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5日 星期一

揭開字畫收藏的重重黑幕


莞城運河路,畫廊招牌林立.南都記者方光明攝 莞城運河路,畫廊招牌林立.南都記者方光明攝 杜滋齡美術館,門頭燈箱招牌上“杜滋齡”三字已被人為扯爛,店內搬得空空如也.南都記者徐盛偉攝 杜滋齡美術館,門頭燈箱招牌上「杜滋齡」三字已被人為扯爛,店內搬得空空如也.南都記者徐盛偉攝
在東莞建設文化新城的宏觀時代背景下,民間字畫收藏熱潮湧動,莞城運河路兩岸的畫廊生意興旺,星級酒店舉行的字畫拍賣會接二連三.但在這表面的 「風光」背後,卻潛藏著刺耳的不和諧音.假畫橫行,爾虞我詐,出賣交情牟取私利,凡此種種,字畫交易一度被形容為「亂象叢生、無法無天」.
 藏品花費30萬實際價值3萬
「你看我這一屋的字畫,前後花費超過30萬元,實際價值能有3萬元已經不錯了.」在東莞辦廠的大林(化名)說,這個行業水太深,只當交學費了.
大林十多年前到東莞打工,如今已是一家年產值數千萬元的私營企業的老闆.像許多成功的企業家一樣,大林將收藏字畫作為自己的一大業餘愛好.作為藝術品的「門外漢」,只有初中學歷的大林難免要走一些彎路.
「剛開始有老鄉拉著我去參加酒店的字畫拍賣,看著別人舉牌,自己按捺不住就跟著拍.」大林說,第一次參加拍賣,根本對字畫一竅不通,旁邊的老鄉就不斷攛掇說「這張好,那張有收藏價值」,就這樣稀里糊塗買了2萬多元的畫.
後來,身邊的朋友知道大林喜歡字畫,就時常介紹一些來東莞辦展的畫家給他認識.出於對朋友的信任,大林總是會熱情地請這些畫家吃飯喝酒,然後再買上對方的幾幅畫.
一次,有老鄉帶來了一幅北京某知名畫家的奔馬圖給大林看.老鄉說這幅畫是朋友委託他賣的,市場價至少要8萬元,因等錢用,打算2萬元出手.出於對老鄉的信任,大林很爽快地買下了這幅畫.
 多是朋友老鄉介紹買的
幾年間,大林在書畫收藏方面的花費已經超過30萬元.但不久前,一位收藏家朋友到大林家裡做客,給他兜頭潑了一盆涼水,「他說我這些畫90%是垃圾,基本上沒有收藏價值,就連那幅2萬元的奔馬圖也是假畫.開始我還不信,又找兩個專門從事字畫鑑定的朋友看過才死心.」
大林說,這些畫多數都是聽信朋友、老鄉的話買下的,「我不怪他們,可能他們也是被人忽悠了.」
交過「學費」後,大林對字畫收藏有了全新的認識.現在,他只通過正規的畫展或找畫家本人買進作品,而且拿到畫時還要同畫家合個影才放心.
 行業亂象
  小畫廊裡印刷品真國畫混雜
在莞城運河路兩岸約4公里的路段內,分佈著大大小小30餘間畫廊.這些畫廊大多設於陳舊的民房或街鋪內,經營面積有限.但就是這些陰暗狹窄的小店,每天都有大量來路不明的字畫流向千家萬戶.
高仿印刷畫開價980元
上週,南都記者在運河路大×畫廊看到,一幅署名為胡桂林的《灕江風景》國畫掛在店中的醒目位置.胡桂林是廣西美協會員,以擅畫灕江山水聞名.這幅長約1.6米的國畫已經裱好裝框,店員開價卻僅為1300元,而且可以優惠到1000元.
見記者質疑,該店員又從櫃子裡找出胡桂林的作品畫冊,翻到印有《灕江風景》的頁面說,「你看看,就是書上這幅畫.」記者仔細對比發現,兩張畫儘管構圖比較相似,但前景的竹林、人物的位置還是有不少差異,而且畫幅右上角同一款印章形狀有明顯區別.
記者問胡桂林的畫為什麼賣得這麼便宜?店員稱「這是我們老闆早年從畫家那裡收來的,所以價格有優勢」.而據事後記者向代理胡桂林作品的桂林陽朔 金洋書畫苑諮詢,當前他的畫作潤格(編者注:舊指為人作詩、作畫等所定的報酬標準)已達到3000元/平方尺.按此潤格標準,這幅畫正常價格至少要 14000元.
