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清朝軍機處官員盜走洪秀全的金印


洪秀全雕像洪秀全雕像
本文作者:劉黎平
在封建皇權社會,皇宮大內歷來視為外人禁地,天威近在咫尺,誰敢輕舉妄動? 然而,殊不知,天威歸天威,唬得住城外的臣民,卻唬不住城內的樑上君子,其實,皇宮紫禁城建築群繁多,人員出入繁雜,反而形成了適於竊賊生存的生態環境。
近閱《清代檔案史料選編》,發現兩起關於皇宮內失竊的案件記錄,都發生在機要重地,甚至孟森的《清史講義》還爆料:努爾哈赤可能以建築工人的身份潛入過大明皇宮。
失竊案一:大內神探從金鋪得知金印下落
在《清代檔案史料選編》之“同治篇”中,發現這麼四則檔案,其實也是四條公文。 第一條是軍機處寫給內務府的,時間在同治四年十月二十五日,即1865年,公文上說軍機處的章京值班房收存的“洪逆偽金印”被盜,所謂“洪逆偽金印”就是指太平天國天王洪秀全的金印,從政治立場而言,清廷將洪秀全視為“逆賊”,視洪秀全的金印為“偽金印”,然而,構成金印的材料——黃金,那可半點也不偽,是紮紮實實的黃金鑄造的。
軍機處的公文說:將有嫌疑的一干人等就在即日中午送交內務府慎刑司。 都是些什麼人呢? 都是軍機處打雜的,做飯的,下層雜役人員,有些人當時稱為蘇拉,具體名單如下:興福、恆貴、李永泰、吳萃恆、李連生。
第一張公文過後四天,即1865年十月二十九日,軍機處又發函給內務府,說又抓到一名嫌犯,是軍機處食堂的伙計孫開文。 到十月三十日,又有公文說:軍機處扭送身份為蘇拉的永貴、廣厚和英金至內務府慎刑司。
洪秀全的金印怎麼出現在清廷的軍機處呢? 原來在1864年六月,湘軍攻破太平天國首都天京,於六月十七日凌晨,從一群突圍的太平軍身上搜得洪秀全金印一枚,玉璽兩枚。 曾國藩將其上交,其中金印收存在軍機處漢人章京值班房的一個櫃子內。
再看第四張公文,是內務府寫給軍機處的,時間是同治四年十一月某日,在日期的前面有一個空格,看來具體日期成謎了。
內文說,內務府慎刑司對一干嫌疑人進行了“隔別研訊”,大概就是隔離審訊,都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審訊沒結果,那就得實施偵探措施了。 於是派遣大內密探在京城進行偵探,偵探級別不低,一個是“六品頂戴”、番役頭目保祥德,一個是蔭委署頭目英奎。
這兩位神探將目標鎖定北京城的金鋪和首飾鋪,沒多久在東四牌樓一家名為“盛萬”的首飾鋪發現線索,據該鋪伙計王全說:八月二十四日,有個姓薩的刑部主事大人親自拿了顆金印來該店要求熔化成普通金條,薩大人解釋說這是他在外地當官的叔叔帶回來的。
雙方最後以四十吊工錢成交,金印被熔化後製成金條十根,重十一兩。 據該店伙計回憶,該金印上刻有“太平天國萬歲金印”字樣。 而根據保存下來的天王聖旨上所蓋的章印來看,金印上的文字應該是“太平天國金璽大道君王全奉天誅妖斬雅留正”。 首飾鋪伙計估計也沒花那個心思去記,因為他們眼裡只有可以鑄造熔化的黃金材料,而沒有政治概念。
趁值班室無人行竊
於是順藤摸瓜下去,案犯鎖定:軍機處章京刑部郎中薩隆阿。 案情根據薩隆阿的口供如下:八月十七日在軍機處上早班時,本來是在滿人值班室班的他,順步竄入漢人值班室,看見一個櫃子洞開,裡面是金燦燦的天王金印,於是順便拿了,用包裹裹著帶出來,一周後交給“盛萬”首飾鋪給熔了,工錢四十吊,熔成金條十根。
估計這哥們窮得實在維持不住了,拿了兩根到恆和錢鋪兌現了,剩下“八根一小塊一小包”,塞在家中的炕頭里。 怎麼還有一小塊和一小包呢? 案犯供認,原來是熔鑄得不規範,那“一小塊”是從其中一根上面折下來的,“一小包”則是從原來的金印上砍下來的,估計金印也不是一整塊金鑄造的。
至此,案情大白,人贓俱獲,內務府說薩大人“目無法紀,膽大已極”,至於怎麼處理,據說要斬首,到底有沒有斬首,本文無可奉告。
對於這位仁兄偷雞摸狗的行當,本文沒有進行批評教育的意思,只是想穿越時空提醒他一句:哥們,你為了補貼家用卻毀了一件極其重要的文物!
