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5日 星期五

張大千《促膝清潭》


张大千 促膝清潭 纸本设色 立轴張大千促膝清潭紙本設色立軸115×51
款識:米芾亦善寫人物,其被服效唐妝。 嘗寫子敬練裙圖,又作支許王謝於山水間。 見者驚為唐以前物,不知其為元章筆也。 此擬支許王謝促膝清譚圖。
詩塘:大千先生早歲真跡佳制也,米芾擅寫人物而無物可考久不傳矣,大千先生所謂擬者,恐亦無據,藉其題而已,所作人物及力於張大風而樹石補景則取法大滌子,此皆先生早歲之特徵壬辰之春戈父蕭平。
鈐印:大千、張大千
備註:蕭平題
此幅張大千的《促膝清譚圖》,古意盎然,卷氣十足,崖壁高松下,諸多人物促膝而談,背山臨水,佈局灑脫,人物錯落有致,造型靈動,表情稚拙,山勢於粗放中見精緻雄偉,氣韻清新典雅。 畫中大千落款:“米芾亦善寫人物,其被服效唐妝。嘗寫子敬練裙圖,又作支許王謝於山水間。見者驚為唐以前物,不知其為元章筆也。此擬支許王謝促膝清譚圖”。 其中“支許”是晉高僧支遁和高士許詢的並稱。 兩人皆善談佛經與玄理。 “王謝”為東晉王羲之和謝安。 我國魏晉時期,“服散談玄”成為了知識分子以及上流社會的主要活動之一,其中不乏王羲之、謝安這等高手。 正因為此,魏晉文士之間的經常通過“行散”“談玄論道”提高身份,交流頗為頻繁,我們所熟知的天下第一行書《蘭亭序》正為文士雅集時所作。 歷史上反映這一題材的作品現已不多見,如題款中寫到的米芾所作《支許王謝促膝清譚圖》,而張大千正是善於描繪此景的藝術家。 許多人臨摹的畫一般只能臨其貌,並未能深入其境;而張大千的偽古直達神似亂真;其許多偽作的藝術價值及在中國美術史上的地位較之古代名家已有過之而無不及。 張大千以古人為師,從本幅畫作中的提識看,他對米芾“善寫人物”尤為推崇,米芾常自云:嘗作支許王謝於山水間行,自掛齋室。 又以山水古今相師,少有出塵格者,因信筆作之,多煙雲掩映,樹石不取細,意似便已”。張大千《促膝清譚圖》 以表對這位北宋著名畫家的敬意,但是米芾人物畫已無存世,大千居士只是藉此名題畫而已。具體畫法上,還是明顯看出張大千師法的淵源,及人物從明代張大風,山水學大滌子(石濤),大千先生非常喜愛張大風的畫。細看此作高士用筆自然,寥寥幾筆勾勒出高士的飄逸之風,透露出高士的風雅。畫家放筆縱橫塗抹,筆意奔放,墨韻清潤,既富於文人畫的遊戲三昧,也不失大家氣概,這確是典型的石濤風格,是不可多得的張大千早期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