在同一家店面,一幅裱好裝框的《源遠流長》山水畫開價980元.但細看之下,畫面上的線條、輪廓較為模糊,顏色也很奇怪.店員笑稱,「看你是內行,這幅畫其實是高仿印刷的」.)
小店也接名畫家訂單
在另一家名為「×林」的畫廊,店中凌亂陳列著一些裝飾用的國畫、油畫,標價在數百元至上千元不等.記者詢問有無當代名家的作品,店主取出一本廣東某知名畫家的畫冊,稱「這個畫家是我遠房舅舅,你要什麼畫我可以幫你搞」.
記者問佣金怎麼算,店主說,「按作品的價格收10%即可」.記者提出預訂一幅四尺的山水畫,店主在計算器上按了半天,說「訂這樣一幅畫要7萬多元,佣金7000元.」記者表示嫌貴,作勢要離開.店主急忙說「價格好商量」.
但當記者要求見到畫家本人再訂畫時,店主則表示「畫家不會見外人的,只有通過我們才行」.記者詢問店主是否有該畫家的授權或委託證明,他卻拿不出來,只一再聲稱是該畫家的親戚.
 星級酒店拍賣「地攤貨」兩三百也有利潤
一幅號稱中國美協會員、當代知名畫家的作品,拍賣價只需兩三百元即可入手,這種「好事」最近在東莞越來越多了.
 號稱名家作品大多數百元成交
兩週前,莞城某私人畫廊在東莞一星級酒店舉行了一場所謂的慈善公益字畫拍賣會.主辦方事先提供的拍品資料顯示,300件拍品多為年齡在 50-70歲之間的中國以及地方美協會員的作品,以及部分朝鮮畫家作品.值得注意的是,這批作品普遍被主辦方估價至8000-10000元,部分拍品甚至 估價30000-80000元.而在拍賣過程中,兼職拍賣師也多次向來賓宣稱,這批畫家普遍的潤格應該在每平尺數千元.
在持續四個多小時的拍賣過程中,儘管有部分字畫作品標註為「2000元起拍」,但最終也都是無底價拍賣,大多數拍品因而也僅以數百元價位成交.當晚拍賣所得共14萬元,主辦方現場將其中的2萬元捐給了貧困學生.
「一幅裱工精細的四尺國畫,而且號稱名家的作品,兩三百元就賣出去了,這怎麼可能?」據參與當晚拍賣會的畫廊經營者劉先生介紹,如果從專業的角 度看,這些拍品除部分出自專業畫家之手外,多數都是不入流的「地攤貨」.別看是在星級酒店搞拍賣,其實一幅畫的批發價頂多也就幾十元.即使「拍」到兩三百 元,對方還是有得賺的.
東莞資深藏家李先生認為,企業做公益慈善本無可厚非,但如果打著這個鮮亮的旗號而實為牟取不正當收益,那就要另當別論了.
 舉牌托市背上良心債
既然是「拍賣」,頻頻舉牌者中又有幾個是真正的買家?
「這種幫著騙子蒙老鄉、朋友的事情我再也不干了,良心上過不去.」一位不願具名的報料人向記者透露,他以前曾多次參與莞城某畫廊在酒店舉行的字 畫拍賣活動,對方承諾每次成交後給他20%至30%的分成.為了這點利益,他利用自己在東莞多年的人脈關係,積極召集老鄉、朋友到現場參與拍賣.
他說,這種活動每次也能召集到三五十人到場,由於多數人都是辦企業的,有一定消費能力,大家看在自己面子上或多或少會買幾幅回去,一場活動下來能賣出幾萬元的字畫.
「一幅畫拍賣價格能不能上去,很大程度上要看有沒有人托市.」他表示,在該畫廊老闆的授意下,他每次都會叫上幾個「生面孔」坐在前排,負責頻繁 舉牌,把普通拍品的價格抬上去.如果是真正有價值的拍品,而且參拍者叫價沒有達到理想價位,客串拍賣師的畫廊老闆就會用眼神示意「生面孔」繼續舉牌,直到 沒人再跟為止.)
該報料人說,許多參拍者只知道傻呵呵跟著舉牌,殊不知跟自己較勁的正是雇來的「托」,結果花費一兩千元的價錢買到的只不過是只值數十元的「行 畫」.「幾次活動之後,有的老鄉意識到上了當,雖然嘴上沒對我說什麼難聽話,但我已經是背上良心債了.我以後也不可能再跟這種書畫騙子來往了.」他不無懊 悔地說.
