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0日 星期三

古玩的花樣造假(組圖)


 山西新聞網-山西日報
配圖為資料照片配圖為資料照片配圖為資料照片配圖為資料照片
一塊白玉稍染一點黃色,價格立馬就不菲了;一件新汝窯瓷器砸碎了當老的賣,每片賣好幾千元呢古玩投資可帶給人們豐厚的回報,此行當里花樣百出的造假因而一直如影隨形地相伴著各種古玩。
“和田玉”來自俄羅斯
王女士在珠寶專櫃高價買了一塊和田玉牌,儘管有相關鑑定證書和購物發票,但她仍不放心收藏這塊價格不菲的玉牌會否是假貨,隨後到北京古玩城請古玩鑑定專家關海森幫忙“掌眼”。
仔細看過後,關海森告訴王女士: “根據國家標準,您這塊玉確實是和田玉,但再想賣出這樣的高價恐怕是不可能了。”
原來,王女士這塊“和田玉”並非產自我國新疆,而是出自俄羅斯的“俄料”。 關海森介紹,根據國家新標準規定,透閃石含量在98%以上的石頭都可以叫“和田玉”,即可謂“和田玉”的產地並非只有中國新疆一處,產自俄羅斯的俄料、韓國的韓料、我國青海的青海料以及貴州的羅甸玉,在相關鑑定機構都可以開出“和田玉”的標准證明。 “這個標準的確定利於相關從業者獲取豐厚利潤,也給俄料、韓料等玉材'大開口子',但對於玉石購買者則帶來了鑑定方面的困境。畢竟從價格上來說,新疆和田玉與其他類似玉材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另外,容易讓人走眼的還有許多根本不是玉的假材料,與和田玉相近的還有大理石岩、卡瓦石等石材,以及人造材料如脫玻化玻璃等等。
古人追崇“白玉無瑕”,現代人則剛好相反。 在北京古玩城一層大廳的同一家玉石專櫃看到兩串近乎一樣的白玉手串,區別在於一串玉珠是純白的,另一串玉珠則每顆都稍帶有一點黃黃的皮色。 純白玉手串要價3萬元,稍帶皮色的則要價5萬元。 關海森指出,有了皮子證明是“籽料”,這也成了許多玉商造假的切入點,“一塊白玉稍染一點黃色,價格立馬就不菲了。”
“外銷瓷”來自景德鎮
“玩'明清瓷'的不跑國外就餓死了,現在國內已經沒好貨可買了。”唐先生進入瓷器行業已近30年,他說十幾年前在國內各地市場還有不少物美價廉的“明清瓷”,現在已難得一見。 唐先生介紹, “國內瓷器市場走向穩定,但門檻太高,因為造假太猖獗了。就連到國外去買明清'外銷瓷'也不一定都是真的,而且難辨真偽。我認識一個外國小伙子,年年到景德鎮進貨,專買仿明清、民國的瓷器。他買回去的東西送到歐洲各大拍行從沒有被擋住的,古玩城就有買家親手高價買回他的瓷器。”
近幾年瓷器行業還有一個現象令人注目,民間玩整器的少了,玩殘器和瓷片的多了,越來越多的人喜歡把“片子”鑲嵌改造,作為飾品掛在身上。 關海森坦言:“這是由於近年來,古瓷中的好東西,十有八九都沉澱了,或進了博物館,或成了私藏被囤積了。十年前的拍賣會上,清一色都是'官窯',現在連10%恐怕都沒有了。而瓷片品種豐富,價格較低且渠道清晰,受到人們追崇也在意料之中。瓷片是最好的'老師',通過它可以真實感受和學習古代瓷器知識。經過鑲嵌的瓷片還可以作為一種時尚的佩飾,將古董掛在身上。”
當然,隨著瓷片收藏渠道多元,並且熱銷,造假現像也隨之頻現。 關海森提醒,有的不法瓷器商人,專門到窯廠訂購燒壞的瓷器,再砸碎按片定價賣出,以謀取暴利。 他親眼見過有人將鬥彩瓷器打上鐵鋦子出售,也有人將新汝窯瓷器砸碎了當老的賣,每片賣好幾千元呢。
“真書畫”來自描紅和PS
在某古玩城外的書畫攤上,當代書法名家的作品前,擺置著書法家本人與地攤所賣作品的合影照片。 攤主道明都是自己求字時拍下的照片,證明作品是真跡無疑。 仔細一瞧,這些照片背景都極為相似,書法家站得筆直, “作品”直直地戳在手中沒有一點弧度, “PS痕跡”明顯到令人可笑。
數月前,書畫愛好者於先生看到一幅著名書法家劉炳森的作品,覺得很像真跡,又難以確定,便叫來幾個同好一塊辨認,都覺得框架和結構沒問題。 但於先生將拍下的照片放大細瞧就看出了毛病,字體邊緣都如鋸齒一般,毛毛刺刺、哆哆嗦嗦,劉炳森咋能把字寫成這樣呢? 於先生聯想到小女兒在描紅本上練習毛筆字時寫出的字樣,疑惑到該不會是把劉炳森多幅作品裡的字“摳”出來,在紙上印下邊框,再用筆墨塗成的吧? 他將照片放大細心查找,果然發現一處尚未塗滿的邊框。
林老師在北京某高校任教,她剛在潘家園“書畫走廊”買了一幅“啟功”書法作品,在她看來,假“啟功”書法寫得頗有幾分神似,50元一幅不算貴,也還能養眼。
活潑可愛的牧童、憨態可掬的水牛,打眼一看作品,果不其然落著“范曾”的款兒。 女攤主介紹,“我愛人模仿范曾十多年了,這幅畫100元。”
“世面上的書畫和古玩造假,也多有從包裝入手的。”關海森向筆者展示了一件長方形的假字畫包裝盒,盒的上下依次印有“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封” “民國政府故宮博物院” “故宮博物院南京—台灣”“押運部隊七十二軍” “中華民國軍政司”等字樣,尚未“啟封”的包裝盒可謂霸氣盡顯。 關海森介紹,“現在有專門批發這種盒子的,冒充是故宮送往台灣時遺失的,我認識的不少海外華人都上了當。”(配圖為資料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