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日 星期二

文房清供:明式家具藝術精華的濃縮

 新浪收藏

黃花梨文具箱黃花梨文具箱清初 紫檀官皮箱清初紫檀官皮箱
嚴克勤
我們在考察明式家具材質、工藝和審美等整體特質時,往往容易忽視幾架、箱盒、屏風等文案清供的審美價值。 實際上,這些微縮版的明式家具,更能將明式家具高超的製作技藝展現得淋漓盡致。
明式家具之所以為歷代文人墨客所推崇,主要在於其文質彬彬的別樣質地,而這種特質的形成,又與文人的鑑賞把玩有很大關係,因此有“雅玩”之說。 文房清供,作為舊時文人書房的必備用品,正是文人雅士們燕閒生活的寄情雅玩。 與文案清供相匹配的幾架座託等,雖然形制不大,但製作精巧,尤為讀書人所喜愛,在明式家具的製作上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書房中的託物寄情
文房清供的製作自漢代始,興於唐宋,至明清更趨豐富多樣,由於年代不同,其形制和用途也有一些差別。 但隨著製作工藝的不斷改進​​和完善,這種“齋中清供”也逐漸呈現出實用性與藝術性相得益彰的顯著特點,成為文人墨客點綴書案、玩賞自娛的清供陳設,也成為他們心寄林泉、超凡脫俗之人格精神的一種投射。
明末屠隆所著《考槃餘事》中共列舉了45種文具,集當時文房清玩之大全。 文中列舉“筆床”雲:“筆床之製,行世甚少。有古鎏金者,長六七寸,高寸二分,闊二寸餘,如一架然,上可臥筆四矢,以此為式,用紫檀烏木為之,亦佳。”明代文化大家李漁也曾說:“安器置物者,務在縱橫得當……使人入其戶登其堂,見物物皆非苟設,事事具有深情。”
明代畫家董其昌在其《骨董十三說》中也有論述:“先治幽軒邃室,雖在城市,有山林之致。於風月晴和之際,掃地焚香,烹泉速客,與達人端士談藝論道,於花月竹柏間盤桓久之。飯餘晏坐,別設淨几,輔以丹罽,襲以文錦,次第出其所藏,列而玩之。”由此可見,古人對書房家私設置,文案清供安排和居處環境營造,既要佈局合理、疏朗有致,又要佈置清雅、安適方便,達到看似不經意實則處處精心的效果。
文人案頭的心中樂土
在文房清供中,案頭家具是其中的重要分支,亦稱為“文案清供”。 文案清供,包括舊時文人和宮廷內府文房書齋案上所陳設的擺件古玩,及這些擺件古玩的座托、幾架、箱盒等,形制雖小,氣韻超拔。 其用料、工藝等都是優中選優,好上加好,精中更精,是明式家具的微縮與精粹。 明清文人及失意官宦期望過一種閒雲野鶴般的生活,在這種文案清供的陪伴下,追慕宋元時文人的行止和心緒,避世逃遁、安妥心靈、獨善其身、保全人格。 無論是酒瓢、詩筒、筆筒、香筒、筆架,還是鎮尺、臂擱、墨床、屏風、几案、棋盒,都是他們眼中的山林,心中的樂土。
在明清文人眼裡,文案清供不僅是一種實用器具,更是一種可供賞玩的藝術私藏品。 文人還積極投入這些用品的創意製作過程,在其中融入更多的文化精神和美學思想,體現文人獨有的生活理念和情感追求,使這些精巧的案頭家具更具文化魅力和價值。 有些文房家具作為玉器、瓷器和象牙製品的座托和幾架,原本是配角,但因構思精巧、製作精良,竟也與古玩主角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直至渾然一體,難分伯仲。
