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日 星期三

中華新聞社報導一“大一片紅”拍出920萬元 再創中國單枚郵票拍賣新紀錄


2016年12月8日,北京保利2016秋季拍賣會中,一枚計劃在1968年發行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全面勝利萬歲》(俗稱“大一片紅”),銷遼寧瀋陽1969年4月戳,上中品,以920萬元(含佣金)的價格落槌,再次創出了中國單枚郵票拍賣新紀錄。它上一次創拍賣紀錄的時間是在2012年5月21日,中國嘉德2012春季拍賣會中,一枚“大一片紅”新票,拍出了730.25萬元。

  雖然,北京保利拍賣公司官網上宣稱:“根據統計,大一片紅存世新票約七枚,舊票三枚。”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從最近20多年,“大一片紅”在各大拍賣會和各種大型展覽中露面情況來看,新票上拍過約8次,上拍了6枚左右。舊票上拍過4次4枚,這次保利拍賣的是沒有重複上拍過的第5枚舊票。另外,在2014年4月,有一件橫雙連的大一片紅郵票(帶左邊紙)現身於在北京舉辦的“中國郵幣精品展啟動儀式暨第一屆郵幣行業高峰論壇”上。此外,中國郵票博物館還藏有全新的“大一片紅”四方連一件(帶廠銘);所以,目前來看,“大一片紅”新票與舊票的總存世量約為17枚。但無論其存世量是10枚,還是17枚,它所表現出的稀缺性與珍貴性都是不言而喻的,創出中國單枚郵票拍賣新紀錄實至名歸。

  “大一片紅”為何風靡世界,屢創天價?它的背後有著什麼重大歷史原因或鮮為人知的秘密和玄機?為了使收藏者對中國第一珍郵——“大一片紅”的產生及價格走勢有所了解,筆者仔細查找了多方史料,現以嚴謹可靠的觀點來闡述“大一片紅”的來龍去脈。
“大一片紅”的誕生
  1968年9月,全國各省、市、自治區(除台灣省外)先後成立革命委員會。為了慶祝這一盛事,郵電部軍管會決定發行一套郵票。設計者跟據上級安排,設計出畫面為紅色的中國地圖,上面印有“全國山河一片紅”字樣,下面為工農兵群眾歡呼的喜慶景象的郵票。由於當時郵票審批十分困難,圖稿上報後不能按時得到審批,要等待一段時間。為做到及時配合宣傳,郵電部軍管會就採取先印出樣票再送審的辦法,印製了一批規格為60毫米×40毫米橫長型的樣票,這枚郵票就是“大一片紅”。
郵電部軍管會於1968年10月8日呈國務院的報告,內稱:“根據中央首長9月27日在中央宣傳工作會議上的重要指示……郵票設計人員和工人同志共同設計,以工農兵形象,新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全面勝利萬歲》郵票(即“大一片紅”),並附樣票4枚。”這份報告送到了國務院主管生產工作的副總理李富春處,李富春當天就批示:“請郵電部軍管會直送中央文革審查。”但此報告並未送至中央文革,而是轉到了周恩來總理處。據訪問這套郵票的設計者萬維生,並從他當年寫的“紀要”中得知,週總理在百忙之中看了報告和票樣後指示:這套郵票還是要發行,但不要貪大求全,批示作進一步修改。因此“大一片紅”並未發行,但有極少量意外流出。
“大一片紅”的拍賣史
  1987年香港旭力曾拍賣過1枚“大一片紅”信銷票,底價為8萬港元。我國內地拍場上“大一片紅”最早亮相是在1999年8月舉行的中國嘉德世界郵展專場拍賣會中,雖然其估價為120萬至150萬元,但由於票面有輕微曲別針印,最終未能成交。同年8月24日中郵大地舉行的大型郵票拍賣會上,1枚“大一片紅”信銷票,右上角可見郵戳上“39(支)”的字樣,但是無法辨認出地名及日期,最後以51.7萬元成交;2000年5月,中郵大地拍賣會再次出現了另一枚信銷舊票,票上郵戳位置蓋在右側票面上,郵票右下角缺齒,以30.8萬元成交。 2003年中郵大地拍賣會,1枚中間有摺痕的“大一片紅”新票以60萬元落槌。 2009年10月31日,在香港布約翰郵票拍賣有限公司舉行的秋季郵票拍賣會上,“大一片紅”以368萬港元刷新單枚中國郵票拍賣最高成交價紀錄。同年11月10日進行的中國嘉德秋拍,一枚信銷“大一片紅”郵票以280萬元高價成交。 2010年1月底,在香港舉行的拍賣會上,“大一片紅”(有一道豎摺痕)的成交價是345萬港元。而在2012年5月,“大一片紅”以730.25萬人民幣的價格成交,創出了當時中國單枚郵票拍賣新紀錄。 Interasia
Auctions郵票拍賣公司於2014年1月11日至14日在香港怡東酒店舉辦了一場郵品拍賣會,一枚“大一片紅”新票,票面刷色鮮豔,紙張雪白,原膠,以506萬港元成交。
  “大一片紅”在中國郵票史上佔有重要地位,在世界郵壇的影響力也非常大。隨著人們對中國珍郵價值的不斷挖掘與認知,它的價格還會被不斷的改寫、刷新。 (何國輝/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