  私下拍賣涉嫌偷漏稅
近兩年,南都記者曾參與過數場私人畫廊在酒店舉行的字畫拍賣活動.無一例外的是,成交後主辦方只向買家提供收據而拒絕開具發票.
東莞市地稅局納稅人服務中心在接受記者諮詢時表示,畫廊舉辦的字畫拍賣須按章繳納增值稅和個人所得稅,如果未向稅務部門申報屬於偷稅行為.
國家稅務總局2007年下發的《關於加強和規範個人取得拍賣收入徵收個人所得稅有關問題的通知》明確規定,個人拍賣除原稿及複印件外的其他財 產,應以其轉讓收入額減除財產原值和合理費用後的餘額為應納稅所得額,按照「財產轉讓所得」項目適用20%稅率繳納個人所得稅.比如一幅畫畫廊以5萬元買 入,以10萬元拍出,從而產生了5萬元的投資收入,對於這5萬元要徵收20%的個人所得稅,即1萬元.
 邀名家辦展辦展為名騙畫為實
朱先生是山西知名山水畫家,今年年初,他受東莞莞城某畫廊之邀,與兄長一道來東莞舉辦聯展.在為期三天的展期中,二人沒有賣出一幅畫,但仍按約定向畫廊提供了十餘幅作品沖抵辦展佣金.
「我們長期在內地創作,沒有與私人畫廊合作的經驗,這次出來只當是一次嘗試吧.」朱先生事後向南都記者表示,該畫廊是通過媒體報導找到他們兄弟 二人,答應承擔往返機票和辦展期間的食宿開支,邀請他們到東莞辦展.交換條件是現場售出作品按比例分成,展期結束後還要留下幾幅畫作.
知情人告訴記者,兩位畫家在莞辦展期間,該畫廊老闆安排他們住的是街頭小旅館,用餐則是陜西麵館,展期結束後甚至連餞行酒也沒請,而是直接讓工作人員把打包好的畫作送上車了事.
朱先生說,這次來莞讓他看透了行業的一些內幕,畫廊所謂的邀請辦展動機並不是想像中那麼單純.慶幸的是,該畫廊老闆「並不識貨」,兄弟二人自認為比較好的畫作沒有被其挑走.
知名畫家、嘉興畫院院長凌大綸告訴記者,當前字畫交易市場誠信度太低,經常有身邊的朋友遇到被私人畫廊惡意騙畫的情況,有的是畫賣出去之後,被 畫廊長期拖款,陷入三角債的漩渦中.所以,畫家跟畫廊合作,一定要選擇誠信正直的經營者,即使沒有成交,畫家也能理解,畢竟對方也付出了成本.「我本人一 向比較謹慎,只同熟人、朋友圈子裡的畫廊合作.」凌大綸表示.)
對話行家
金秋陳設·明家畫廊總經理余秋兵:
「地攤擺到酒店也還是地攤」
字畫交易魚龍混雜,亂象叢生.收藏家該選擇什麼樣的渠道買進?什麼樣的畫作才有升值空間?為此,南都記者對東莞資深字畫經營者余秋兵進行了專訪.
 靠出賣信任賺錢走不遠
南都:近兩年,一些私人畫廊頻頻在星級酒店舉行字畫拍賣活動,通過這種途徑買進字畫是否靠譜?
余秋兵:正規的字畫拍賣一般都有預展期,作品的起拍價、作者信息等都要明確標示出來,供意向買家參考、比對.東莞的一些私人畫廊搞的字畫拍賣活 動我去看過,根本就不正規.主辦方一般是靠老鄉、朋友關係拉人過來,現場拍、現場賣,買家沒有時間去研究畫作的真偽.這種拍賣方式是當前假畫流通的主渠道 之一,就是靠出賣熟人間的信任來賺錢,注定走不遠.
南都:在拍賣現場,一幅裝裱好的畫兩三百元就賣,成本恐怕都不止這個價吧?
余秋兵:這個價位的畫基本上都是毫無收藏價值的垃圾,進價一、二十元的都有.你以為裱畫很貴?現在機器裱畫的成本低得很!這種所謂的拍賣跟地攤叫賣沒什麼區別,地攤擺到了星級酒店也還是地攤.
到私人畫廊買畫要慎之又慎
南都:如果從投資的角度收藏字畫,你有什麼建議?
