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6日 星期日

中華新聞社報導-新中國未發行郵票拍賣價格一覽(中)


未下發使用的“藍軍郵”

1994年舉行的北京郵品拍賣會上,“藍軍郵”曾創出80萬元的高價;1995年,北京郵星公司舉辦郵品拍賣會,一枚“藍軍郵”以62.85萬元落槌,1997年中國嘉德春季郵品拍賣會上,“藍軍郵”以39.6萬元成交。在北京舉辦的中國’99世界郵票展覽會期間,一件四方連帶邊紙的“藍軍郵”以340萬元的天價成交。 2007年北京誠軒拍賣公司秋季郵品拍賣會中,“藍軍郵”(上中品)成交價為58.24萬元;2008年中國嘉德春季郵品拍賣會上,“藍軍郵”(上品)以64.96萬元拍出。 2010年8月,“藍軍郵”在Interasia Auctions舉辦的拍賣會上以149萬港元易主。 2011年中國嘉德秋季郵品拍賣會上,一枚“藍軍郵”(上中品)以270.25萬元創紀錄的價格成交。上海泓盛拍賣公司於2012年舉辦的秋季拍賣會上,一枚顏色鮮豔、無膠無貼上品的“藍軍郵”成交價為195.5萬元。 2014年1月,著名拍賣公司Interasia Auctions在香港怡東酒店舉辦的中國及香港珍郵拍賣會上,“藍軍郵”以161萬港元成交。



難見全貌的“大藍天”郵票
  “大藍天”郵票最早亮相是在1981年日本東京的郵票拍賣會上,當時一枚完整的“大藍天”郵票底價為1萬美元,不僅轟動了日本集郵界,中國郵壇也為之震驚。 1997年11月,一枚“大藍天”郵票(中上品)出現在北京郵星在上海舉行的拍賣會上,底價為150萬元,但未能成交。 2007年9月,“大藍天”以半枚郵票的形像出現在為配合北京國際錢幣博覽會而舉辦的一次拍賣會上,以9.9萬元成交;2010年1月底,僅剩林彪像的右半枚“大藍天”郵票在香港以219萬港元天價拍出,令許多郵人瞠目結舌。上海泓盛拍賣公司舉辦的2013年秋季拍賣會上,出現了另一張剩右半枚的“大藍天”,最終以213.9萬元成交。中國嘉德2014年春拍,又新亮相了一張僅剩右半枚的“大藍天”,估價為120萬至200萬元,可惜最終流拍。



非常珍貴的“黑題詞”
  1995年北京郵品拍賣會上,一枚“黑題詞”信銷票以16萬元拍出。 1996年在北京郵星主辦的郵品拍賣會上,“黑題詞”郵票以30萬元成交,雙連票則以60萬元易主。 1997年11月,在上海舉辦的第二屆國際郵票錢幣博覽會郵品拍賣會上,“黑題詞”郵票(帶右紙邊)以26萬元拍出,另一件“黑題詞”雙連票以40萬元拍出。 1998年9月的中郵大地郵票拍賣會上,“黑題詞”郵票以14.4萬元成交。 2002年北京華辰春拍,“黑題詞”郵票(帶邊紙)以17.6萬元易主。中國嘉德2006年春季拍賣會,“黑題詞”郵票(上品)成交價為17.6萬元。 2007年北京誠軒春拍,“黑題詞”郵票(上品)成交價為8.8萬元。 2010年1月,“黑題詞”郵票在香港拍出了92萬港元。 2011年2月,著名拍賣公司Interasia Auctions在香港柏寧酒店舉辦的香港史上最大型郵票珍品拍賣會上,一件“黑題詞”四方連郵票以897萬港元成交,刷新了單一華郵珍品的世界拍賣紀錄。 (來源:《中國集郵報》 作者:何國輝)

後記:
我在寫這篇文章時,並沒有寫[部分因管理不善在郵政窗口提前售出,即成“正式發行供郵政上使用的事實”的撤銷發行郵票,也被廣大集郵者歸類到未發行郵票中。 ”]這段話!因為這不符合我一直堅持的觀點,“違規提前出售不能等同於正式發行”。我在2012年6月《中國集郵報上》上發表了《再論未發行郵票定義》中已經寫得很明白了,管理不善提前售出,不能叫做正式發行。詳見《再論未發行郵票定義》(http://collection.sina.com.cn/zwyp/20120606/093770262.shtml) 。但因報社老師編輯失誤,在查找資料編輯時,誤將該段文字加上,意味著我又認可了,違規提前售於等於正式發行的觀點!搞出了烏龍!!

  另外,我的原文中,並沒有“天安門放光芒”郵票為撤銷發行郵票這段話。 “天安門放光芒”郵票應為未發行郵票,郵票目錄中早已明確,但報社編輯在編輯文字時,誤將“天安門放光芒”郵票當做撤銷發行郵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