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9日 星期四

海昏侯墓让人想起了《云中歌》昌邑王刘贺

   新浪收藏 

“昌邑九年”漆器“昌邑九年”漆器青铜豆青铜豆
  11月4日,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公布南昌西汉海昏侯墓阶段性考古成果,该墓园是我国迄今发现的保存最好、结构最完整、功能布局最清晰、拥有最完备祭祀体系的西汉列侯墓园,对复原西汉列侯葬制和园寝制度价值巨大。墓中出土部分文物带有“昌邑九年”、“昌邑食官”等字样,这不由让人想起西汉历史上那个瞬间从天堂掉入地狱的昌邑王,即后来的海昏侯刘贺。
  史载,刘贺是汉武帝和其宠妃李夫人的孙子。李夫人死后,汉武帝伤心欲绝,令画工“图画其形于甘泉宫”,同时立下遗嘱,死后“以李夫人配食”。李夫人留有一子刘髆,汉武帝视其为掌上明珠。天汉四年(前97年)夏四月,刘髆不到8岁,就被封为昌邑王,国都在昌邑(现金乡县西北)。据文献记载,卫太子被废前后,武帝数次欲立刘髆为太子,后因种种原因作罢。
  刘髆死后,刘贺继承王位。据《汉书》记载,刘贺“不好书术,而乐逸游”,经常乘坐马车“驰骋不止”,以致“身劳乎车舆”。为此,臣属们“引经义,陈祸福,面刺王过”,可刘贺却不思悔改,屡屡“掩耳起走”。
  按说,作为谋储失败者之子,同时又不上进,刘贺是没有机会当皇帝的。谁知,继承武帝大统的昭帝命孬,还没等生下儿子,便一命呜呼了。武帝共有6个儿子,这时只有广陵王刘胥健在,其接班可谓众望所归。然而,权臣霍光认为,刘胥野心太大,若登基,不利于自己专权,于是馅饼掉到了刘贺头上。
  据《汉书》记载,当得知自己要赴京主持昭帝丧礼并继承皇位时,刘贺欣喜若狂。
  刘贺确实不是当皇帝的料。出发前,留守昌邑的老臣王吉再三叮嘱他:大将军霍光一手遮天,大王要养精蓄锐,暂时隐忍。刘贺满口答应,可一进长安,便将之忘得一干二净。在部分旧臣鼓动下,他一即位便大肆提拔自己人。为此,龚遂谏诤:“宜进先帝大臣子孙亲近以为左右。如不忍昌邑故人,信用谗谀,必有凶咎。”此时的刘贺亲政心切,哪里听得进劝告。
  刘贺的举动让霍光深感不安,他联合朝臣将刘贺废掉。此时,距刘贺登基,仅仅27天。
  汉宣帝继位,刘贺被暂时幽禁于昌邑。不过,此时的昌邑国已被废除,代之而立的是山阳郡。可能是从天堂到地狱的打击太过沉重,据负责监视刘贺的山阳太守张敞报告,没几年的光景,刘贺就几乎成了废人,新皇帝见刘贺已不足畏忌,便收了杀心,诏封他为海昏侯,食邑四千户。刘贺遂由昌邑移居豫章(今江西南昌)。
  可是,刘贺的厄运并未就此结束。数年后,扬州刺史上奏称,刘贺与故太守卒史孙万世暗自来往,且对现状有不满之意。宣帝发话说:“那就削除他食邑3000户吧。”经此打击,刘贺一病不起,不久愤懑而亡。宣帝趁机废除海昏侯国。直到汉元帝即位,刘贺的儿子刘代宗才被恢复了封爵。
  从西汉海昏侯墓出土的昌邑王宫用器看,南行时,刘贺一定带了不少故国旧物。在豫章那些黯淡无光的日子里,或许,正是这些昌邑旧物,使他在旧梦的温存中得以度过余生。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山东金乡 任小行  原标题:海昏侯刘贺:从天堂到地狱仅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