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

揭秘中華唐鴻臚井刻石


唐鴻臚井刻石唐鴻臚井刻石
中新網北京12月21日電(記者馬學玲)近日,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合會文物追討部部長王錦思等三位民間人士到達日本東京,計劃23日前往日本皇室,遞交要求歸還中華唐鴻臚井刻石的信函。 這天恰好是日皇明仁的生日。
唐鴻臚井碑本是一塊重逾九噸,單體十多立方米的駝形天然頑石。 公元713年,唐玄宗遣鴻臚卿崔​​忻從長安前往遼東,冊封靺鞨首領大祚榮為渤海郡王。 714年夏天,使命完成後,崔忻原路返回長安,路經都里鎮(今旅順),為紀念這次冊封盛事,於黃金山下鑿井兩口,史稱"鴻臚井"、刻石一塊,永為證驗。
刻石文字共29字,分3行自上而下自右向左書寫:"敕持節宣勞靺羯使、鴻臚卿崔,忻井兩口,永為記驗。開元二年五月十八日"。 做為渤海歸入大唐版圖的歷史見證,史稱"唐鴻臚井刻石"。
1895年,清朝將領劉含芳修建四柱石亭("唐碑亭")護衛刻石,並在崔忻題刻左側加刻小字:"此石在金州旅順海口黃金山陰其大如駝唐開元二年至今一千一百八十二年其井已湮其石尚存光緒乙末年冬前任山東登萊青兵備道貴池劉含芳作石亭覆之並記。"
從公元713年至今,"唐鴻臚井刻石"已經經歷了近1300年的歷史。
日俄戰爭(1904年2月8日—1905年9月5日)期間,日本佔據旅順以後,"唐鴻臚井刻石"引起了日軍的注意。
1905年,日本特務人員來到旅順考察刻石,次年寫出調查報告,認為刻石是遼東一塊稀有的唐代石碑,後將刻石搬移至日本東京。
1908年4月30日,日本海軍省以日俄戰爭"戰利品"的名義將刻石獻給日本皇宮。
1911年,日本海軍在旅順的刻石遺址上建立了搬移中國文物的"記功碑",也就是今天到旅順黃金山仍然能夠看到的"鴻臚井之遺跡"碑。
民間後政府的索還策略
為了討回井碑,中國學者早早開始了準備,首先成立了唐鴻臚井碑研究會,加深對唐鴻臚井碑的歷史研究,包括碑的歷史價值,以及流失到日本的過程。
2001年,北京的6名刻石回歸志願者成立了中國第一個"唐鴻臚井刻石"研究會。
2005年7月4日,"唐鴻臚井刻石"研究會兩名副會長張永年、王維明遠赴日本東京,探訪"唐鴻臚井刻石"的現狀。 當時,在各方人士的努力下,日本皇室宮內廳委託中日友好協會,將5張"唐鴻臚井刻石"的相關照片轉交給了張永年和王維明。
《唐鴻臚井碑》研究論文集也於2010年4月出版。
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合會文物追討部部長王錦思表示,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合會已通過函件方式敦促日本歸還刻石,下一步還將組織專家赴日本考察。 如果通過民間努力不能促成文物回歸,還將參照韓國討要"北關大捷碑"等國際先例,請求政府出面。
儘管最終能否成功追討回井碑,難以預料,但按照牛憲峰(中華搶救流失海外文物專項基金副總幹事)的話說,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惦念石頭的古稀老人
1994年,當時職教於吉林省白城師範學院的教授王仁富,在翻看《東北史地考略》時,想起了遠在日本的"唐鴻臚井刻石",從此開啟了他長達20年的國寶追討路。 其間,他自費輾轉全國,蒐集、考察相關資料、遺跡,力圖通過民間力量促成石碑的回歸。
2011年日本大地震,王仁富向日本皇宮捐款表慰問,同時詢問"唐鴻臚井刻石"是否保存完好,不久得到日本皇宮回函,確認石碑安全無恙。 這也間接成為石碑存於日本皇室的證據。
冰山一角
事實上,"中華唐鴻臚井刻石"只是日本掠走中國文物的冰山一角。 從甲午戰爭到抗日戰爭結束長達五十年時間裡,日本自中國所擄金銀、文物數量巨大。 1945年抗日戰爭結束後,中國政府統計被日本掠奪的文化財產共1879箱、360萬件,破壞的古蹟達到741處,著名的"北京人"頭蓋骨化石也不見踪影,而民間流失的文物更是無法估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