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8日 星期日

耳杯最早廣泛用於戰國時代:似由青銅禮器演變

 揚子晚報

六朝博物館中的青銅耳杯。揚子晚報記者 劉瀏 攝六朝博物館中的青銅耳杯。 揚子晚報記者劉瀏攝電視劇《三國演義》中,劇中人物使用耳杯。資料圖片電視劇《三國演義》中,劇中人物使用耳杯。 資料圖片
上一期專欄,為您介紹了六朝時期從歐洲傳入中國的玻璃杯,今天說說起源於本土的“耳杯”。這種“杯子”,造型上保留了盤子的淺肚,左右各有一耳型把手,用於飲酒或飲茶。
耳杯最早廣泛使用於戰國時代
目前六朝博物館展出了多種耳杯,比如圖中這件青銅質地的。 它由杯子本體以及配套的托盤組成。 耳杯的造型與今天我們普遍使用的,由歐式玻璃杯演化而來的杯子完全不同。 耳杯更像是從商周時期的青銅禮器演變而來,從圓盤的形狀漸漸成為橢圓形,但杯子沒怎麼加深。
史料記載,耳杯最早廣泛使用於戰國時代。 當時,還有另一種酒杯——“爵”,但它由青銅冶煉、紋飾繁瑣,造價昂貴,拿在手上比較沉重,所以一般作為一種禮器,在祭祀、典禮與外交活動上使用。 而耳杯造型簡練,靈活小巧,造價相對便宜,成為廣受歡迎的日用品。
“曲水流觴”就用這種杯子
耳杯作為一種造型被固定下來,但其材質可以有多種,包括常見的漆木器、青銅器,高端的要算上玉質耳杯。 使用耳杯,就是一手或兩隻手拿著耳杯的耳朵,把嘴湊在杯沿,或小口抿,或一飲而盡。 在還原歷史細節頗為考究的94版電視劇《三國演義》中,就經常出現劇中人物手持耳杯宴飲的鏡頭。
古時候,農曆三月上巳節,人們舉行儀式之後,大家坐在河渠兩旁,在上流放置耳杯,耳杯順流而下,停在誰的面前,誰就取杯飲酒。 最有名的一次“曲水流觴”就發生在六朝時期。 公元353年上巳節那天,會稽內史王羲之偕謝安、孫綽等42位全國軍政高官,在自己剛剛竣工的私家園林——蘭亭舉行酒會。 大家在清溪兩旁席地而坐,將盛了酒的耳杯放在溪中,由上游浮水徐徐而下,經過彎彎曲曲的溪流,觴在誰的面前打轉或停下,誰就得即興賦詩並飲酒,做不出詩就罰酒三杯。 王羲之將大家的詩編成詩集,親自寫序,這就是舉世聞名的《蘭亭集序》,王羲之也因之被人尊為“書聖”。
士大夫喝酒為了麻痺自己
王羲之組織喝酒喝出了“天下第一行書”,但六朝時期,大部分手持耳杯,縱飲無度的人,喝酒則另有苦衷。 自漢末三國以來,政治鬥爭、派系傾軋,日益白熱化。 很多具有高尚人格與富有才華的人物,都假借飲酒,故意放縱自己,以逃脫政敵的加害。 比如“竹林七賢”中的阮籍,就曾連續醉酒兩個月,躲避司馬昭提出的聯姻。
東晉初年的尚書左僕射週顗極好飲酒,曾導致酒友醉死,因為酒醒的時間不多,被稱為“三日僕射”。 後來爆發“王敦之亂”,週顗公正地向皇帝擔保王氏家族的忠誠,但拒絕向王敦投降,導致被殺。 因此,六朝名士的“醉生夢死”只是表象,他們心中的大義並未放棄。 縱觀整個六朝,政權更迭頻繁,政治清算時常發生,士大夫階層希望用這耳杯中的酒,來麻痺內心的痛苦與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