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9日 星期日

湖南青铜器是当地特殊祭祀礼仪的遗存

 和讯网

大禾方鼎大禾方鼎皿方罍皿方罍象尊象尊豕尊豕尊
  湖南省博物馆和上 海博物馆联合举办的“酌彼金罍——皿方罍与湖南出土青铜器精粹”展正在上海博物馆展出。上海博物馆青铜器研究部主任周亚在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专访 时表示,湖南出土的商周青铜器所表现出的青铜文化源流及其与中原青铜文化之间的关系,在青铜器使用方面与中原地区截然不同的方式等都是学者关注和争论的焦 点。
  陈若茜
  由湖南省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联合举办的“酌彼金罍——皿方罍与湖南出土青铜器精粹” 展日前正在上海博物馆展出。上海博物馆青铜器研究部主任周亚在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专访时表示,此次展览尽管只展出湖南出土的11件青铜器,但是它 比较全面地代表和反映了湖南省出土青铜器的概貌。除了备受关注的皿方罍之外,湖南出土的青铜器是现在整个学术界关注的一个热点。湖南出土过“青铜罍之 王”、“青铜瓿之王”、“青铜铙之王”等,其出土的商周青铜器在器型、纹饰方面总是令人非常震撼,其青铜文化的源流、跟中原青铜文化之间的关系、在青铜器 使用方面与中原地区截然不同的方式等都是学者关注和争论的焦点。
  艺术评论:作为“方罍之王”的皿天全方罍出土自湖南。据我们所知,湖南是青铜器出土大省,迄今为止已经出土了好几件青铜之王,除了青铜罍之王,还有青铜瓿之王,青铜铙之王。湖南青铜器出土的历史和现状如何,它出土的青铜器为何总能令人觉得震撼?
  周 亚:湖南位于长江中游,考古资料表明,商代早中期来自中原的青铜文化进入湖南,湖南成为长江以南出土商周青铜器的主要地区之一。湖南发现青铜器的历史可以 追溯到宋代。20世纪初以来,湖南出土了许多文化面貌不尽相同、其他地区罕见的各类青铜器。除了“青铜罍之王”,湖南还出土过“青铜瓿之王”、“青铜铙之 王”,以及以精美著称的“四羊方尊”。
  湖南商周青铜器以造型独特、纹饰精美、铸造精良著称于世,此次展览尽管只展出11件青铜器,但是它比较全面地代表和反映了湖南省出土青铜器的概貌。除了绝对的主角和亮点皿方罍之外,其他10件湖南出土的青铜器也非常值得关注。
  艺术评论:湖南出土的青铜器有何特点?
  周 亚:湖南出土的青铜器兼具中原文化与地方文化交融的特点。一部分器物在形制、纹饰和铭文方面,均与中原地区青铜器一致,应来自中原;另一部分器物则在造 型、纹饰方面,显现出不同于中原地区的地方风格,既有融合中原青铜器形成新的特点,也有与长江流域其他地区相互联系而产生的结果。
  比 如,皿方罍几乎是以中原风格为主,在中原地区发现的青铜器上也能够看到类似皿方罍的器型、纹饰。而这一风格的青铜器它主要的出土地点是在中原地区。象尊也 是以中原地区文化为主体,它身上装饰的兽面纹、龙纹跟我们看到的皿方罍身上的纹饰是类似接近的,属于中原地区(青铜器)常见的装饰风格。但是我们在它身上 还是能看到地方文化的风格,比如象额一对圆涡状的卷蛇纹,据说是南方地区常见的昆虫,这种纹饰在中原地区的青铜器上是绝对看不到的,所以象尊是混合型文化 的青铜产物。
  大禾方鼎也是以中原文化为主体,整个方鼎的形式就是属于中原文化的,但它的装饰体现的却是地方文化,这么大的人面纹饰在其他地方很少见到。另外它和中原文化的区别还在于它方鼎的两个耳朵有向上翘出来两个角,中原青铜方鼎的两耳顶端基本是平的,不会有翘起的两个角。
  还 有一类是以南方文化为主,兼具中原风格。比如豕尊,豕尊以野猪形象作为它的器型,翘出来两个獠牙,但是它身体的前后部分都装饰有龙纹,这个龙纹主要源自中 原地区。其上既有中原文化,又有地方文化,所以这也是混合型文化的产物。但是它是偏地方文化的,中原文化因素相对较少。
