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

索達吉堪布:“笨”的正能量

索達吉堪布:“笨”的正能量
摘自:“殘酷才是青春”索達吉堪布著

“聰明反被聰明誤,巧什麼?”

有些人雖然聰明,但智慧沒有達到究竟。

比如,他们学了一点辩论,但真正的推理没有懂,只知道整天看别人的过失、说别人的缺点;学了一点般若,但真正的空性没有懂,只认为因果、三宝、四谛都不存在。

藏族也有一句俗话:“因明学得好,打官司很好;戒律学得好,偷东西善巧。”这并非说学因明是为了打官司,或学戒律是为了偷东西,而是指有些人太过聪明狡猾,以至于将智慧变为了邪慧。

还有些人的聪明成了造业之因。譬如有些电脑高手,凭两只手敲打键盘,就能对一切了如指掌。他们经常利用高科技作案,以此满足自己的种种贪欲。

說實話,倘若聰明淪為邪見之因,墮落之因,那還不如笨一點,老實一點。

从前有个故事:一个水池里有座铁塔,铁塔下面有好多青蛙,它们看塔顶尖尖的,就纷纷商量:“今天下雨,太阳不晒,我们爬铁塔好不好?”大部分青蛙都很高兴地同意了。

爬到中间时,太阳出来了,青蛙们被晒得奄奄一息,于是开始打退堂鼓,一个个都下去了。

下去以後,它們往上一看,竟然發現有只青蛙爬到了塔頂。怎麼會這樣呢?

原来那只青蛙是个聋子,大家一起爬的时候,它也跟着上去了;中间商量返回来时,它没有听到,继续径直往上爬,最后成功地到达了塔顶。

同样,有些人的脑子特别好,手也特别灵,但所作所为却成为毁灭自己之因。而有些人什么都不懂,每天只会念“嗡玛呢贝美吽”,最后却可能获得殊胜成就。因此,有时候聪明不如笨一点好!

連佛陀都做不到讓人人說好

做一件事情,要让人人都说好,这个要求太高了,连佛陀也做不到。所以,凡事只要问心无愧就好,不管别人怎么说,只要自己发心清净,就应该坚持到底。

往昔佛陀在世时,提婆达多、善星比丘、达玛多匝、外道六大本师等人拼命地与佛陀作对,不管佛陀对他们如何慈悲,他们都不为所动——有人说佛陀戒律不清净,有人说佛陀见解不究竟,还有些外道见佛陀的庄严金身具足九种丑相……佛陀在经中也亲口说过:“世间上对我有信心者,其数量如指尖上所沾之微尘,而没有信心者,如同大地的微尘。”

圓滿如佛陀者尚且如此,身為凡夫人的我們,就更不用說了。

曾有个企业老板,一心一意想利益所有员工,希望每个人都说自己好,但始终无法实现这个愿望。不管他怎么绞尽脑汁,付出再多的财力、物力,仍有一些人跟他唱反调。所以他特别想不开,有一次跟我诉苦,我就告诉他:“佛陀都无法让所有众生满意,我们恐怕更不行了。你的心愿虽然不错,但可能还要再考虑一下。”

要知道,眾生真的難以一一取悅,“伊索寓言”中就有個故事:

有個老人和一個小孩,用一頭驢馱著貨物去趕集。

在回家的路上,小孩骑在驴上,老人赶着驴子走。路人见了,指指点点说:“这孩子真不懂事,让老人走路,自己享受。”

小孩忙下来让老人骑上。旁人又说:“这老头怎么忍心让孩子走路,自己骑驴?”

老人听了,赶紧把孩子抱上来,两人一同骑。走了一段路,又有人说:“这一老一小太残忍,把小毛驴都快给累死了。”

兩人只好下來走路,可又有人笑話他們:“有驢不騎,真是大傻瓜”

最後,實在沒辦法,二人扛著驢子回家了。

可见,不管做什么事情,要让众人全都满意,这是绝对做不到的。权衡之下,大多数人认可,也就可以了。

我曾讓很多人提意見,看看我講課講得怎麼樣 -

有人说:“你叽里咕噜讲那么快,谁听得懂?慢一点!”于是,我就故意放慢语速。

有人又抗议:“你慢吞吞的,谁也不想听,我都打瞌睡了,讲快点好不好?”那不快不慢的速度在哪里呢?这个确实没法把握。

如果我讲得稍微广一点,有人就说:“你啰啰唆唆讲半天,我还有事情呢,发挥得少一点,不要太啰唆了!”然后我就简略一点。

结果又有人抱怨:“你讲得这么略,肯定谁都不懂。我除了听法以外,没有别的事情,应该讲广一点,多引用教证、理证。”

既然怎麼做都不滿意,後來,我只有憑自己的能力和良心來畫一條線了。

藏地也有個家喻戶曉的故事:

有家人娶了一个新媳妇,媳妇刚进门时,婆婆对她挺不错,她贤惠能干,但唯一有个缺点就是不爱说话。后来婆婆非常不满,说她像哑巴一样,就因为这个原因,非要把她休掉。

她丈夫也沒辦法,只好聽母親的話,把她送回娘家。

回去的途中有一座岩石山,两人翻山时,听见山上一只鸪鸪鸟“叽咕叽咕”叫个不停。她丈夫听得心烦,就拿出箭来想射死它。

这时,媳妇唱起了一首歌:“世上之人难取悦,少语嫌弃被赶走,多语鸪鸟被射杀,不知彼等需什么?……”

的确,在生活中,有时候我们这样做不行,那样做也不行,有些人建议“适中”一点,但适中的标准也因人而异,每个众生的根基、意乐不同,判断的结果也有天壤之别。实际上,要令大家全部满意,这是根本办不到的。

所以,凡事只要问心无愧就好,不一定非要得到所有人的赞叹,只要对得起自己良心,别人不满意也没办法。毕竟佛陀都不能满足所有众生,像我们这样的凡夫俗子,又怎么可能做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