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4日 星期二

罗西:文人参与做最好的中国式信物

 新浪收藏

“爱戴”手串之:赋予爱一点天意与禅意“爱戴”手串之:赋予爱一点天意与禅意我的光阴,需要你经手我的光阴,需要你经手
  采访/陈盛娥   图/受访者提供
  人物名片
  罗西,“爱戴”手串品牌创始人。专栏作家和媒体人,《创业天下》杂志执行主编,在《新民晚报》等全国50多家报刊上开设过专栏,出版《左脑爱自己右脑爱他人》、《性感是另一种高贵》、《比耳环更近的是耳语》、《你生命中的贵人往往是异性》等30多部个人专著。
  历史上,文人士大夫阶层占有十分重要的社会地位。他们积极参与各类文化活动,大到居舍、园林、家具,小至赏玩扇子、笔筒、串珠、鼻烟壶等等,都渗透其较高的审美意识。不仅如此,他们还带来了设计观念的革命性进步。
  可以说,文人雅士对日常生活器物的执著追求,已经超越了单一的实用功能,升华到了美学的层面。如刘源、李渔和释大汕等人,在工艺上都有自己创制的设计式样,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甚至改变了社会上的一些家具面貌。与之一脉相承的手串,也因为文人士大夫的介入,愈发有文韵与禅味。
  中国古代文人对设计的影响,为后人所遵守。时至今日,仍然有一大批文人参与设计,将独有的人文情趣与审美观念融合于设计之中,讲究实用与审美的一致性。罗西先生便是其一。
  带着禅心回归手工艺
  人们了解罗西,多是通过他的著作,“以诗文小品为长,名重海内”。有人如是评价他,“从最早的‘校园诗人’,到享誉盛名的罗西式‘心灵鸡汤’,再转身做‘情感牧师’,罗西的独到文字,已经覆盖了整个中国。”
  罗西随口说来的比喻,常常机智得让人开怀大笑。那些字数不多的小品文,每一则显然都蕴藏着一个道理,没有“刘墉式”的展开、议论。
  “自己与其他同时代的作家最大的区别就是,生活里的每个点滴,亲自经历或者心历,都可以有温暖的人生道理”,罗西笑着说。
  罗西独立、不受拘束,他一般不会去签售自己的书,也不代售或者邮购服务,他觉得自己不是“卖书”的。更多的时候是在看书。他喜欢去承天寺,在里面看闲书。同时,他又认为读书的极致是阅人。所以他常常特地找借口与陌生人交谈,悟出人生的道理来。
  罗西从不为名利计的附庸风雅。四年前,中国明清家具市场处于十分火热的阶段。罗西弟弟也创立了一家传统手工古典家具厂,罗西为其命名,即“木知道”,也是“木之道”,意在“精雕细琢,精益求精,不与时间为敌,磨亮光阴的质感”。短短数年间,“木知道”成为业界翘楚。
  罗西认为,万物各有相对的生命形式,承载着太多艺术的内涵。每一件器物,不只唯材,不只唯形。要经过慢慢的打磨,才可以将它发挥得淋漓尽致。“禅意”,才是最终的结果。
  是的,这么多年来,罗西修身悟“禅”。“在我心里,物我合一,相入无碍,随处是禅”,罗西解释道,“我这么老了,还能眼神清澈,这也是禅。”而对于“禅”的独到解读,让他对世间万物可以独抒性灵。
  如今,罗西带着这样一份禅心,自己做“爱戴”手串品牌。对他而言,也仅仅是因为缘分。创办之初,有三个初衷:一是为了能够给人类最真挚的情感,通过具体的“物”去表达。二是对中国传统文化致敬,将抽象的艺术精神转换成具象的艺术作品。三是希望以此表达他内心的愿景,即“回归手工艺”。
  中国式信物
  在业界,罗西的名字代表的是爱情、浪漫。美国文学评论家苏珊·桑塔格曾在《加缪的札记》一文中,饶有兴致地写道:“伟大的作家要么是丈夫,要么是情人。有些作家提供一名丈夫所具备的严肃稳健的美德:可靠、易懂、慷慨和体面;而在有些作家身上,人们看重的是情人的天资:性情气质的禀赋,而不是道德的高尚。” 罗西毫无疑问地完全具备了这两种特质。
  迄今为止,罗西出版过30多本书。常常有读者问他:“哪一本适合送给我爱的人看?”他常常很犹豫,觉得不好回答。
  直到有一天午后,他与一群朋友聚会过后,漫步于福州的三坊七巷,路上遇见一对十指相扣的中年夫妇,他们衣着洁净,与人为善。午后的阳光不轻易地打在他们手腕间,照在他们戴着的手串上,仿佛慢时光缠绕在手腕间,时时提醒彼此“要幸福、有幸福”。那一刻相濡以沫的温暖,深深感动了他。
  后来,在与他们聊天的过程中,罗西了解到了一段爱与光阴的故事。原来,这一对恩爱夫妻常常互赠礼物,手串便是其中最有意义的礼物之一。那一刻,罗西似乎更加理解情感的深层含义。当天,他在自己的微博上写道:最好的东西,往往要等人送。
  因此机缘,罗西忽然动了做原创手串品牌的心思,为的是那动人的信物。
  何谓信物?