作為文案清供的微型家具製作,一般具有以下特點:一是宮廷內府的形制規定明確;二是有文人墨客的直接創意;三是選料考究,一般常用黃花梨和紫檀等硬木;四是工藝複雜,雖屬微型家具,但在榫卯結構上絲毫不差;五是用工耗時多,做工精湛;六是構思新穎,不落俗套,別具一格。 明清時期,這類器具的製作有著極為嚴格的規定和具體的要求,無論是民間的能工巧匠,還是宮廷造辦處的督辦大員,從選料到工藝把控,再到成品檢查都力求一絲不苟、精益求精。 特別是清代宮廷文房用具,均以內廷樣式製作,一部分由內廷造辦處自行督造,一部分交由地方按內廷式樣製作,也有地方巡撫官員按年例進貢的方物製作。 其造型、質地、種類豐富多彩,凸顯出文房用具的雅緻與精巧,可謂美輪美奐。
種類繁多的藝術珍品
隨著明代商品經濟的繁榮和傳統手工藝的發展,文房清供的製作種類趨於多樣,工藝更為繁雜。 明清之際,特別是長江以南的蘇州、杭州地區市井繁華,商舖林立,充分的商業競爭催生了成熟的手工工藝。 對於精美的文房清供,不僅文人墨客、巨賈豪客競相追捧,朝廷上下更是推波助瀾。
明代文房清供種類繁多,分類蕪雜,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可涵蓋古人書房中所有的家具陳設,甚至包括張掛的書畫。 狹義的主要是案頭家具。 如插屏式案屏,適宜放在書房桌案上,除了體積小,與大型座屏的構造別無二致。 兩個墩子上豎立柱,中嵌絛環板,透雕鬥簇C字紋,站牙與斜案的披水牙子上也鎪刻C紋飾,屏心嵌鑲大理石彩紋板。 案屏最小的是畫案上陳放的硯屏,為墨與硯的遮風,尺寸通常在10厘米至20厘米之間。
再如提盒,古代的提盒主要用來盛放食物酒茶,便於出行攜帶。 至於明代文人所鍾情的用硬木製作的提盒,它不是食物盛器,而是用來存放玉石印章等小件文玩的。 其置放在文房案桌上可作為擺設欣賞,是​​文人墨客的至愛。 提盒通常有二撞提盒與三撞提盒之分,四撞提盒極少,長寬高尺寸多在二三十厘米。
又如官皮箱,它不為宦官人家所特有,也為平常人家常備之物,形制尺寸也大同小異,一般頂蓋下有平屜,僅兩扇門上緣留子口,用以扣住頂蓋。 頂蓋關好後兩扇門就不能開啟,門後設有抽屜,底座鎪出壺門式輪廓,並刻上卷草葉紋。 需要說明的是,官皮箱在平常人家用來存放女眷飾品,而文人墨客就用來收納玉器、象牙等文玩。 無論提盒還是官皮箱,因常需開閉移動,工匠往往會在其轉角處包裹上薄薄的銅片,年代既久,磨洗髮亮,越發顯得古樸典雅。 四角古銅色的小銅片與提盒的硬木花紋相映襯,構成一種低調的奢華。
清朝康雍乾三代,其清供製作規模之大、數量之巨、形制要求之高之精可謂空前絕後。 如乾隆三十五年內廷檔案“匣作”記載,所列配匣文具有“白玉佛手筆掭一件,腰元洗(配木座),青花白地小水丞一件,青綠蛤蜊筆掭,青玉瓜式水丞,白玉雙魚洗,掐絲琺瑯水注,霽紅筆洗一件,青綠馬鎮紙,青花白墨罐一件,哥窯小筆洗一件,白玉合卺觚,配得合牌座樣持進,交太監胡世傑,交淳化軒續入多寶格內擺”。 由是可見,清代內廷文房清供均按不同功用分別命名,其質地種類多樣,製作要求精奇。 其中如筆筒、筆架、筆洗、硯屏、水丞、水注、墨床、鎮紙,以及几案、官皮箱、多寶格和寶物箱等,一方面可供宮廷殿內陳設,另一方面也為宮廷上下實用而鑑藏,其蘊含的文化內涵和人文品位自然難以計量,加之宮廷製作,造型典雅、工藝精湛,凝聚了那個時代能工巧匠的聰明才智,令人嘆為觀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