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0日 星期三

古錢幣背後的故事


收藏有十幾萬枚古錢幣,其中有中國最大、最全的秦半兩錢,有乾隆、順治母錢;喜歡傳統家具,自己動手做雕工,青縣流河的卜繁龍從骨子裡覺得--
在青縣流河鎮,卜繁龍經營著一家古典紅木家具廠,常年浸染在古典家具的氛圍裡,他對各種名貴木材了然於胸,對古典家具更是情有獨衷。 而他的收藏更是豐富,他自己引以為豪的就是古錢幣和木器。
一枚古錢一毛錢,為了收藏他戒了煙
對於錢幣的熱愛始於1981年。 那時,卜繁龍在內蒙古自治區當兵,業餘時間,響應部隊豐富戰士業餘文化的號召,他喜歡上了收藏。 當時,他一個月只有七塊錢的津貼費,除去買生活用品,他都用在了收藏上。 “當時古錢一毛錢一枚,我為了省錢,把煙都戒了。”那時,卜繁龍抽煙很勤,一天一包,最奢侈的大青山香煙,兩塊錢一包,而為了省下錢來買錢幣,他狠心戒了煙。
部隊駐地在一個叫大紅城的地方,附近就有著名的唐朝遺址,駐地附近許多人家裡都有古錢幣。 週末,卜繁龍就和戰友一起騎著三輪摩托車,走鄉串戶去購買。 一次,他和戰友收購錢幣回來,在沙漠中摩托車沒油了,兩個人推著摩托車走了好幾十里路。 雖然累得說不出話來,但看到一大袋子的錢幣,兩個人又都偷著樂。
當年,部隊一兩年就會給戰士們發一雙大頭鞋,那時大頭鞋是時尚品。 當兵十幾年,卜繁龍只穿過一雙大頭鞋,其餘的都拿去換了錢幣。 “當年《解放軍報》整版報導我的收藏事蹟,部隊首長給我題字'塞外奇葩,燕趙獨秀',這給我的收藏很大的鼓舞,促使我長久地堅持了下來。”
日積月累,卜繁龍收藏錢幣十幾萬枚,有中國最早的錢幣,有中國現存最大的秦半兩錢,他收藏的秦朝的錢幣品種最全。 他有乾隆、順治、宣統的母錢,宋元明清的錢幣更是不計其數。 中國國家博物館的專家曾經給他題字:中國錢幣第一人。
最大的秦半兩錢
在卜繁龍的收藏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現存最大的秦半兩錢。 當年這枚錢幣是從一個放羊的老人手裡買來的。 一看到錢幣他就喜歡上了,他塞給老人50元錢,可老人認為50元錢是假的,只要5元錢,最終,卜繁龍給了老人10元錢買下了那枚錢幣。 “那時50塊錢的人民幣剛剛流通,老人應該不知道,死活不敢要。”說起當年收藏中的小故事,卜繁龍至今還記憶猶新。
這之後他又收藏了大大小小無數的秦半兩錢,還有秦朝的“紀念幣”。 “這種紀念幣上有太陽和月亮,像秦半兩錢一樣,外圓內方,代表秦朝權力的集中。這種錢幣是為紀念王后等過生日啊之類的發行的,故意流傳到民間,顯示王要的恩澤。”卜繁龍說,這種錢幣很有研究意義。
八思巴文大元通寶
在眾多的錢幣中,有一枚錢幣曾經讓卜繁龍大傷腦筋,因為他一開始不知道錢幣上的文字是什麼意思。 為此,他特意跑去北京博物館查找資料,請教專家。
那是一枚八思巴文大元通寶,典型的生坑老錢。 北京的專家給他鑑定後當即表示想收藏,讓他開個價,但愛不釋手的卜繁龍還是拒絕了。
卜繁龍介紹,元代是北方游牧民族統治的政權,他們使用漢族鑄幣工匠鑄行了八思巴文、漢文的各種錢幣。 但是,都是像徵性的。 實際上,它們大量的使用唐宋錢幣。 因此,元代錢幣非常珍貴。