失竊案二:
乾隆時盜賊飛簷走壁兩次潛入大內
薩隆阿是清廷中高層官員,身在機要重地值班,作案比較方便,加之個人修養不到家,竊個金印不足為奇,而那些處於底層的所謂閒雜人員有沒有可能在宮內作案並得手呢? 且看乾隆時候的檔案。
這是乾隆四十年(公元1775年)總管內務府部門給乾隆的奏章,翻出大清皇宮盜賊一大籮。 首先是該年八月七日,寧壽宮履順門,從牆上跳下一個飛賊,此君輕功了得,武功卻馬馬虎虎,當即被值班太監抓獲。 還搜出其藏在天溝內的贓物:銅鎖一把。 推測其在宮內潛藏不止一日了!內務府的報告又說:前一年還發生銀庫失竊案,至今仍未破案。 更離譜的是,內務府的報告說:有個叫郭四五的飛賊,居然兩次潛入大內,這些人“必系慣飛簷走壁猾賊”。 看來武俠劇裡面所謂的俠客在警衛森嚴的皇宮來去自如的故事,還不是沒有依據的。
假冒當差入宮盜竊
內務府這份報告建議:對於值班太監,雖然要犒賞他們擒賊有功,例如王成,賞銀二兩,但“功罪亦難相抵”,總管太監王成被罰六個月薪水,再罰一年的錢糧,抓賊的功勞白立了,賞賜的二兩銀子基本連個安慰獎都不算。
乾隆對此批示:依議,欽此。
內務府的報告指出了竊賊頻繁出入的原因:原來是某些宮殿在進行整修,出入人員繁雜,導致散工後可能有人潛藏在內,而太監又沒有“逐處搜查”,於是讓皇宮治安形勢複雜起來。
例如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內務府的一份報告就披露了一份因盤查不嚴而導致的一起盜竊案。案情回放如下:乾隆四十一年四月四日下午,案犯名叫大小兒,曾在皇宮內當差,該日早上至皇宮西華門,守門士兵盤問,大小兒就謊稱自己是皇宮跟班,居然也就進去了,居然一路到了六班大臣值班的地方,居然無人看守。 裡面堆滿了值班官員的用品雜物。 大小兒扭開鐵鎖,進內偷竊得小銅鏡、小錫盒、銅帽架等物品若干,然後將贓物扔出西牆外,正要得手之際,看房人高四在外叫人挑水回來,見大小兒行跡可疑,馬上去看值班房,見房鎖被扭開,物品被盜,於是上前將大小兒抓獲。
爆料:
努爾哈赤曾潛入大明皇宮?
更傳奇的是,據孟森教授的《清史演義》所引的《明實錄》記載:在明朝萬曆二十四年,即公元1596年,乾清和坤寧宮發生火災,要進行整修,一直修到萬曆四十七年還沒完工,有大量工人湧入宮內,出於對治安形勢的擔憂,巡視官於是建議立即停止整修工程,以防止“夾雜奸人”。
甚至傳聞努爾哈赤就夾雜在這群工人當中,潛入大明皇宮已經窺探大明王朝多年,“太祖或冒名充工入內。”
這傳聞靠不靠譜? 沒法考據,但作為一個小說或者影視劇題材,倒是蠻有意思的,可以拍出努爾哈赤江湖俠客和臥底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