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6日 星期三

星雲大師:身與心

我們自己擁有兩樣寶貝,我們平常很少知道它的重要,這兩樣寶物:一個就是身體,一個就是心裡。 在世間上,最可貴的就是身體的健康、身體的運用,支配身體怎麼樣運用,另外還有一個主人翁,就是心。 雖然有兩樣最寶貴的身和心,有時候我們對自己這兩樣的寶物不究竟了解。
比方說,身體有病的時候,就要找醫生看,對自己身體的組織、自己的疾病,不盡了然;真正的主人翁:心,是什麼樣子,究竟有什麼內容、什麼價值,我們也不知道。 有很多的人,要去找心理醫師,甚至於心理醫師對自己的心,也不了解。 過去神秀大師在禪宗說:“身如菩提樹,心如明鏡台。”可是,遇到了六祖慧能大師,又把他的立論推翻說:“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到了慧可大師,他為了要明白自己的心,甚至犧牲身體,斷臂向達摩祖師求安心妙法。 不管怎麼樣,我們每一個人自己的身體和心裡,應該要明白。 我先把這個身,講給各位參考:
第一點我要來舉一些比喻,說明身體像什麼。 佛經裡面對於人的身體​​舉了好多的比喻,比方說,身像一個臭皮囊。 如禪宗的禪師們講,每一個人,每天帶著一個屍體在外面行走一樣。 這個身體皮肉所包的,究竟是一些什麼東西呢?就等於一個臭皮,裡麵包著一些雜七、八垃的東西。 經裡面不但說身體像臭皮囊,身體也像一個糞桶一樣。 過去,江蘇金山寺的妙禪禪師,被人們譽為“金山活佛”,他曾經被一個不信佛教的人傷害、污辱,弄一個糞桶套在頭上,金山妙禪禪師一點都不生氣。 有人問他:“這樣的傷害、這樣的污辱,你為什麼不生氣呢?”金山活佛回答:“人本來就是一個小糞桶嘛,上面再套一個大糞桶,又有什麼關係呢?”人這個身體,實在講,就像一個蝸牛的殼一樣,蝸牛的殼是非常脆弱的,經不起一碰,就粉碎了;人的身體也是一樣,外界物質稍微摧殘一下,身體就承受不了。 在佛經裡面說,人的身體是一個眾苦所聚集的東西。 我們平常寶貴身體,為它化妝,為它灌洗,​​為它營養,為它種種的辛苦、種種的忙碌。 但它仍是無常的,時光催它衰老,疾病催它毀壞。
當初在印度,有一位波斯匿王,他是虔誠的佛教徒,向三寶、佛祖、比丘都是恭敬的頂禮,大臣們不以為然,一個國王,那麼偉大、崇高,頭是非常尊貴的,為什麼隨便的向佛陀和比丘,把頭拜到地下呢?波斯匿王很難與這些大臣們說道理,他就從牢獄裡面找來一個死囚,砍下頭,叫人拿到街上去賣,說:“這是波斯匿王的頭,只賣一百塊錢。”噢,家家戶戶聽到了,都趕緊把門關起來,不敢聽這句話。 波斯匿王然後又叫人砍了一個豬頭,到街上去賣,一百塊錢,大家都來搶買這個豬頭。 波斯匿王就對大臣們說:“你們都說我的頭很寶貴,你看,拿到街上去賣,一百塊都沒有人要;而豬頭一百塊錢,人們紛紛搶買。可見,我的頭還不及豬頭,有什麼寶貴呢?”所以,人們常說,某某人身體如何寶貴,這不盡然。 其實,身體是個眾苦集聚的東西。 在一個森林裡面,有好多的動物聚在一起,它們在那裡講話。 鴿子就說:“世間上最苦的,就是貪欲,淫欲是非常的痛苦。”隨後,蛇又說:“人間最苦的,是嗔恨心,像我們蛇,嗔恨的時候,是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