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3日 星期六

書畫裝裱中的揭二層作偽


圖片資料 圖片資料
錢一文
「作偽」或許已成為當今社會熱詞,相比於近期出現的「流水線」「造假」學術負面現象,我所要分析的「揭二層」是一個獨特的現象.
一方面,「揭二層」即作偽者直接拿原作「開刀」;另一方面,並不是所有的作品都宜「揭二層」,這需要一定的先決條件紙張的厚薄、用墨的濃淡;其三,並不是所有的作假者都可以實施「揭二層」,不似「臨」、「摹」、「仿」等手段,它需要「合作」.
「揭二層」,也叫「魂子」,因其是畫心二層,是命紙中的靈魂.也叫「混子」,是以假亂真的意思.鑑定中稱此為「揭二層」.
但由於條件所限,所以這類作品並不多見.在此,並非所有的書畫作品都可以進行「揭二層」.如圖1、圖2(為王福廠一副對聯的「揭二層」.王福 廠,字維季,號福廠,現代著名書法家、金石家.浙江杭州人.名褆(讀tí),初名壽祺,七十歲後自號持默老人.清末與丁仁等創設西泠印社(微博).新中國 成立後為中國畫院畫師.著有《王福庵書說文部目》等,並集各家刻印輯為《福庵藏印》.)為原一副對聯的「二層」,在這一副對聯的兩張紙中卻出現了一張夾宣 紙和一張單宣紙通過「揭二層」,分別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效果. 所以,通過理論和實踐經驗的總結說明,厚薄不同的宣紙的作品,「揭二層」的最終結果是不同的,嚴重的會損壞原作.因此,對「揭二層」的書畫作品要進行實體 分析、研究,最後才做出決定.
「揭二層」的先決條件.其一,作品使用宣紙的厚薄.明清以來,由於花鳥畫迅速發展,多用粗筆濃墨大寫意畫法,需要用到厚紙即「夾宣紙」,如徐悲 鴻就曾用夾宣紙畫馬、畫貓.這種紙有兩層,優點是吃墨多,滲透性強.而作偽者就是利用這一點,當作畫後底層會留下比較清晰的形象,托裱時濕透水可以揭開, 也就是把書畫真跡的字心、畫心的表層與命紙揭離.一般上層清晰,下層墨色較淡,作偽者就對照上一層的書畫的畫意,在下層紙上做一些局部補筆,填墨和加色, 然後加蓋印章,裝裱起來,冒充真跡.裝裱師朱師傅說:「揭二層中的印章無法滲透到第二層.仿印章可以利用高科技做到一模一樣.舊字畫用的老印泥現在仍存 在.」其二,原作者的用墨濃淡.而作品用墨的濃淡可呈現「二層」的效果.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對墨的用法多為隨性,因此,生平偏向使用濃墨渲染的作品則成為 「揭二層」的受害者.
古舊作品可不可以揭兩層,首先看它的材質宣紙,一些老紙很有可能用來揭二層,民國時期的作假盛行多是與「揭二層」聯繫在一起.其次,就要看作者的用筆用墨,如果用筆濃厚,力透紙背則容易揭裱;如果作者用墨較淡一般就無法揭裱.
中國書畫作品中出現的眾多作偽的手段,同時還借助現代科技的發展而愈演愈烈,這令藝術家本人、欣賞者的積極性受到極大的打擊.我認為尊重藝術品 是對自己及他人的一種肯定和定位.因此,在欣賞書畫作品時,我們不但需要一定的藝術審美能力,同時還需要一定的人生閱歷以及對生命、生活的感悟.


來源:新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