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7日 星期三

齊白石《鷹》真偽鑑別


真跡真跡疑偽疑偽
這兩隻鷹很類似。 我們先說說真跡。 這幅真跡是1950年齊白石送給他的老鄉毛澤東的,現珍藏在中南海。
這幅作品準確地說,不是齊白石當時畫的。 在上款之下老鷹的背後有一行小字:“九九翁齊白石畫藏。”這是自己壓箱底珍藏的作品。 看落款, “九”下邊有兩個點,有人說這是“九二翁”,證明是他92歲的時候畫的,非也。 一般中國畫在落款裡加點的,是重複的疊字,是上面那個字再重複一遍。 所以是“九九翁”。 同時,“九九翁”這也不是99歲,而是“九九八十一”,是齊白石81歲的時候畫的畫。
為什麼這款寫得這麼大呢? 我們實事求是地講,“毛澤東主席”這幾字的上款,相對來說,字號稍微大了一些。 但是這個也足以表明白石老人對毛澤東主席的尊敬。
這幅疑偽作品,鷹的姿態有不協調之處,先看線條。 鷹的翅膀上,尤其是兩個翅膀在背後相匯合的地方,真跡上是兩筆,兩個細線條構成翅膀的尖端。 而這幅疑偽作品,把翅膀尖的線條用一筆勾出來了,這個和齊白石的習慣是完全不一樣的。 還有翅膀部分,疑偽作品用了一個細線條,又畫了一個弧度;而齊白石畫鷹的真跡,這地方很少用細線條畫這麼長的一個弧線。
另外我們看鷹的爪子。 白石先生畫的真跡,為了表明鷹爪的有力和爪子的尖利,畫的這個爪子稍微細而長;疑偽作品的尖爪,則太細太長了,指甲誇張得似乎要崩掉了。 我們會感覺到,白石先生畫的這個鷹爪是適度誇張;而疑偽作品裡的鷹爪就誇張得有點失度。
這幅疑偽作品,母本應該是白石畫給毛澤東的這幅真跡;而齊白石這幅真跡,也是有母本的。八大山人的畫冊裡,就有類似的一幅,畫的是鷹站巨石之上。 白石先生非常崇拜八大山人。 當年白石先生曾經無數次地臨摹八大山人的作品,而這幅作品就是從八大山人那兒借鑒來的。
除了鷹之外,疑偽作品還有疑偽之處。 再看旁邊有一枝點景的灌木。 灌木之上,白石畫的原作,幾片樹葉用的是墨,一帶而過;而疑偽作品,把樹葉加上了顏色。 不是說真跡就不能給樹葉加顏色,而是這種顏色非常複雜,它不是純色,而是一個合成色。 這種顏色是介於赭石和朱膘中間的一種顏色。 而這種顏色,白石先生的所有畫裡,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調子。 所以這個根本就不是白石先生畫畫的習慣。
最後回到落款的字上來。 疑偽作品上,最後三個字“自家畫”,尤其是“自家”的“自”,裡邊連筆的筆道,哪有書法的筆力可言,簡直就像麵條,像綢帶。 還有“自家畫”的“畫”字,最後一筆軟軟塌塌這麼一收,太牽強了。 齊白石畫得這麼好的一幅精美之作,落款怎麼會這麼草率呢?
(本文節選自著名書畫家李海峰所著《齊白石藝術欣賞與真偽鑑別》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