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1日 星期四

聖嚴法師:多也足、少也足,有也足、無也足

多也足、少也足,有也足、無也足。 貧不等於苦,富也不等於樂。
中國傳統文化如果我們缺乏生命的意志,並且對生命價值沒有正確的認識,那我們就會生活在煩惱中,常常覺得不知該何去何從。也許今天向東,明天又變成朝西,沒有一定的目標方向,沒有一定的立足點。
養兒育女、傳宗接代,或是日常吃穿,雖然是我們的基本生活需求,但如果我們僅僅把這些當作生活的主要目標,那就與動物沒有兩樣了。 譬如流浪狗、流浪貓找東西吃,吃飽了以後,它們會生小貓、小狗,這就是它們繁衍和生存的需求。 如果我們做為一個人,只是為了這些而奔走經營,那就跟它們是一樣的。
假使我們生活得非常富裕,一個月能夠賺得幾十萬或是幾百萬,華屋、 美食、華服,樣樣不缺,但這能保證會過得快樂嗎?這種生活是靡爛的,只追求物質的享受和刺激,而忽略了生命的意義與目標。 相反的,如果我們生命的意義和生命的價值都非常明確,即使物質生活差一點也沒有什麼問題,我們仍然是一個健康的人。 因為,只要心理健康,就能少一些執著煩惱,生命就會多一些智能而發出光輝,這個就是精神生活勝於物質生活。 如果精神生活低於物質生活,那我們就跟動物相同,動物的本能就是男女、飲食,再加上生活環境裡其他的物質享受。
記得曾有一位菩薩招待我吃早餐,只見那桌上的大托盤裡已經擺了三個主菜了,另外還附上花生米、豆腐乳、蘿蔔幹、榨菜等小菜。 除此之外,還有一大盤的水果,裡面有蘋果、芒果、橙子和木瓜。 再回過頭看看幾十年前我師父東初老和尚的早餐,他每天都是一塊豆腐乳、一碟花生米;豆腐乳還要把它切成四小塊分四天吃,一小碟花生米也是吃上好幾天。 每次都是吃了好幾口粥才夾一顆花生米,然後再吃好幾口粥再夾一點豆腐乳,卻吃得津津有味。 他從不覺得自己的生活很清苦,總是自得其樂,活得很高興。 我很欣賞他老人家吃得那麼快樂的模樣,而我那時跟著他一起生活,也覺得很快樂。
又譬如,美國在流行嬉皮的年代是非常富裕的,但是過度奢華靡爛,生活反而過得併不快樂。 於是有些人開始反社會潮流,放棄了自己的家庭和生活享受,變成嬉皮在街頭流浪。 當這個風潮過去以後,有些人因為習慣了嬉皮生活,就跑到像尼泊爾那樣貧窮的國家去居住體驗,雖然過得非常簡樸,但是很快樂。
我曾經在山里閉關六年,當時物資非常缺乏,連牙刷、牙膏、肥皂都沒有,但是我很能善用當下環境的資源來解決這些問題。 譬如用鹽當牙膏,用手指或將青樹枝咬碎當牙刷;將落葉燒成灰用來泡水洗衣服,因為灰是鹼性的,所以可以把衣服洗得乾乾淨淨。即使物資是那樣缺乏,但也沒有對我造成什麼困擾,我依然過得很快樂。
還有,以前我剛到美國時,物質方面也是很困乏,吃的、用的,什麼都沒有。 現在回想起來,我很感謝美國的街頭,因為只要傍晚到紐約街頭轉一轉,就有許多別人丟棄的東西可以撿拾。 那時我體會到:什麼都沒有的時候,才是擁有最多的時候,也感受到天下之大、天下之好。
所以,貧不等於痛苦,富也不等於快樂。 無論我們的生活條件如​​何,只要我們能建立正確的心態與觀念,勇敢地面對生活,接受它、欣賞它,就容易得到滿足與快樂。
佛經裡常教我們要少欲知足。 所謂知足,就是多也足、少也足,有也足、無也足,並不是說完全不要,一切都不要,那就不行了!而是有就要,如果少就少要,完全沒有就不要,因為不要也不一定活不下去,不要有不要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