說起這枚錢幣的來歷,卜繁龍笑稱自己做好事得來的。 “那時部隊組織學雷鋒小分隊,幫駐地附近的群眾幹活。我經常幫一位孤苦伶仃的老太太乾活,老太太家裡有好多錢幣,一股腦都賣給了我。”
枚順治通寶母錢
2012年春節央視二套《一槌定音》播出一枚清代光緒通寶銅雕母錢以17.5萬元人民幣賣出,由此可見雕母錢是何等的珍貴。
母錢是古時翻鑄大量錢幣時,中央和地方財政所製作的標準樣板錢。 母錢可分為錢樣、雕母錢和鑄母錢。 錢樣是根據錢幣的設計,用錫、象牙或紅木等材料精心雕制的錢幣實物樣板,它的用途是呈送朝廷,供皇帝審定。 從嚴格意義上講,錢樣還不能算作錢幣,因為它只作為送審報批的實物圖樣,不能流通。 錢樣是給皇帝審定用,一類錢幣的錢樣理論上應該只有一枚,所以數量極為稀少,一般在交易市場上幾乎見不到。 雕母是按照朝廷規定的那種規範性錢的形式,把它雕刻出來,面、背要求很嚴格,而且請當時最有名的書法家或者是皇帝本人來寫錢文,把它刻成錢模子。 雕母做出來以後,經過審定批准以後,就開始翻鑄了。 翻鑄還不能大量地翻鑄,翻多了,就變形了,所以翻出來的錢也是有一定限量的。 第一次翻出來的錢叫鑄母,我們一般講的母錢就是鑄母。 鑄母在錢幣正式流通後也會銷毀,所以母錢也是很少流傳下來的,但古時錢幣管理沒有那麼嚴格,也有少量流傳於世。 而卜繁龍的手中,就有乾隆、順治、咸豐和光緒母錢,這在錢幣收藏界也是數一數二的。
“我最喜歡順治通寶母錢,順治皇帝的字遒勁有力,每一筆都像刀刻出來的。”
滿屋子的黃花梨老家具
退伍後做紅木生意,卜繁龍又痴迷上了老家具收藏,特別喜歡黃花梨。 這些年,他走南闖北蒐集了不少老家具,在他的辦公室裡,老家具隨處可見。 “那套筆筒,大小3個,清中期的黃花梨筆筒,北京的戰友給提供的線索,我從北京買回來的。現在大概得值幾十萬元。”卜繁龍的桌子上放著兩套筆筒,一套是清中期的,還有一套是現代的,90年代初期他請工匠手工雕刻的。 “雖然是現代的東西,但價值也不菲。”
一屋子的老家具中,有清朝的禮盒,明末的椅子,象牙桿的戥子,幾百年的麻將桌和供桌。 卜繁龍說,每一件老家具都透著文化氣息,都有歷史的味道,他喜歡這樣的味道。
自己參與製作的18羅漢和宮廷椅
受爺爺的影響,卜繁龍自小就喜歡收藏,還喜歡自己動手做東西。 小時候對方的鄰居是一位木工師傅,他就經常跑去看師傅幹活,大點了他就幫師傅幹活,一來二去就學了不少木工手藝。做起紅木家俱生意後,他一直推崇手工手藝,講究一人一木一器。 “流水線生產出來的家具沒有生命力,缺乏個性,更少了手工師傅的技藝在裡頭,所以我的紅木家具一直講究手工雕刻、打磨,講究一人一木一器,就是一個師傅做一件東西,要從始至終負責,要把自己的特色做到家具裡。這樣做家具雖然費工費時,但保證了每一件家具的藝術性。”90年代初期,卜繁龍跑去越南的深山老林裡一呆就是兩個月,考察越南黃花梨的品質、產地,以及與海南黃花梨的不同等。 回來後,他親自挑選上好的黃花梨,自己參與製作了18羅漢和宮廷椅。
“18羅漢都是我從電腦上下載的圖片,從南方高薪請來的雕刻大師,用了一年的功夫才完成的。”而這些栩栩如生的羅漢,也保住著他的汗水。 “還有這把宮廷椅,真正的越南黃花梨,純手工雕刻,都是我自己做的,20多年了,都捨不得坐,每天看著他心裡就高興!”那把古色古香的宮廷椅,讓卜繁龍愛不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