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0日 星期日

唐镜上的海兽是域外来的狮子

 大洋网-广州日报

唐代海兽葡萄纹镜唐代海兽葡萄纹镜狮子(资料图片)狮子(资料图片)
  唐代的海兽葡萄镜,主题纹饰是“海兽”和葡萄。其中的“海兽”,面目狰狞,似马非马,似虎非虎。自宋代以来,人们对它的原型进行各种猜测,有人说它是“海马”,有人说它是“狻猊”,有人干脆称之为“瑞兽”。
  文/图 钟葵
  海兽葡萄镜风格奇异
  流行于唐代
  在中国历代铜镜中,最富有神秘色彩的莫过于战国的山字镜、汉代的四神规矩镜和唐代的海兽葡萄镜。这三种铜镜的主题纹饰都非常奇特,学术界对其文化内涵和象征意义一直争论不休,至今没有定论。在前两期的《吉祥艺术》中,笔者已对四神规矩镜和山字镜的寓意提出自己的管见,现在来探讨一下海兽葡萄镜的未解之谜。
  海兽葡萄镜主要流行于唐高宗、武则天时期,以圆形为主,镜体厚重,镜背纹饰采用高浮雕工艺铸造,造型生动,立体感强。主题纹饰分内外两区,间以一周绳纹、连珠纹、几何纹、凸弦纹等,或以一圈乳凸为鉴带。内区纹饰多为姿态各异的“海兽”攀援逐戏于葡萄叶蔓之间,“海兽”数量不定,有四只、五只,也有六只、七只。外区纹饰多为鸟兽蜂蝶穿绕于葡萄藤蔓之间。镜钮一般为伏兽钮,镜缘纹饰有花瓣纹、垂云纹等。这种图案,与唐代以前的铜镜传统纹饰迥异,也与唐代其他铜镜的纹饰风格有很大的不同。
  海马是指“蹈水不没”的“龙马”?
  我们知道,历代铜镜上任何一种主题纹饰,都有其独特的象征意义。海兽葡萄镜中的“海兽”究竟是什么动物?为什么原产地不在中原的葡萄图案会出现在铜镜纹饰中?“海兽”和葡萄的组合有何寓意?可惜的是,虽然这种镜子的存世量很大,但在唐代文献中,却鲜有记载,我们甚至连这种镜子在当时的名称也无从知晓。直到北宋末期,它的身影才出现在《宣和博古图》中,该书称这种镜子为“海马葡萄镜”,表明宋人认为镜中的“海兽”就是“海马”。“海兽葡萄镜”之名,则出自清代梁诗正等奉敕编修的《西清古鉴》。名称的变化,表明清代学者不认为镜中的“海兽”是“海马”。除了这两种名称外,现代学者根据各自的考证,称之为“瑞兽葡萄镜”、“葡萄天马镜”、“葡萄鸾兽镜”等。
  “海马”是何物?由于《宣和博古图》的作者没有作出说明,引起了后人的猜测。有学者认为,“海马”很可能是指海外的马,古传青海有日行千里的“青海骢”,“海马”有可能是这种“青海之马”的简称。早年还有位德国学者认为,“海马”是古代伊朗与祭祀有关的一种植物Haoma,后转化变为“海马”。按这种说法,“海马”只是译音,但为何把植物的名称转为动物的名称呢?这一点难以解释。笔者认为,宋人所说的“海马”,并非指海外之马,而是指古代传说中“蹈水不没”的“龙马”,或指《山海经》中所记载的“天马”。《山海经·北次三经·马成山》记载:“又东北二百里,曰马成之山,其上多文石,其阴多金玉。有兽焉,其状如白犬而黑头,见人则飞,其名曰天马,其鸣自叫。”到了汉代,这种马演变成能上天入水的“龙马”。《汉书·孔安国传》称:“龙马者,天地之精……蹈水不没。”敦煌遗书中的《祭马文》则有“龙马即天马”之说。在唐代,还未见有“海马”的记载,宋人所说的“海马”,有可能是指“龙马”。明清时期,“天马”和“海马”又演变成两种神兽:“天马”是能飞的马;“海马”是可奔驰在波涛中的马。在明清时期皇家建筑岔脊上的吉祥兽中,就有“天马”和“海马”的塑像。北京明清太庙的丹陛浮雕中,就塑有一匹穿行于波涛之中的“海马”。
  汉代已有西域国家进贡狮子
