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6日 星期日

細數抗戰郵票上的洋機槍


 和訊網
正如歌裡所唱“沒有槍、沒有炮,敵人給我們造”,抗戰時中國積貧積弱,軍備落後,自動武器匱乏。 作為步兵火力支柱的機槍,既有繳獲日寇的,也有進口歐美的,還有仿製的,均無自主的核心技術。 中國郵政發行的三枚抗戰紀念郵票,真實反映了我軍將士們用四種洋機槍殺敵衛國的情景。
第一枚郵票為“八路軍和民兵戰斗在長城內外”,是1985年9月3日發行的《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四十週年》紀念郵票的第二枚,長40毫米,寬27毫米,面值80分。 郵票主圖以長城為背景,展現了民兵武裝配合八路軍痛擊日寇的場景。 圖中的八路軍戰士,正持一挺從日軍手中繳獲的大正十一式輕機槍, 沉著冷靜地射擊。 該槍因其在日本大正天皇十一年(1922年)定為製式機槍而得名,其槍託為便於貼腮瞄準向右彎曲,所以又被稱為“歪把子”輕機槍。 “歪把子”口徑6.5毫米,彈容30發,採用左側彈鬥供彈。 其後坐力小,連發時能保持較好的射擊精度。 “歪把子”的致命缺點是不能更換槍管,連續射擊200發左右,槍管必須冷卻5分鐘以上,否則有炸膛危險。 我軍常利用“歪把子”的熄火間隙,集中火力打掉日軍射手,從而繳獲武器。
第二枚郵票為“七·七戰火”,是1995年9月3日發行的《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五十週年》紀念郵票的首枚,長40毫米,寬30毫米,面值10分,定格了中國守軍第29軍在盧溝橋頭嚴密布防、抗擊侵略的歷史場景。 郵票上威嚴鎮定的指揮員身邊,幾挺捷克ZB-26式輕機槍嚴陣以待,即將發出全民族抗戰的怒吼。 這款機槍於1926年在捷克斯洛伐克布爾諾國營兵工廠(英文簡寫ZB)批量生產,次年我國開始進口和仿製。 全面抗戰爆發前,該槍在我國已超過12萬挺,抗戰期間又彷制了近4萬挺。 它口徑7.92毫米,用20發彈容彈匣供彈,結構簡單,性能穩定,可單發、點射、連發,射擊精度極高,有效射程在900米內。 值得稱道的是它的二三發點射,日寇被瞄准開火後往往都是身中數彈,當場斃命。 該機槍更換槍管只需四五秒鐘,是壓制“歪把子”輕機槍的利器;其彈道極為穩定, 易於訓練掌握,被譽為中國步兵抗戰的“完美武器”。 只可惜數量太少,抗戰中我軍火力絕大多數情況仍處於劣勢。
第三枚郵票為“全民抗戰”,是2005年8月15日發行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六十週年》郵票的首枚,長50毫米,寬30毫米,面值80分,以紅藍主色調,突出表現在敵後、正面戰場,將士們並肩作戰的寓意。 郵票正下方的一名戰士,手持布倫式輕機槍奮勇殺敵。 該槍1935年被英國定為製式裝備,他們從捷克斯洛伐克布爾諾公司購買了生產權,由英國恩菲爾德兵工廠於1938年投產,布倫即為上述兩個部門前兩個英文字母組合的音譯( Bren)。這款機槍是捷克ZB-26式輕機槍的改進型,槍管口裝有喇叭狀消焰器,取消了槍管散熱片,用30發弧形彈匣供彈,口徑7.7毫米。 該槍二戰期間被英國用來援助中國軍隊, 能比捷克式輕機槍提供更持久的連續火力,但其特殊的口徑給後勤供彈帶來了很大困擾。 直到1944年起,加拿大向我國提供了約4萬挺7.92毫米口徑的布倫式輕機槍,問題才得到緩解。 該郵票左上角,另一名戰士正用馬克沁重機槍作戰。 該槍於1883年由英籍美國人馬克沁發明,用水冷技術降溫,口徑7.7毫米, 用多達數百發的彈鏈供彈,射速每分鐘600發以上,能連續射擊超過半小時,被稱為“死神鐮刀”。 1885年,該機槍由李鴻章首次從英國購進,1888年少量列裝部隊,此後我國開始仿製。 1935年定型的民國二十四年式7.92毫米馬克沁重機槍,抗戰期間總數近1萬挺,為中國軍隊裝備最多、性能最好的重機槍,是陣地戰中的火力中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