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1日 星期六

古人的惠世天工:战国青铜鸟形杯

新浪收藏

  山东滕州 葛海洋
  中国是酒文化的发祥地,谷类酿成酒,始于殷,而用来盛酒的青铜器皿也盛行此时。商周时代的青铜酒器形制丰富多样,造型独具匠心,美轮美奂。各式各样青铜酒器,不免让后人惊叹于古人想象丰富的艺术魅力,而酒文化与青铜文化交融悠悠绵长,更为中华民族文化留下了深厚的积淀。
战国青铜鸟形杯战国青铜鸟形杯
  杯,本作桮。《大戴礼记·曾子事父母》:“执觞、觚、杯、豆而不醉。”《礼记·玉藻》:“母榖而杯圈不能饮焉,口泽之气存焉尔。”此杯为饮酒器。又《史记·项羽本纪》:“吾翁即若翁,必欲烹尔翁,则幸分我一桮羹。”此杯为盛羹器。《淮南子·齐俗训》:“窥面于盘水则员,于杯则隋,面形不变其故,有所员有所隋者,所自窥之异也。”此杯为盛水器。商周金文中无杯字,商周青铜器之杯乃审度其形制而确定,古籍中则未言杯的形状,文物中只有耳杯自铭为杯。
  将酒杯做成一只展翅飞翔的小鸟,既美观,又实用。这样的创意或许今天很多人都不会想到,但两千多年前的古人早就这样做了。战国青铜鸟形杯(如图分别为正面图和俯视图),杯身高8.5厘米,口径5厘米,通长22.8厘米。鸟身即杯身,深腹椭圆形,喇叭形圈足,圈足饰有镂空交体龙纹。杯前置有鸟首,口微开,双眼外突,炯炯有神,探视前方;鸟首斜向前伸,昂首曲颈;杯后置有鸟尾,鸟尾曲折平展向后;尾部上翘并呈扇形散开,饰有镂空交体龙纹,适于手把持;杯身两侧置有流线型翅膀,作展翅欲飞状,栩栩如生,显示着高贵、华丽温柔的气度。出土时杯内有一青铜勺,勺柄缺失。
战国青铜鸟形杯2战国青铜鸟形杯
  众所周知,商人的祖先是东夷人。《诗经·商颂·玄鸟》载:“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史记·殷本纪》载:“殷契母云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从这些传说推测,我们的祖先认为自己的先人是因鸟而生,鸟是他们的生命之源,因而对鸟的崇拜即对自己祖先的崇拜,生活在海岱间的东夷人将鸟作为自己崇拜的图腾。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的认知水平在不断变化,人的思想也在不断复杂化。图腾也经历了一个由单纯的动物、自然物向人格化、神化转变的过程,这个过程也是人的思想、文化发展变化的过程。姜太公封齐,“因其俗,简其礼”,继承了东夷文化的诸多因素。其中东夷人的鸟图腾崇拜对战国、秦汉的仙人文化影响很大。人们将鸟看成了人格化的神,“羽化升仙”可以说是东夷人鸟图腾崇拜的升华,东夷人对中国文化史和思想史贡献巨大。
  整体看,鸟形杯极富美感,恰似一只睁大眼睛会报信的神鸟,背负酒杯翩翩飞舞翱翔,如此设计,真可谓巧夺天工,匠心独运,显示了古代人民高超的工艺水平和精湛的铸造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