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明式家具:牆外開花牆內香

 和訊網

晚明 黃花梨鑲大理石案屏晚明黃花梨鑲大理石案屏晚明至清前期 黃花梨升降式燈檯晚明至清前期黃花梨升降式燈檯書房(4套6件)書房(4套6件)晚明至清前期黃花梨鑲嵌黃楊木龍紋提盒晚明至清前期黃花梨鑲嵌黃楊木龍紋提盒(蘇富比供圖)   晚明黃花梨折疊式炕案(蘇富比供圖)晚明黃花梨折疊式炕案
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一個號稱世界頂級的明式家具收藏、名為“攻玉山房藏明式家具”的展覽規模空前,聲勢浩大。 它化身蘇州庭園宅院,呼喚著全世界的家具知音緣聚於此,在擬古的現代空間訴說著明式家具的簡潔優雅、高質精罕……為了深入剖析明式家具的魅力以及它近些年在收藏市場的種種表現,新金融記者獨家專訪了中國家具協會傳統家具專業委員會主席團主席鄧雪松,北京宣明典居古典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長、平仄品牌創始人兼總設計師傅軍民,分別解讀時下的明式家具熱潮。
自外而內的風潮
新金融:香港蘇富比於8月14日起至9月4日推出世界頂級明式家具收藏展,展出知名藏家“攻玉山房”收藏明式家具精品38件套,並於10月香港蘇富比中國藝術品秋拍期間舉辦專場拍賣會。你如何看待明式家具進入拍場,並屢屢拍出高價?
鄧雪松:20世紀90年代初期,明式家具進入拍場,慢慢地開始蓬勃發展。 早期的明式家具拍賣或混雜在東方的藝術品當中,或混合在木器、文玩雜項等綜合拍賣裡面,直到近幾年,但凡有經典收藏的明式家具作品,一般都會通過專場拍賣的形式展現,不過這兩年又呈現出從專場拍賣向個人專場拍賣轉變的趨勢。
如今,一場成功的明式家具拍賣已經摻雜了越來越多家具藝術之外的收藏者的文化影響力、行業地位的效應和價值,這是它最終價值疊加的體現。 比如上拍非常成功的安思遠私人珍藏專場、1間房——比利時侶明室藏明式家具專場等都見證了這種奇蹟。 在這種情況下,把明式家具的價格屢屢推向新高也是這個年代所呈現的重要特點,更契合藝術品的拍賣理念。
傅軍民:通常藏品能夠上拍,主要符合兩方面的因素:一是自身價值高,二是形成了收藏體系。 明式家具自身擁有較高的歷史地位和文化價值,再經過多年的收藏界人士熱捧,形成了一個高端、有影響力的收藏圈,可謂是有價有市。
新金融:20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曾引發一股明式家具海外收藏研究的熱潮,是什麼因素讓明式家具為西方所鍾情,並成為博物館、收藏家競相追捧的目標?
鄧雪松:明式家具被發現時,恰逢西方處於工業文明設計的鼎盛時期,大家對其設計風格和藝術魅力十分關注。 在設計上也呈現了極簡主義思潮,更多的是從工業文明轉向對大自然的一種觀察。 明式家具的藝術形式又很簡約,材料是自然和人工的平衡,同時也兼顧了藝術欣賞和家居使用的一種精妙平衡。 它基本上是文化藝術和家居使用品並妙兼備的代表。
傅軍民:那一時期國內明式家具的收藏熱,離不開王世襄先生的貢獻,他編寫的《明式家具研究》為之建立了體系、奠定了地位。 明式家具獨特的美也影響了世界,啟發了很多西式家具研究者和設計師,從而吸引了西方收藏家的目光。
新金融:明式家具率先在國外受到廣泛的收錄,此後猶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 而在國內,人們對它的價值認識卻較晚。
鄧雪松:中國傳統文化體系一向重藝術而輕技術,明式家具一方面由文人參與推動,但另一方面他們又不屑為它立文著述、詳細介紹,主流文化對它不是特別重視,就導致收藏市場也一蹶不振,所以早期的明式家具,包括整個家具門類都沒有作為獨立的藝術門類出現。
綜合來講,明式家具處於一個早期外流、近年回流的過程,它的價值不是中國人自我炒作、宣傳、推廣的結果,相反的,它是牆外開花後,才牆內“香”,是自外而內的一股熱潮。
傅軍民:中國的家具收藏起步比較晚,可以說是個時間差的問題。 國際交流首選都是向外看,在中國人喜愛沙發等西式家具的同時,國外藏家也愛上了中國風的明式家具。 經歷過這一階段之後,逐漸發掘自身民族文化的閃光點,也是歷史規律的必然。
充滿哲學意味的文人藝術
新金融:攻玉山房主人葉承耀曾說過,“明式家具的魅力就在於造型大方,比例適度,輪廓簡練、舒展。”除了這些,在你看來,明式家具還達到了哪些高度?
