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日 星期三

明代絲綢之路上的藏品

 和訊網 

明永樂 青花花卉紋龍耳花澆明永樂青花花卉紋龍耳花澆伊朗 黃銅大杯伊朗黃銅大杯土耳其 玻璃大杯土耳其玻璃大杯
沙森明代初期,政府出於長治久安的對外政策需要,對周邊區域國家進行安撫。 為使西域強大的部族帖木耳對明朝稱臣,必須按照伊斯蘭的模式來燒製瓷器,以迎合穆斯林的審美情趣,在賞賜給他們的國王時能得到國王的喜愛。 因而出現了一些仿阿拉伯地區金屬器或陶器的帶有異域風情的瓷器。
事實證明,明朝政府的選擇是非常明智的。 這些帶有明顯伊斯蘭風格的瓷器,深受當地王公貴族的珍愛,被當作最寶貴的禮品鑲嵌在牆壁上觀賞。 由於世世代代的精心保管,我們現在在西亞和近東所見到的永樂、宣德朝官窯青花瓷器,絕大多數完美無缺,形如“庫出”(指燒成之後不曾使用即入庫收藏的官窯瓷器)。 而且小批量的賜贈無法滿足需要,中東、西亞、南亞的王朝便大量定購中國瓷器,其中帖木耳王朝、莫臥爾王朝、薩法維王朝最為突出。
許多新穎奇特的造型,都是受伊斯蘭文化的影響在永宣之際創制的。 如大背壺、天球瓶、帽壺、雙耳葫蘆扁瓶、雙耳扁瓶、多角燭台、花澆、無襠尊、臥足碗、深腹折沿洗等,口徑在60厘米左右的大盤特別流行,尤為適合穆斯林的生活起居習慣。 許多造型都是依照西域進貢來的金銀器、玻璃器皿甚至陶器為樣本的。 具體到各種紋式,幾何原理的應用,環帶、開光、分段切割、多角對稱的處理手法,加之普遍密集的花紋佈局,使人耳目一新。
特別是最廣泛使用的西番蓮紋樣(一種團形的多葉蓮花)就是從痕都斯坦,今巴基斯坦北部、阿富汗東部一帶的玉質盤子上的蕃蓮圖案移植過來的,明代文獻中多次提到的“回回花”就是這種紋樣。 永宣青花瓷器上的“回回花”裝飾無所不在,即使是傳統的龍鳳紋樣,也總是以西番蓮為底襯的。 有的則乾脆書寫《古蘭經》的箴言警句。
永宣青花瓷器由於用途十分特殊,絕大多數為政府的對外賜贈。 所以造型、紋飾也很特殊,幾乎所有的新創品種,都能在伊斯蘭文物中找到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