  问题是,唐代铜镜上的“海兽”,究竟是不是马呢?从形态上看,它面目狰狞,似马非马,似虎非虎,很有可能不是国产动物。有学者认为,铜镜上所雕刻的葡萄,是从西域引进之物,据说汉武帝时已从西域带回葡萄,种于上林苑,视为夺珍。唐代与多国通商,对外贸易非常繁荣,葡萄的进口和种植更加普遍,成为老百姓也可以享受的美味水果,并跻身于吉祥物之列,进而出现在铜镜上,成为流行一时的植物纹饰。与葡萄组合在一起的“海兽”,也应是源于海外之物,它面目狰狞,应为猛兽。而来自异域的猛兽,极有可能是狮子。
  狮子,古称“狻猊”。“狻猊”一词,最早出现在《穆天子传》,称“狻猊”可日走五百里。中国的辞书之祖《尔雅·释兽》记载:“狻猊如彪猫,食虎豹。”自汉代西域进贡狮子后,人们便认为“狻猊”就是狮子。晋郭璞注释《尔雅》“狻猊”条称:“即狮子也,出西域。”但后来人们又认为“狻猊”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龙九子之一,只是形似狮子,并非同一种动物。
  海兽葡萄镜上的“海兽”,虽然形态各异,但均为头部大而圆的动物形象,在异域猛兽中,唯有狮子与之相似。《西清古鉴》称之为“海兽”,其含义并非说它是海中所产之物,“海”字是表达中国古代的一种地域观念。
  “海兽”和“葡萄”组合寓意吉祥
  如果铜镜中的“海兽”是狮子,那么为什么人们要把狮子和葡萄的图案组合在一起?这两种东西的组合有何寓意呢?在中国古代吉祥图案中,把两种或多种风马牛不相及的物体组合在一起是常有之事,如猫、蝶、牡丹的组合,其寓意是“富贵耄耋”,因“猫”与“耄”、“蝶”与“耋”谐音,牡丹象征富贵。自从狮子来到中国后,很快就成为人们心目中的瑞兽,经常塑其像以镇宅驱邪。铜镜能反射光线,自古以来人们就认为铜镜有辟邪的功能,把狮子的凶猛形象雕刻在铜镜上,便认为其辟邪的威力倍增。葡萄具有颗粒繁多的特点,和石榴一样,有多子的寓意,而贯穿在葡萄果实之间那些长长的枝条藤蔓,无疑是子孙繁衍不绝的象征。
  至于其他纹饰,也各有其象征意义。如间隔内外区的一圈乳凸,以数量暗示年龄,乳凸数量,一般都在70颗以上,比喻“人生七十古来稀”。这种镜子,常用于贺寿。鉴带如为连珠纹,则寓意福运接连不断。外区的禽鸟蜂蝶草虫纹饰,也有丰富的吉祥内涵。禽鸟可视为鸾鸟,它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类似凤凰的一种神鸟。《山海经》记载:“女床之山,有鸟,其状如翟,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宁。”又说:“有五采鸟三名:一曰皇鸟,一曰鸾鸟,一曰凤鸟。”“有鸾鸟自歌,凤鸟自舞。”《左传》引用卦辞说:“凤凰于飞,和鸣锵锵。”由此产生了“鸾凤和鸣”的成语,成为祝贺夫妻和谐的吉祥语。“蜂”与“封”谐音,寓意“封侯”、“封官”。“蝶”与“耋”谐音,寓意长寿。另外,古有“宿鸟对鸣虫”之句,铜镜上的鸟虫,有获得功名的寓意。就连镜缘上的花纹和垂云纹,也有其吉祥内涵,花纹代表富贵,垂云纹代表吉祥如意。
  可见唐代的海兽葡萄镜,既有浓厚的异域色彩,又有丰富的传统文化意味,是中外文化交流的产物。它集各种吉祥物于一体,寄托着人们对平安、幸福、富贵、功名、长寿、多子多福的追求。
  《吉祥艺术》版平时逢周日见报。
  来信可寄:广州市人民中路同乐路10号广州日报副刊部 钟志荣
  邮编:510121
  邮箱:gtdrh@yaho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