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6日 星期日

硯台:方寸中的大市場

清乾隆“乾隆御用”御題詩澄泥伏虎硯及紫檀蓋盒清乾隆“乾隆御用”御題詩澄泥伏虎硯及紫檀蓋盒吳昌碩銘、沈石友銘“石破天驚端硯”吳昌碩銘、沈石友銘“石破天驚端硯”
□本報記者景曉萌
近日,江蘇蘇州愛濤春拍推出“研古”硯台專場拍賣,該專場成交率達88.7%,多件拍品以高溢價率成交。 其中“清康熙端石老坑海天旭日硯”作為本場最高估價拍品,以177萬元成交。 硯台作為文房四寶之一,受到歷代文人追捧。 硯台自古便具有較高的收藏投資價值,據說宋時曾有一位江南富商央求書法家米芾,願以一座園林豪宅換得他所藏的一方南唐後主李煜的靈璧石硯。
進入現代,曾一度被納入小眾收藏的硯台,正在受到越來越多投資者的認可。 特別是具有一定年代的古硯,以其深厚的文化底蘊與充滿藝術美感的造型,成為丹青墨客和投資收藏者關注的熱點。 古硯收藏需注意哪些基本問題? 其投資前景是否值得期待? 帶著這些問題,記者採訪了古硯收藏家黃海濤。
硯台歷史悠久種類豐富
硯台是中國書法的必備用具,與筆、墨、紙並列為中國傳統的文房四寶,由於其質地堅固,傳百世而不朽,又被歷代文人作為珍玩藏品之選。 黃海濤介紹,硯台由古時研磨器發展而來,古代岩壁畫和彩陶畫等遺跡或遺存物上的顏料,都來自研磨器的加工。 初期的硯形態原始,是用一塊小研石在一面磨平的石器上壓墨丸研磨成墨汁。 至漢時,硯上出現了雕刻,有石蓋,下帶足。 魏晉至隋出現了圓形瓷硯,由三足而多足。 箕形硯是唐代常見的硯式,形同簸箕,硯底一端落地,一端以足支撐。 唐、宋時,硯台的造型更加多樣化。
在硯台收藏領域,黃海濤可稱得上是從藏家出身的專家。 他進入這一領域已有30餘年,從上世紀80年代中期起,他先後收藏了自史前研磨器至漢、南北朝、唐、宋、金、元、明、清、近現代等歷代硯台1000餘方,材質包括石、泥、瓷、磚、水晶、象牙、鐵、銀等數十種,其中包括漢三熊足硯、漢鷂子捕雀硯、南北朝石硯、唐貞觀款鳳字形端硯、唐銀錫硯、宋桃形玉硯、宋廟前青歙硯等珍貴藏品。
據了解,硯台按材質分類,基本上可分為石質類硯(如端硯)、泥陶類硯(如虢州澄泥硯)、瓷質類硯(如青花瓷硯)、金屬類硯(如銅硯)、寶玉石類硯(如瑪瑙硯)、有機寶石類硯(如硨磲硯)、雜類硯(如木硯)這幾大類別。 而硯台製式的分類,在宋代就有幾十種之多。至於硯台的社會屬性分類,則有文人硯、民俗硯、官家硯、皇家硯等,製作風格包括廣作(粵派)、皖作(歙派)、蘇作(海派)、京作(京派)。
按照製作年代的不同,目前在市場上流通的硯台大致可分為古硯和當代硯。 古硯因有文人參與和歷史價值而備受藏家追捧,當代硯則因與雕刻大師結緣而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 2006年5月,“端硯製作技藝”被國務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而“歙硯製作技藝”也隨之成為中國文化遺產的一種,被劃入傳統手工技藝的範疇。
硯台尚處價值窪地且潛力較大
雖然硯台收藏尚屬冷門,但其在拍賣市場中卻表現出“熱”的一面,特別是古硯,在近10年中屢屢拍出高價。 近幾年來,古硯台的拍賣價格更是穩步上升,屢創新高。
