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4日 星期五

中華新聞社報導-細數古代定情信物


 不在乎價值,只在乎情意

  古人如同今人一樣,男女相愛多會交換定情信物,如戒指、如意、羅漢錢、紅豆、鳳釵、手帕、荷包等,不在乎信物價值是否貴重,只在乎信物所表達的情意。

  簪 亦稱搔頭,為古代女子常用定情物。 《鼓吹曲詞·有所思》詞曰:“當風揚其灰。”是寫一個女子為遠方情人精心製作了一支簪子,得知情人另有所愛後即將簪子燒掉,表達只要專一的愛情。

耳環最早記錄見於《山海經》“青宜之山宜女,其神小腰白齒,穿耳以鎼”;唐代張籍《節婦吟》“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中的“明珠”也指代耳環;清初李笠翁更說女子“一簪一珥,便可相伴一生”,可見古代女子極為看重耳環的審美價值。

  玉佩 古語曰:“玉之美,有如君子之德。”君子講究恭敬平和、溫潤悠遠之愛,與玉寓意相符,由是古代雅士君子喜歡用玉作為定情物。

  香囊 用絲線編織而成。先秦時,年輕人見父母長輩要佩戴香囊以示敬意。香囊是隨身之物,戀人之間便常常將其當做信物相贈。

  梳子 接發同心,以梳為禮。我國古時候,送梳子傳遞愛意,有私訂終身、白頭偕老的寓意。

  羅帕 古代羅帕多用於傳情,帶有道不盡的纏綿之意。

  同心結 以結寓意,以結表情,結必有意,正可謂:“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

  團扇 其形皎潔如明月,其蘊涵團圓、歡聚之意,古時常被視為純潔愛情的象徵之物。

  戒指 用戒指定情的習俗在我國由來已久。南朝劉敬叔《異苑》中記載沛郡人秦樹在塚墓中與一女子婚合,臨別時女泣曰:“會面安可期, 見指環如見其人。”戒指雖小,作為定情信物,在古今女子心中的分量卻最重。

  粉盒 是古代女子存放脂粉的化妝盒,既為閨房中不可或缺的日常用品,也是古代才子佳人定情的信物、合卺的見證。

  荷包 是我國漢族傳統服飾中隨身佩帶的一種小包。其造型多樣,圖案繁簡互見。荷包上繡有鴛鴦常用作定情之物,妻子送給丈夫佩戴,以示夫妻恩愛、永不分離的意思。

  對釵 釵為珠翠與金銀合製成花朵或其他造型的發鈿,連綴固定髮髻的雙股或多股長針,使用時插在雙鬢。古時戀人或夫妻相別有一種習俗:女子將頭釵一分為二,一半給 對方,一半留給自己,待到重逢時再合在一起。納蘭性德有詞云:“寶釵攏各兩分心,定緣何事濕蘭襟”道盡了相愛者分離的痛楚。

  週墨

  來源:山西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