  艺术评论:你所说的湖南出土青铜器的中原风格和地方风格,其最为显著的区别体现在哪里?
  周 亚:比如湖南出土青铜器上的许多纹饰在中原地区出土的青铜器上不常见,一些中原地区常见纹饰在湖南当地青铜器上会产生一些变异,比如那件兽面纹尊上的兽面 纹在中原地区就比较少见,但是在南方地区就比较多见,这就是到了地方变异之后的一种纹样,兽面纹的主体造型是从中原地区吸收而来,但是到了湖南地区产生了 很多地方化的表现,所以又具有自己的特色。
  艺术评论:为何湖南出土的青铜器会体现出中原文化与地方文化融为一体的显著特点?
  周 亚:这是一个很学术的问题,我们还在讨论之中。按我个人理解,湖南地区它本身的青铜文化是在受到中原青铜文化的影响之后逐渐产生的,本地将外来文化吸收之 后开始形成自己的风格,在器型、纹饰方面肯定要借鉴中原地区,但是又必须要把自己的文化表现出来,这种表现在青铜器上面就形成了文化的结合体。
  艺术评论:是什么因素决定了湖南省会成为南方地区青铜器出土大省?而且它出土的青铜器又总能引起学界的广泛关注。
  周 亚:这个很难说,所以我们说湖南出土青铜器是我们现在学术界的一个热点,你所提的这一问题也在学界讨论范围之内。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我们一些观点未必和其 他一些专家学者的观点相似,就我个人观点,它可能是对中原青铜文化有一种崇敬和吸收,所以它会把很多东西吸收过来。比如那件兽面纹瓿,瓿在中原地区是一种 盛酒器,但是在湖南这件兽面纹瓿出土时瓿内贮藏224件铜斧,说明在湖南当地它的功用和在中原地区是完全不一样的。铜斧在当时可能是作为一种财富或货币, 将这么多的铜斧放入兽面纹瓿中,有可能是完全将其作为一件储藏罐来使用。再比如此次展览中的那件戈卣,出土时里面贮藏有320件玉器,卣在中原地区也是盛 酒器,到了湖南之后也是把它作为一件珍贵的器物,用来盛放他们认为珍贵的东西。所以这类青铜器到了南方地区之后,其功用和中原地区是完全不一样的。
  从 考古学上来讲,湖南出土的青铜器还有一个显著特点,它都是孤零零地被发现,也就是说它并非在墓葬、窖藏或遗址中发现,往往是在山顶、山坡或岸边独立存在, 所以过去学术界比较倾向于认为这是当地特殊的祭祀礼仪的一种遗存,有可能它是把青铜器作为祭山、祭天、祭水的礼器,把自认为珍贵的器物放入其中做祭祀用 途。这种使用方式和中原地区也截然不同。
  艺术评论:湖南的青铜文化是在受到中原的青铜文化影响之后产生的,那么湖南青铜器的使用跟中原相比,时间晚了多少年?
  周 亚:你的问题也是目前我们学术界有争议的问题。除了青铜器的铸造时间,还需要关注的是它的使用和埋葬时间。比如正在展览的这件戈卣从器型、纹饰方面而言是 属于商代晚期,但是它使用的年代到底是在什么时候,这是现在争议最大的。比如有些学者会认为它就是在商代使用的,但是也有一些专家、学者认为其使用年代可 能晚于商代晚期,是中原文化传到湖南之后当地才开始使用的,这个是在讨论的。有人认为是商代铸造的铜器流落到南方,被拿去使用了。考古学上讲器物埋藏的时 间究竟是何时,但是这个时间现在很难判断,如我刚才所说,湖南出土的青铜器都是单个出土,没有我们考古学上所谓的地层关系,就很难确定它具体埋藏时间。而 且湖南出土的青铜器也不一定是湖南铸造的,有湖南铸造的,也有中原铸造的。所以,我们现在给展览中器物的断代,一般是按照它们的器形、纹饰所反映的特点, 做出铸造时间的判断,并不代表它们在湖南地区使用及埋藏的时代。
  艺术评论:除了湖南作为青铜器出土大省,南方地区青铜出土格局是怎么样的?
  周亚:南方地区比如江西、湖北等长江以南地区都出土过不少青铜器,包括浙江、安徽也出青铜器,但是湖南出土的青铜器往往它的器型、纹饰都是令人非常震撼的。■
  来源:东方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