鄧雪松:明式家具的簡約、雅緻、含蓄、精巧,使其成為一種具有東方哲學美感的藝術形式,它是造型、材料和工藝的完美統一。 造型藝術特質是它打動全世界的因素之一,國內對其認識尚顯不足,更多的局限於材料。 其次,材料是藝術形式的一個載體,明式家具在其使用上尊重自然,尊重木性,力求精準、簡樸,呈現一種自然材質之美。 另外,工藝製作的精巧、榫卯結構的科學合理更讓其充滿東方哲學意味,成為一個優雅文人藝術的代表。
傅軍民:器型簡約明快、線條洗練流暢,有禪意、有韻味,也有文人氣質。 明式家具不只有外在的美,內部的榫卯結構也令人稱道,兼具高超的工藝和藝術性。
新金融:業內人士曾給出一種觀點,“明式家具裝飾不多,用料不多,但是講究用料做工。”那麼,料與工應當如何協調?
鄧雪松:傳統的明式家具對工藝的追逐不是盲目的,而是有序地釋放。 在工藝和製作上面,它被工匠盡心盡力做到最好,而不是片面追求工藝的氣質。 中國傳統文化強調因材施藝、因形施藝。 造型特徵、風格應該怎樣,技術、工藝上如何匹配,這是個平衡體系。 現在的很多人片面追求技藝,而不重視整體從設計角度對技的使用。 其實,順應材質和木性、不劍走偏鋒、強調平衡和適度才完美。
傅軍民:這一方面與審美有關,另一方面是材質所決定的。 明式家具多用黃花梨材質,黃花梨木性穩定、韌度強,卻不適宜雕刻,否則會顯得花紋凌亂,因此更注重器型的表現。 如今的明式家具選材上更廣泛,也有紫檀、紅酸枝等,用料與做工都是很講究的。
尊重文化 堅守市場
新金融:明式家具在過去的幾十年才被人重新發現,對藏家而言,應如何慧眼識珠,從繁多的明式家具種類中選取價值最大的藏品?
鄧雪松:收藏包括兩種行為,首先,你要想好自己屬於投資投機,還是從文化切入進行純粹收藏,這是兩個角度,也會產生不一樣的結果。 如果只是為了今天買, 明天賣,這是投機,不是收藏。 對明式家具來說,最有收藏價值、收藏價值最大化的應該是對傳統文化藝術的長期堅守,要真正尊重文化,與藝術為伴,一生和文化藝術相守。 其次,你要熱愛家具文化。 只有熱愛、研究,“頭懸樑錐刺股”般用功了,你才能看見,才能分辨,才能學會思索,才能有所選擇,進而獨具慧眼。 再者,就是我前面提到過的,它所具備的價值是文化藝術價值和個人價值的疊加,這是成為藏家的前提,如此才會被行業所尊重。 最後,收藏藝術品除了自身價值之外,被誰收藏過、有無著錄、有無參加過重要展覽、是否在全世界或者行業圈內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等,也很關鍵。
傅軍民:經過多年的市場運作,黃花梨製作的明式家具,價格已經趨於歷史高位,反超了“木中之王”的紫檀。 實際上,古董家具在價值的判定上,材質並不是第一位的,除非是忠實的黃花梨愛好者,否則還是紫檀更有升值空間。 一些人忽略紫檀是因為對清式家具有所詬病,其實,新製作的紫檀明式家具也是不錯的選擇。
新金融:目前的明式家具市場,很多偽作也能瞞天過海,玩家應怎樣來辨別其中的真偽?
鄧雪松:多學習、多交流,做到謙虛謹慎、寧缺毋濫,切忌貪圖便宜,重量不重質,下手時要冷靜,要有眼光。 總之,擺正心態,了解具體的來源和價值,才能交到朋友,真正融入這個圈子。 以前都是很多藏家在玩收藏,現在卻多了很多企業家,這些人在玩收藏的時候對民間的工匠、前輩缺乏了解和尊重,如果不虛心學習請教的話,很容易上當。
傅軍民:辨別明式家具,老家具一是看器型是否符合歷史特徵,二是看有無做舊痕跡,這些在家具的底面和細節,往往容易看出破綻;新家具主要看材質和做工,是不是真材實料、榫卯工藝是否合格,此外還有氣質表現。
新金融:相比書畫、瓷器等基礎深厚的中國藝術門類,古典家具在學術、修復等領域仍有值得商榷和研究之處,其歷史發展也在不斷地演變。 未來,明式家具在收藏市場的走勢,你作何判斷?
鄧雪松:從世界各大拍賣來看,拍賣公司刻意將它的拍賣地點選在香港或者內地,呈現了一個由西向東轉變的過程,香港和內地會成為重要的交易地點,而絕大多數買家都是華人。 我對明式家具的未來還是很有信心的,它會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國家綜合國力的增強以及我們對本民族傳統文化的自豪和認同,發揮出更大的影響力,會更受矚目。
傅軍民:歷史性的稀缺,原材料的漲價,都使得明式家具有高起點。 然而,古董家具畢竟十分有限,普通藏家不妨轉投新做的明式家具。 市場上不只有海黃、越黃,還有紫檀和紅酸枝,更有選擇餘地和升值潛力。
新金融記者 王妍妍
來源:新金融觀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