓公,拔箭向齊桓公射去,正好射中桓公的帶鉤。 桓公裝死躲過了這場災難,後​​成為齊國國君。 他知管仲有才能,不記前仇,重用管仲,終於完成霸業,此事傳為千古佳話。
另據近年來田野考古發掘資料表明:早在四千多年前的良諸文化遺址中就已出土過少量的玉帶鉤,山東蓬萊、河南洛陽、陝西寶雞、湖南湘鄉等地墓葬也出土銅帶鉤;山東臨淄郎家莊1號春秋墓和陝西鳳翔高莊10號春秋墓出土金帶鉤以及河南固始侯古堆春秋墓出土玉帶鉤。 特別是玉帶鉤啟用更早,它的發展更為有序可循。
從新石器時代晚期良諸文化開始,歷經春秋戰國、秦漢,唐宋玉帶鉤仍有漢代遺風,至元、明、清特別是在清代,玉帶鉤玉質選材講究,注重紋飾,精雕細刻,玲瓏別緻的巧奪天工之作,大量出現。
帶鉤本質就是現今的鈕扣,它是我國服飾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它作為服裝上不可缺少的配件。 隨著服飾的演變也隨之相應而發展,對推動人類服飾的改革,發展都發揮過重大作用。我國鈕扣不僅歷史悠久,而且有著豐富的文化內涵。 同時還表現出它的材質美、造型美、裝飾美,在服裝上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體現了服飾文化獨特風格與魅力,故有人把鈕扣比作人體包裝的眼睛,真可謂一語中的。
如何來鑑別玉帶鉤? 那就得從我國歷代玉帶鉤的發展特徵說起,因為從早期開始,玉帶鉤的形制和紋飾均有個從簡單到復雜、從素面到紋飾、從粗糙到精緻的發展過程。 如新石器時代良諸文化出土的玉帶鉤,短而寬,正面呈長方形,兩端下卷,一端兩側對鑽而成的圓孔,另一端捲成彎鉤形,素面,為我國玉帶鉤的初始狀態。
至春秋戰國,玉帶鉤形制有所發展,這時的玉帶鉤已具備有鉤首、鉤身、鉤鈕三個部分的結構,而且因為這時衣著形制發生重大變化,開始出現上衣、下裳聯為一體的穿著。 這種服裝製度的改革,給帶鉤的使用與流行帶來了契機。 秦漢時期的玉帶鉤,製作開始講究,刀法簡樸大氣、琢磨精而細膩,紋飾開始多變,鉤首頸部漸細長,鉤身寬而略薄,鈕端多呈扁平狀的橢圓形,鉤首著力突出禽鳥或獸的動態美感,同時出現淺浮雕卷雲紋,鉤身出現琵琶形。
唐宋時期玉帶鉤,早期仍帶有漢代遺風,鉤首開始出現禽鳥形、獸面形,但紋飾簡練,多淺浮雕,鉤鈕多矮圓餅形。
至元代玉帶鉤,鉤首多為淺浮雕龍紋、花卉紋,而且龍紋鉤首多瘦長、扁薄,龍面額平整,鉤體多雕有螭紋、荷蓮紋及花卉紋等,鉤體略大,鉤鈕多貼體背,鈕端多扁圓形。
明代玉帶鉤較元代複雜,流行龍紋鉤首,龍頭短寬而激昂,嘴張開,大眼凸現,給人以凶悍威猛之感。 直到清代,玉帶鉤開始由實用器向玩賞品轉變。 這時注重選料精良,玉質皆上乘,數量繁多,採用浮雕、透雕等技法,精益求精,鉤身紋飾多樣,構圖精美,成為清代玉帶鉤總體特徵。 這時除龍首外,還有獸首、禽首等等,其紋飾更是豐富多姿,大量融入了反映人們渴望的紋飾。
(文章來源:收藏快報安徽望江宋康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