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7日 星期一

中華新聞社報導- 錯誤的大小不能決定郵品價值的高低


常聽到一些集郵者點評錯變體郵品,認為錯誤的大小決定著價值的高低,“錯誤越大價值越高”。也有些人認為,只有郵資圖內的錯,才是大錯,才最具有收藏投資價值。本人對他們的觀點不敢苟同。

  縱觀世界郵壇,著名珍郵美國“藍男孩”郵票,是因為黑色油墨錯印在藍色紙上而得名。它的正票用紙為淺黃色紙,正錯票的區別僅是用紙的不同;美國“哈丁總統”錯齒郵票,是輪轉機在打郵票齒孔時產生了兩種齒孔度,一種為10度,另一種為11度。其中誤打為11度齒孔的郵票存世量很少,從而成為了世界珍郵;德國“黃狗”郵票上加蓋的文字為“Gelber Hund”,由於“d”破損後變成了“a ”,出現了“Huna”變體票,名列世界珍郵;毛里求斯“郵資已付”錯體票,因整張第7票位上的1枚郵票上,文字“Pence”誤刻成了“ Penoe”,造成了錯體票,因存世量少,價格不菲……


縱觀中國郵壇,加蓋中華民國“蟠龍”無水印一分票的“壬字頭”變體票,由於“壹”字的頭部的“士”字被修飾成了“壬”字而得名。它和正常票的區別非常小,但價格很高;普無號“10分解放軍”有兩種齒孔度數,一種為10度,市場價格僅有幾元錢。另一種為11.5度,市場價格高達上萬元,它們只是齒孔度的差別;FP7“貴州錯片”因為志號錯誤收回銷毀,它與正片僅是一字之差,價格確高於正片數百倍;“紅軍郵”、縮普“猴白片”的幾種變體都不是什麼大變體、大錯誤,但價格比正票高出幾倍甚至十餘倍……

  
有些郵資票品出現的錯誤較大,如1998年發行的“人民警察”郵票,全套郵票竟出現了7處錯誤,其中一枚郵票上警察的手指居然為6根;1998年澳門郵電司發行的“華士古達伽馬——航海路線”郵票,把達伽馬率領艦隊到印度的時間“1498年”誤印成“1598年”,將到印度的時間推後了100年;2001年,中國集郵總公司發行的“中比建交三十週年紀念封”(中比錯封),該封的背面把比利時王國寫成了比利時共和國,這種錯誤很容易引起國際糾紛;2007年,中國集郵總公司發行的“貢嘎山與波波山”紀念封(波波封),竟然把國名“中華人民共和國”印成了“中國人民共和國”,錯誤之嚴重、錯誤之低級,令人髮指!但這些出現嚴重錯誤的郵品收藏投資價值就高嗎?答案是否定的,市場和各位看官早已做出了公正的評判!

  綜上所述,許多錯變體郵品並非因為出現了大的錯誤才變得珍貴。反而一些正宗、錯誤不大、存世量少的郵品彰顯出了很高的收藏投資價值。奉勸一些人,不要拿錯誤的大小來判定郵品價值的高低。因為無論錯誤的大與小,只有正宗、存世量少的郵品,才有很高的收藏與投資價值。 (來源:《北京郵聲》 作者:何國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