  爱情除了用语言、身体、月亮表达外,还要有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美物去承载,即信物。 而传统爱情信物有红豆、青丝、红叶、诗书……直到玉器、耳环、戒指等。
  但是,这些都不是罗西想要的。他认为,“信物,最好有古典的型、神圣的信”。
  罗西决定要做“中国式信物”,一个“罗西式”的手串品牌。它以木珠为主,混搭纯银、沙晶等物,相融相生。它以纯手工打磨至3000目,有情有义。
  罗西身上有着文人固有的审美趣味和生活情趣,同时,他又有诗意、清冽、澄净,也不失浪漫、温暖和热情。在他看来,手串不仅仅是佛的、禅的,它还是爱情的,神圣的,它更是“为爱而送出的礼物”。它有自己的光泽、气味、声音、意义与价值;它在手腕处,离脉搏很近,最能知心;它是禅意的,饱含爱与光阴;它有仪式感,也意味珍惜与圆满。
  “我自己创立的手串应该取什么名字呢?当时几乎没有思考,心里一下子跳出的是一个词:‘爱戴’,一颗禅心,十分爱戴。禅,关于光阴;爱戴,关于情感。而这也是手串的永恒主题:爱与光阴。”罗西解释道。
  “物不在大,而在于有意”,罗西常常会以特别的方式与人交流,在作品说明上,写下“爱你,即荣幸”、“我的光阴,需要你经手”等等唯美的句子。
  罗西说,“中国人对器物的收藏,自有其审美情趣与价值取向,多强调其象征意义与心灵力量。通过亲身参与设计,我希望人们可以借它把那些粗糙的‘棱角’,慢慢打磨成温润的‘圆’,让心灵停泊于安宁、清静、超凡、脱俗之中。”
  对话罗西
  问_陈盛娥 答_罗西
  记者: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手串?
  罗西:人类对弧线与圆形有着天然的喜欢。我一直都喜欢木质的东西,如同喜欢棉质的衣服。男性带木质手串,特别有“品”。
  记者:手串的材质多种多样,有沉香、黄花梨、紫檀,或是玉石、玛瑙等等。它们具有怎样的意义?
  罗西:这些都是天赐之物。小叶紫檀被世界上最具智慧的犹太人当做神圣的木材,在《密什那》法典中称为充满正能量的天赐之木,代表神性、相信;西瓜晶,是一种较稀罕的水晶,据说旧时有太后睡的枕头底下摆的就是西瓜碧玺,寓意喜悦、安宁、无忧;在东方,银饰不仅被看成财富的象征,更代表吉祥如意,以及甜蜜、优雅的情致;蓝砂石是人工合成水晶,象征着晴好、荣耀、正气。
  记者:一直以来,您有两张为人熟知的面孔:专栏作家和媒体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跨界手串?初衷又是什么?
  罗西:在书写、歌颂爱情之余,还可以为爱情设计一串独具匠心的表达。很庆幸,很欣慰。
  记者:“爱戴”手串具有“罗西式”的独特魅力。请具体谈谈它的设计理念。
  罗西: 目前“爱戴”手串产品的开发,基本走三条路线:一是打造纯木的文人精品手串,有罗西腔调,禅意十足,体面而有品位。二是木珠与一些金银玉石等饰物混搭,木珠(小叶紫檀、老山檀)与金银、玉石、玛瑙、琥珀等饰物搭配,适合于女性。三是私人订制个人主义手串,刻画独一无二的爱。
  这是我个人诚心诚意的“爱戴”,但愿也是有情有义的“爱戴”。“最好的东西,往往要等人送”,“爱戴”的定位是为爱而送出的礼物。因为爱戴你,所以爱戴它。
  记者:2015年7月18号上午,您联手福建仙之艺,召开了“罗西爱戴”手串品牌发布会,引起不小的轰动。能否详细谈谈当天的情景?
  罗西:“罗西爱戴”手串品牌发布会刚刚在福州举行,新华网、凤凰网、腾讯网、中青网、新民网等主流媒体都有报道。现场气氛还是很好的。嘉宾对“爱戴”手串的评价是:“禅意之外有诗意,情怀之外有感情”。我也希望通过“爱戴”这个品牌,为手串市场注入更多浪漫、诗意等元素。
  记者:历史上,文人士大夫往往也会参与了设计,提出了不少前所未有的式样,产生一定的影响,在社会中往往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您如何看待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罗西:手串,之所以也入列于“文玩”,显然是因为中国古代文人的介入。有趣的是,它们善于把文艺“物化”、“贯彻”到生活方方面面。长期以来,中国古代文人遵循“丹漆不文,白玉不雕,宝珠不饰”的艺术传统,因此出现了宋元的青瓷、明式家具等,与之一脉相承的手串,也因为文人士大夫的介入,愈发富有文韵与禅味。
  记者:您如何看待文人参与设计?
  罗西: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做手串。文人参与设计,已经重新成为一种风尚,可以让缺失的手艺回归它本来最鲜明的特质。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