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0日 星期三

桃花春水渌 水上鸳鸯浴:《桃花鸳鸯图》品赏

新浪山西  

  王东峰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阳春三月,登高远眺,“画楼春早,一树桃花笑”(清凌廷堪《点绛唇·春眺》)。桃花象征着春天、爱情、美艳与理想世界,自古以来,描写桃花或以桃花寓意、抒情、讽喻的诗很多。如“颠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唐杜甫《绝句漫兴九首·其五》);“浪花有意千里雪,桃花无言一队春”(南唐李煜《渔父·浪花有意千里雪》);“桃花嫣然出篱笑,似开未开最有情”(北宋汪藻《春日·一春略无十日晴》)等。古典名著《红楼梦》中,曹雪芹借林黛玉之手写了一首《桃花行》:“桃花帘外东风软,桃花帘内晨妆懒。帘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东风有意揭帘栊,花欲窥人帘不卷。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黄花瘦……”全诗回环往复,低回哀怨,由桃花的美艳遥想到花残春归的凄凉。宝玉看了,痴痴呆呆,不觉滚下泪来,于是大家商量,又建了“桃花诗社”。晋代文学家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更把人们带入了一个无限神往的美好世界。
  《桃花鸳鸯图》是一幅工笔花鸟画,南宋佚名绘。绢本,设色,纵105.3厘米,横49厘米,南京博物院收藏。
  鸳鸯,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爱情鸟。《古今注》说:“鸳鸯,水鸟,凫类也,雌雄未尝相离,人得其一,则一者相思死,故谓之匹鸟。”初唐诗人卢照邻的“愿作鸳鸯不羡仙”之句,脍炙人口,表达世人对爱情的坚贞不渝。桃花,自古以来就象征美好的爱情。古人在赞美、祝贺婚姻时常说“既和周公之礼,又符桃夭之诗”,其典故就来源于《诗经·周南·桃夭》。民间俗语也称男子得到女子的爱恋为交了“桃花运”。
  《桃花鸳鸯图》的构图,大概源自五代词人韦庄《菩萨蛮·洛阳城里春光好》中的“桃花春水渌,水上鸳鸯浴”之句。春天来了,一树夭夭的桃花下,一对鸳鸯刚从河里游上岸来,一只伏卧于地梳理羽毛,一只立于身旁对其凝视,显得爱意融融。一枝桃花、一对儿相思含情的鸳鸯,使全图色彩艳丽却又文雅不俗,很好地表现了爱情这一美好主题。
  画面上部,桃花数枝,从花心到花瓣、花托、树叶、树枝,阴阳向背、卷曲伸展,每一细部都表现得无比逼真、生动。哪怕是极小的花朵、花托,敷色都能做到从里到外、从明到暗、从冷色到暖色,渐次变化,微妙过渡。细细观赏,真如同活生生的桃花呈现眼前,似乎伸手可摘,而又不忍下手。画面下部,一对鸳鸯停憩岸边。鸳鸯的羽毛、嘴、眼、爪,以极为工细的线条画出,再敷以明丽的色彩,直至色彩淹没了线条,活生生的鸳鸯跃然绢素之上,光泽照人。画面右下方画水边花草。草为陈年野草,长长的隔年老叶虽是枯黄色,但根部已露出黄绿色的新生嫩叶;花为新生野花,叶绿花白,皆以粉色敷染,颜色虽浓厚但色相沉着,既增添了画面的野趣生气,又起到了很好的衬托作用。画面章法上,野草向左上伸展,桃花向左下出枝,皆指向鸳鸯,使鸳鸯成为视觉中心。色彩上,对比最强烈、最丰富、最艳丽的是鸳鸯,其次是桃花,复次是野草杂花。整个画面洋溢着春天的气息,明丽而又宁静,妩媚而又雅致。
  来源:三晋都市报