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慈禧的書畫究竟有多少代筆人


1894年作 壽桃1894年作壽桃福壽延年福壽延年臨湯叔雅梅花雙鵲圖臨湯叔雅梅花雙鵲圖
菡萏荷藕图菡萏荷藕圖
秀毓灵根图秀毓靈根圖
文○ 秦之聲
慈禧(1835~1908),民間百姓俗稱“西太后”,是位婦孺皆知的人物。 慈禧除善弄權術、熱衷政治外,生活中喜愛書畫,尤其愛以“自己所作的”書畫賞賜群臣,以示恩寵,籠絡人心。 實際上慈禧本無藝術才華,其書畫多由人代筆,鈐上慈禧專用的印章即成了慈禧本人的作品。 所以,嚴格地說,將慈禧的書畫稱為慈禧款的書畫更準確一些。
慈禧的書畫水平
慈禧的書法與繪畫水平到底怎麼樣? 這是書畫收藏與鑑賞的關鍵——因為我們只有真正了解了慈禧書畫的特點,尋找到“標準器”,才能甄別慈禧書畫的真​​與偽。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有一件慈禧於光緒三十年(1904年)7月2日用硃砂墨書寫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由此可窺慈禧親書的真實面目。 此經文其字結構呆滯鬆散,筆力孱弱稚嫩,毫無生氣,屬於初學墨書的水平。
榜书“寿” 立轴榜書“壽”立軸
行书行書
至於慈禧親筆繪畫,可見鈐有“慈禧皇太后御筆之寶”的慈禧“蓼花螳螂”畫稿,畫上有老師所作的批語,其中不乏“板墨甚有佳處”、“好”、“有筆意”等阿諛之詞。 然而細審其畫,同樣屬於初學者的水平;蓼花幾如斷枝枯葉,枝與枝之間雜陳不接,葉與花零亂,其用筆畏縮遲疑,全無功力;一隻螳螂也畫得離骨岔氣不合章法。 由此可見,慈禧的繪畫能力還遠沒有達到獨立成畫的水平。
由此可見,實際上慈禧本無藝術才華,又養尊處優,不肯勤學苦練,所以她的書法也好,繪畫也罷,始終處於一種初級水平,筆力孱弱稚嫩,毫無生氣。
作為“聖母皇太后”的慈禧,顯然是要面子的人,魚與熊掌皆要所得,唯一的辦法就是尋找代筆者。
慈禧的書畫代筆人
慈禧到底有多少位代筆人? 直至今日我們依然無法確定。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繆嘉蕙是慈禧晚年最重要的代筆者。
繆嘉蕙(1841年—1918),字素筠,雲南昆明人。 自幼聰穎端淑,生性勤奮好學,通書史,能彈琴,善篆隸,工書畫。 她的《翎毛》與《花卉》兩幅作品,曾被兩江總督張之洞作為“貢品”晉獻給皇宮,享有“女紅藝傑”之美譽。
四川督撫知繆嘉蕙畫名,“驛送之京師”,經內務府多次筆試和“探查”,最後由“皇太后”親自面審。 她當場試作《皮袋和尚》條幅,並未獲慈禧“如願之許”。 三思之下,索性以頤和園內景觀就地取材,繪就《秋韻深遠》一畫,“以爛漫花紅為深,茅亭相接為遠。石近水中,水遠石去。其秋韻十足,底蘊博厚。”慈禧“大喜”,封為“禦廷女官”,“置諸左右,朝夕不離”。
慈禧對繆嘉蕙厚禮有加,賞三品服色,每年支俸白銀兩千八百兩,且免其跪拜。 後又升為三品“女官”,追加白銀一萬兩,並賜“紅翎”一頂。 常令繆嘉蕙侍其左右,隨時教她畫畫,或為她代筆作畫,並將其代畫的花鳥蟲魚、山水條幅、人物扇面,賞賜給寵臣親宦,代書的“福”、“壽”、“祿”、“龍”等斗方大字,掛於宮殿之內。 相傳繆嘉蕙代筆作畫十分勤奮,自她代筆​​作畫之後,諸大臣家皆有慈禧所賞花卉扇軸等物。
另一位為慈禧代筆的畫師叫屈兆麟(1866-1937),字仁甫,北京人,“供奉內廷,清季如意館長。細筆花鳥,悉能生動自然。山水、人物、花鳥,靡不精妙,尤善松鶴。畫蝙蝠雖有名,不過應酬之作。”是位全才畫家,能畫山水、人物、花鳥,尤善畫蝙蝠、松鶴;他雖與繆素筠同為慈禧代筆,風格還是有區別的:繆素筠之畫以沒骨花卉為主;屈兆麟的作品鉤線稍多,畫科也較為全面。 1884年19歲時,進清宮造辦處如意館聽差,擅長工筆花鳥,後升至如意館司匠長”(亦即現在的館長)。在清末宮廷為慈禧代筆劃松、鶴、靈芝等。
這兩位最後的宮廷畫家,正好在民國初期的北京相繼去世,存在了一千年的宮廷繪畫從此退出中國美術的歷史舞台。
來源:《藝術品鑑》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