自2007年,杭州西泠印社推出“歷代名硯專場”後,硯台拍賣就此脫離瓷雜類,成為獨立的拍賣門類。 即便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經濟疲軟的幾年裡,硯台的拍賣成交額也相當亮眼,如2009年西泠印社“文房清玩·歷代名硯專場”中,“吳昌碩銘、沈石友銘石破天驚端硯”以235萬元成交;2010年北京保利春拍中,清乾隆“乾隆御用”御題詩澄泥伏虎硯及紫檀蓋盒以1400萬元成交,打破了當時硯台拍賣的世界紀錄。 2012年西泠春拍中,一方清銘紫雲硯估價150萬元至250萬元,成交價為586.5萬元。
黃海濤認為,從投資角度來說,硯台可稱得上是一支“潛力股”:一是因為歷史上硯台是貴族收藏的熱門;二是目前硯台尚處於價值窪地;三是各類傳統藝術品中,硯是唯一沒有大幅群體上漲的藝術品;四是一些“先知先覺”者已在吸納建倉;五是民間藏家的惜售,中高端藏品已經很難在民間出現。
而就市場表現來看,黃海濤表示,古硯和當代硯相比,目前古硯的價格更高,市場表現更好:“究其原因,包括藝術品自身的價值規律;硯台製作的目的、性質、特點、投入;以及硯台發揮的作用、使用者的特點及硯台的製作工藝。”他說,傳統硯文化在當代的異化,造成了很多當代硯的自身價值大打折扣。
“回顧中華硯文化發展史,唐代硯雍容華貴,如出水楊貴妃;宋代硯冷峻峭拔,如風中李清照;明清硯外柔內剛,如章台柳如是。”黃海濤指出,一些當代硯的製作缺乏對傳統文化的深入理解,一味追求繁複形式的堆砌,與硯台的文化屬性相差甚遠。 但也有很多當代硯製作者能夠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敢於創新、勇於實踐,將中華傳統硯文化的工藝美學發揚光大,“這些制硯藝術家的作品值得期待。”
投資者應廣泛學習並謹慎購買
作為一種藝術含量極高的藝術品,硯台的價值核心可以說是其人文屬性。 硯台堅密溫潤的硯體,精緻典雅的設計,傳承了歷代文人雅士的希冀與鍾愛。 此外,賞玩功用的強化使硯台的價值不再局限於材質,設計、雕琢和文化內涵對一方硯台的價值來說也尤為重要。
黃海濤認為,對想要進入硯台收藏領域的愛好者來說,有很多需要學習和注意的問題。 他表示,新入門的愛好者最應看重的是硯台這種特殊工具、特殊藝術品的性質和特點,即它首先必須是能用的硯,而不是能看的雕塑。 其次,要看硯台的材質、雕刻藝術、承載的文化信息如何,“如材質優良、雕工精美、有文人題刻硯銘,就是選擇高檔藏硯的標準。收藏硯台,特別要注意,不是先找硯,而是先找人,即要找對老師。不要迷信'名人',要相信'明人'(明白人),避免進入迷信名人的陷阱。”黃海濤說。
與其他門類收藏品遇到的問題類似的是,硯台也需要收藏者擦亮眼睛,明辨真偽。 據了解,硯台造假古已有之,並且是當前古玩領域造假之風的重災區之一。 黃海濤表示,目前,仿明清名人硯遍地開花,並在國內幾大古玩市場大肆批發。 江西、福建、山東的仿唐宋古硯堂而皇之地在博物館展覽,一些創業類網站上,還有教授製作仿古硯的技術方法。 在國內某鑑寶欄目中,甚至把仿古硯推崇為民間國寶,足以證明問題的嚴重性。
黃海濤曾在其所著的《開悟堂聊硯》中,提出了“三觀、三維鑑定法”,即對硯台的遠觀、中觀、近觀。 遠觀形氣,即造型與氣韻;中觀包漿,即老硯上自然形成的氧化層以及附著物等;近觀紋飾,即放大鏡下看雕工、刀法以及銘文識別等。 他認為,要避免贗品以假亂真、誤導視聽,其根本在於綜合治理:“制假硯者,永遠不可控。名人可控別亂講,藏家可控別亂買。”
來源:中國文化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