余秋兵:找「潛力股」畫家,用閒錢投資.但挖掘有潛力的畫家是需要智慧的,難點在於看不準、耐不住寂寞.字畫收藏前期要佔用大筆資金,今天買、 明天賣不會有太大差價.要長線持有,沒有雄厚的經濟基礎支撐是不行的.可以根據自己的資金狀況,選擇若干個「潛力股」畫家,大量吃進其有代表性的作品.以 5年為一個週期,讓時間去考驗「眼光」,只要自己手上作品的價錢上升比畫家本人慢,市場機會就來了.
南都:如何避免買到假畫或沒有價值的「行畫」?
余秋兵:現在國內一些拍賣會上也經常會出現贗品,一些畫廊老闆更是公然銷售假畫、高仿畫.隨著造假手段越來越高明,不法經營者甚至連畫作的證 書、刊登畫作的雜誌圖書都能一併偽造出來,令藏家防不勝防.東莞有個別畫廊銷售所謂的名家畫作,一幅畫敢標價五六百萬元,其實假得離譜,行家一眼就能看得 出來,矇騙的對象自然是「菜鳥」級收藏者.對於剛入門的藏家,可以經常參觀莞城美術館(微博)、嶺南美術館等官方平臺主辦的畫展,或者找到畫家本人買進, 到私人畫廊或從中介手裡買畫一定要慎之又慎.
業內潛規則
「名畫」賤賣
例子:一幅仿冒畫家胡桂林《灕江風景》的國畫,在小畫廊內標價1300元.胡桂林畫作潤格已達3000元/平方尺.按此標準,這幅畫正常價格至少要14000元.
 小店接單
例子:在一家名為「×林」的畫廊,店主稱,廣東某知名畫家是其遠房舅舅,畫作可以訂.佣金按作品價格10%算.一幅四尺的山水畫,價格7萬多元,佣金7000元.
酒店拍賣
例子:某私人畫廊在星級酒店舉辦字畫拍賣會,號稱名家作品,估價8000元- 10000元,但大多數以數百元的價格賣出.業內人士稱,「即便拍到兩三百元也還是有得賺」.
找人托市
一位爆料人稱,曾多次參與某畫廊字畫拍賣活動,對方承諾給他20%至30%的分成.他則利用自己的人脈關係,積極召集老鄉、朋友到現場參與拍賣.一次能賣出幾萬元字畫.
 名館搬家
杜滋齡美術館撤離運河路
經營者稱,周邊小畫廊不上檔次,「沒必要跟它們扎堆」
曾經號稱是東莞首個以個人名字命名的杜滋齡美術館,四年之後卻黯然謝幕,留下滿目瘡痍.
上週,記者途經莞城運河路萬科運河東1號時,發現杜滋齡美術館已經撤場.杜滋齡親筆題寫的門頭燈箱招牌上,「杜滋齡」三字已被人為扯爛,店內搬得空空如也.通過玻璃門上張貼的招租啟事,記者聯繫到房東張女士.她稱「租客已搬走很久了」.
杜滋齡是天津知名畫家,現任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2008年1月,以他名字命名的美術館在萬科運河東1號街鋪開業.美術館經營者當時曾對外宣稱 「希望擁有一個家庭式的美術館,為藝術家、書畫愛好者提供一個美術交流的平臺.」開館之初,杜滋齡將其數十幅代表作陳列於展館供市民欣賞.
「我們不是倒閉,而是搬遷到東城一個新地方去了.」美術館經營者袁女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原有展館只有約110平方米,沒法做較大型的畫展, 而且旁邊就是臭水溝(指運河),停車也很不方便.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原因是,運河路一帶的小畫廊以做行畫為主,上不了檔次,「沒必要跟它們扎堆在一起.」至 於新館選址何處,她並沒有透露.
由於無法聯繫到畫家杜滋齡本人,尚不能確定其是否已同東莞的經紀人終止合作.記者在杜滋齡美術館原址看到,門頭同時還懸掛有美協會員作品專賣點、空白畫架創作室、正宗鐵棍山藥專賣等招牌.
有東莞藏家認為,杜滋齡雖為國內知名畫家,但運河路這家美術館實為盈利機構.由於定位不明晰,而且畫家本人也很少來莞,在周邊假畫、低檔行畫充斥的畫店衝擊之下,經營狀況日趨慘淡,撤離運河路也自然在情理之中了.
許多參拍者只知道傻呵呵跟著舉牌,殊不知跟自己較勁的正是雇來的「托」,結果花費一兩千元的價錢買到只不過是只值數十元的「行畫」.
一位爆料人
採寫:南都記者徐盛偉 邱春風


來源:新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