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1日 星期四

雍仿宣炉:上有欧冶子 下有宣德炉

新浪收藏 

雍仿宣炉正面雍仿宣炉正面雍正官款对比图(右图为官款)雍正官款对比图(右图为官款)乳足乳足
  收藏故事2P
  ——我的香事清供三件收藏记趣(之二)
  文/陈一清 编辑/程香
  导语>>>
  华夏炼金术千百年来就被披上了一层层神秘的面纱。受道家炼丹文化的浸染,铸造宣德炉的精铜原料亦不例外的一次次被渲染放大,如用风磨铜掺入黄金、多至十二炼、斤铜四两之说,代代相传。可以说上有欧冶子,下有宣德炉。
  二〇〇八年初,听圈子里藏友讲,陈喜厚资从乡下购得一明代青花人物罐。刚好我回东至,正好可看看。与老陈联系,在家。
  一进门,见客厅的茶几上放一宣炉,黑乎乎的,落满烟灰。如一少妇,虽蓬头垢面,却遮挡不住内在的丰韵,心神不禁为之一震。
  罐子看过,确是晚明之物。画工一般,发色倒还倩丽。顺手便将炉子拿起来看看,沉手。肚部有一微小处被人磨见了铜质。老陈说卖家以为是金,验磨的,倒也在理。还让我看看款字多好。我说,让我吧,我黄花梨条案上正差此物。
  老陈是我多年朋友,又是老家人,见我开口,不好意思,就惠让给我了。
  晚上泡一杯好茶,一炉在手,试着用指甲一剔,就如锅铲铲锅巴一样,黑壳被一片片掀去,露出青黄色的皮质来,如同迷彩服。尽管指甲充血发痛,心里那个美呀,就别提了,想想真是一种享受。
  清理了个把小时,才算完事。再看看,色如蟹壳,足如美乳,腹如蒸饼,肉乎乎的。放在案上远远观之,连一旁的老荆也说敦样得很。
  此炉款字深峻,较一般炉款略深一倍。祥进君和我是同事,老泉友了,现在是市钱币学会秘书长。以此炉示之,大为欣赏,说款字形同雕母。后切言勿出,时露殷殷之情。
  余将此炉发往雅昌论坛,多美誉之。有老炉友牧心斋说“仿宋体底款,这炉子规矩”。有说“款字官格体”的,有说“是雍正官仿真宣”的。更有说是明初的,短讯求让。然我对古物断代一向谨慎,非有实证不敢妄猜。然对“雍正官仿真宣”心实然之。不仅铜质精良,炉型规矩,吻合雍正朝制器严谨之风,内膛有旋纹,也遗存了明炉之特征。更重要的是炉型颇具明代韵味,符合我对雍正朝制器“上承明代遗韵,下启乾隆规峻”的看法。后见《故宫 永宣特展—铜香炉》,唯雍乾朝炉款特殊,用宋体字,此炉可以定雍正了。
  宣德炉,是由明宣宗朱瞻基在宣德三年参与设计监造的铜香炉。造型出自《宣和博古图》,并参照内府收藏的宋窑器。款式古雅,铜质精粹。宝色内涵,珠光外现。明项子京《宣炉博论》云:“若以冰消之晨,夜光晶莹映彻,廻非他物可以比拟。”清代张潮在其《宣炉歌注小引》称:“宣炉一种,则诚前无所师,后莫能继,所恨赝鼎纷陈,不可胜诘,非巨眼莫能辨之,良由爱之者多,则其值益贵,则赝者日繁”。因其质精物美,历代仿制者不计其数,明末清初尤然。故今之收藏者只论年代与精良,并不问是否真宣,亦无从问起。
  宣德炉分庙堂之器与清玩之器两大类。庙堂壮观瞻,故尚大器如鼎彝之类,清玩以口径三寸之乳炉为主,以便摩挲把玩。宣德炉最可贵的正是清玩之器。目前存世的好炉大多为晚明与清初所制,是文人文化高峰期的产物。学界有人认为宣德炉本就是晚明的创造,宣德三年造炉一说,不过是杜撰而已。我倒大为认同。在我看来,宣德炉与明式家具一样,都是汲取前代器具之精华,经过士大夫目光的浣洗,升华为极具文人意趣的时代符号。
  拔开这些历史的迷雾,今天看来,好炉所用原料多为铜锌配伍后精炼所得的合金。为提高浇铸时铜水的流动性加入了少量水银助溶。用失蜡法浇铸,所得铜炉浑然一体,表面经打磨盘玩后亦滑如婴肤,柔嫩可掐。由于炉体残存微量水银,往往在弱光环境下能散发出微微的一毫荧光,更显神秘迷人。这或许是古人“廻非他物可以比拟”的原因吧。
  去年底,陈喜来池,复以此炉示之,初不识,忽惊之。云:此炉去后,虽见几炉,皆提不起兴致。叫我切勿轻让。世人皆以为古玩一行多诈,实不然也。玩古者痴。痴,真性情者也。吾侪工薪收藏,若得寸进,惟友惟朋。即使偶遇一时之不快,亦要从长计,宽以待人,自然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二〇一二年一月于雨犁书屋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